Zippo“限量版”打火机拍出天价
烟草在线据《投资者报》编辑整理  更新日期:2010年4月22日


【字号: | 颜色: | 打印

  Zippo打火机的故事总是那么惊人。

  那是在1960年,一位渔夫在奥尼达湖中打到了一条重达18磅的大鱼。清理内脏的时候,他发现一只闪闪发光的Zippo打火机赫然躺在鱼的胃中。这只Zippo不但看上去崭新依旧,而且一打即燃,完好如初。

  所以,对于Zippo,人们并没有将它小心翼翼地收藏在工具箱里,而是放在任何伸手可及的地方。对于一件收藏品而言,这大概是比较另类的行为。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第一个Zippo打火机的零售价为1.95美元,乔治?布雷斯代在第一个月中只销售出82个。仅仅64年后,第3亿只精美的Zippo火机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布拉福德Zippo工厂售出,而且几乎每款打火机都会因发行量的不同而出现“限量版”。

  如今,Zippo又联合完美时空,携手推出《神鬼传奇》全球限量版打火机,深深吸引着收藏人士的眼球。

  据了解,目前在美国大约有400万Zippo打火机收藏者,而在世界各地更是有上千万的Zippo打火机收藏家。由于藏家众多,自1994年起,国际上就专门设立了“国际Zippo日”,从1995年开始,每年还举行一届Zippo国际旧货交换会。

  在1995年首届国际Zippo旧货交换会上,一套由Zippo底座做成的国际象棋拍出了1.32万美元的高价,那些打上限量版印记的打火机更是受到众多的Zippo收藏迷们的追捧。

  再比如,1997年出品的邓小平纪念Zippo打火机,正面是以五星红旗为背景的邓小平上身像,机背上刻有邓小平名言“学习是前进的基础”及亲笔签名,目前国内市场上的最新价已达到1300多元,是原来出厂价的3倍多。

  此外,还有纪念诺曼底登陆60周年、Zippo70周年、75周年纪念、千禧年OURCENTURY纪念版以及大本营50周年纪念的中国特别版“大本营的每一天”等等这些限量款的Zippo打火机也是值得收藏的精品。目前,1999年的千禧版Zippo纪念打火机已经从当时的500元升至5000余元,十年左右的时间升值空间竟高达10余倍,俨然是炙手可热的“潜力股”。

  不仅仅是在国内,在国际市场上,Zippo打火机的行情也相当诱人,一个上世纪30年代末出品的Zippo火机,其售价大约为6000至8000美元。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地,Zippo的收藏之风非常盛行,限量版常常被炒至天价出售。

  从Zippo打火机的市场表现上看,收藏行家分析,有收藏和投资价值的藏品,一般具有以下四个条件:一是发行量限制的打火机,而且发行量不能够非常大,一般一个品种在1万件之内是较为合适的;二是产品的档次应该在中档及以上,这才能够保证收藏品的质量与收藏价值; 三是品牌非常重要,一些主要以收藏品为营销目的生产的打火机品牌,是值得收藏的对象;四是打火机本身要具备艺术内涵或纪念等收藏属性特征,使之能够升华为被收藏的元素。

  按照这个思路,细数世界上的知名打火机品牌,如Zippo、Flamidor、纪梵希(Givenchy)、Cartier、都彭、比克(BIC)、IMCO、Parker、Colibri等,都具有极大的收藏投资价值。比如始创于20世纪中叶的纪梵希(Givenchy)就是一个最能表现人性格以及气质的品牌,纪梵希向世人传达出一种优雅而高尚的信息,随着纪梵希品位的不断延伸,推出的打火机也成为另一个优雅的概念,深得收藏者之心。

  而从收藏的方式上看,目前国际上以品牌为主的收藏者居多,收藏的档次也较高,像Simon Tisson Dupont(都彭)就属于打火机中的极品收藏,其价格自然也令人咋舌,一般限量版在国内售价就在5000元以上,上万元的也不足为奇,普通的价格也在千元附近。不过“都彭”打火机不仅有着精致的外观,用材与质量也是上佳的,而升值潜力也同样不容低估。如“都彭”自1989年起每年都推出限量鉴赏版打火机,虽然价格不低,但一款当年的打火机在10年间已升值了近10倍,投资回报率相当可观。

