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工业>正文
四川制造“百年老店”(一):“养”了十多年的雪茄是什么样?
2017年08月09日来源:腾讯网

  烟草在线据腾讯网报道

  日本,是“百年老店”最多的国家,店