  由此,对于收藏家而言,入手那些“限量版”的打火机无疑也是一种风险极低的投资方式。

  打火机市场,是一个永远不会饱和的市场。

  然而它的诞生,却颇为传奇。“氢气遇到铂棉会起火。”这是1823年德国化学家德贝莱纳在实验室的发现,而这一发现却引发了他试制打火机的念头。

  德贝莱纳用一只小玻璃筒盛上适量的稀硫酸,筒内装一内管,内管中装入锌片,玻璃筒装一顶盖,顶盖上有喷嘴、铂棉和开关,内管中锌片与硫酸接触生成氢气。一定量的氢气产生的压力将内管中的硫酸排入玻璃筒内,打开开关时,内管的氢气冲到铂棉上起火;内管与玻璃筒内的压力重新平衡,硫酸再次进入内管,与锌片反应又产生氢气。

  世界上第一只打火机便迎来了它的诞辰之日。但由于它体积大不便携带,而且玻璃壳易碎,因而最终没能得到普及。

  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东欧和巴尔干人吸卷烟的习惯迅速普及到西欧,卷烟工业的出现自然而然就发明出用绳点火的打火机,随着卷烟工业的发展,打火机的设计越来越现代、简洁、实用,逐渐由打火轮引燃火绳,向着火绳点着汽油的方向发展。

  而打火机真正的起源实际上在英国,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一些烟草商店门口出现了一张很奇怪的招贴画,一位士兵嘴里叼着卷烟,一手握着来复枪,另一只手里却捏着一个会冒火的小玩意儿。不知底细的人以为英军又推出了什么新式武器,其实,那不过是今天早已为大家所熟知的打火机。

  发明这个玩意儿的正是一位名叫阿尔弗雷德?丹希尔的伦敦青年。那时,他得知前线士兵想抽烟,却常常因为火柴受潮而无法点火。于是决心研制一种便于携带而不会受潮的打火机,后来他在一位化学家的帮助下,发明了一种由金属壳体和顶盖结构组成的打火机。

  这种打火机在经过改进以后到1924年才投入大批量生产,不过大多数前线烟民们还没有来得及使用时,一战就已经结束。

  随着打火机的发展,如今它已经成为男士身份的象征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每年的打火机需求量为160亿支左右,而中国打火机产量就能达到100亿只左右,约占世界打火机生产量的70%。年销量价值达70亿元人民币。

  据相关市场专家估测:国内一个30万人口的城市,每个月打火机销量在25万只左右,并且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

  由此,作为生活必需品和一次性消费品,打火机属循环消费,市场永不饱和。

  实际上,打火机市场还与中国的烟草市场密切相连,随着烟草行业愈演愈烈,打火机市场的需求就会越来越大,导致打火机市场竞争也激烈。据了解,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打火机制造基地,年产量占世界总销售量的三分之二以上。

  在几乎每位商务投资男士手持打火机的年代,从中也能窥视到他们的内心。

  比如色彩,有人曾断言,金色火机的主人往往比较外向,有追求奢华的倾向(或者还比较喜欢炫耀),银色火机的主人则可能比较安静内秀,心思浪漫而细腻,而喜欢另类色彩如紫灰或黑色的,则多半个性独特,并以自己的独特为荣。

  正因为此,打火机作为商务投资人士的一件随身携带品,它的意义就好像女人需要化妆品一样重要。不吸烟并不排斥男士拥有一个打火机。

  Zippo(芝宝)、S.T.Dupont(都彭)、Dunhill(登喜路)、Givenchy(纪梵希)的丽影在男士手上才更能显出最佳风采,男人也更像个男人。

  Zippo:在硝烟中成长

  那是1932年一个雾气蒙蒙的夏夜,美国正值大萧条时期,在宾夕法尼亚州布拉福德的乡村俱乐部里,几个美国人正聊得起劲,乔治?布雷斯代正是其中一位。他看到一个难看的、拔下铜盖子就可以点火的玩艺,而玩弄这个1美元奥地利产打火机的正是他的朋友。

  为了掩饰打火机带来的尴尬,布雷斯代耸了耸肩对朋友说:“它很实用!”受到此番场景的启发,布雷斯代灵光一闪,萌生出经营打火机的念头,于是买下了这种廉价打火机在美国的分销权。

  起步阶段,这种打火机的销售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理想,而且也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利润。鉴于这种打火机使用上的缺陷,布雷斯代尝试着设计一个结构简单、不受气压和低温影响的打火机,并受当时另一个伟大发明——拉链(zipper)的启发,以“它管用”为宗旨而给他的打火机起名为“Zippo”。

  经过4年漫长的等待,Zippo终于见到天日,成功地获得美国政府的专利权,于是布雷斯代重新设计了更加灵巧的长方形外壳,盖面与机身之间以铰链连接,并在火芯周围加上专为防风设计的带孔防风墙。

  就这样,新一代Zippo腾空出世,第一枚耐用、防风、简洁美观、实用的打火机诞生了。70多年以来,除了打火轮和机壳表面处理方面的一些改进外,布雷斯代的原创至今基本没有变化。

  从1932年第一只Zippo面世,到1942年生产量突破百万大关,再到1996年4月15日第三亿只Zippo出厂,布雷斯代经历了70多年的打火机“长跑”。若把这三亿只打火机平放,足以把一个包括射门区在内的足球场铺满12.8厘米厚的一层。

  Zippo再次以一种崭新的面孔呈现在世人面前。布雷斯代用自己的智慧将Zippo由一般变为特殊,由普通变为经典。

  乃至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也对Zippo赞赏有加,他称赞Zippo是他所用过的唯一一款能在任何时候都能点得着的打火机。的确,从20世纪40年代初期起,Zippo便成为美国军队的军需品,一打即着以及良好的防风性能使其在美军官兵中有口皆碑。

  在二次大战期间,由于战争的需要,Zippo将所有产品都提供给了美军。Zippo随着那些英勇的战士和吉普走遍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在那严酷的战场上,百无聊赖的深夜,士兵们用Zippo来点火取暖,或者用它暖一暖冻僵的握着家书的双手来体会一下家的温暖,就这样,Zippo走进了每一位军人的心中。

  实际上,Zippo防风打火机在最初设计时就考虑到它可以适应于任何恶劣的天气。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不论是在硝烟弥漫的二战战场上,还是在狂风暴雨中,或者是在沙漠里,Zippo都难以取代。

  不仅如此,Zippo还有别样令人回味的故事。它曾救过士兵的命,在南越战场上的一次攻击中,美国军曹安东尼在敌军炮火的攻击下,左胸口受到枪击,子弹正中置于左胸口袋的Zippo打火机,机身一处被撞凹,但却保住了安东尼的命。战后,尽管Zippo公司期望他能将那只打火机送修,但安东尼却视之为自己的救命恩人,不仅慎重收藏,更希望永久保存它那受损的机体。

  在收藏家吴继忠看来,Zippo打火机是二战期间美国少数没有停产的民用物品之一,进而发展成为军需品,电影中展示的即为真实的历史。

  正是因为这个背景,Zippo也被赋予了十足的男子汉气概,深受男性烟民喜爱。

  而在中国市场,被称为“芝宝”的Zippo打火机,秉承“它管用”的设计理念,非但没有在打火机品牌众多的市场中迷失自己,而且和牛仔裤、可口可乐一样,成为了美国的标志之一,也塑造了它在打火机制造业中的霸主地位。

  • 我的烟草人生征文征图
  • 2011年烟草之家年末换礼
  • 中秋国庆 烟草人亲情互动
  • 建党90周年征文获奖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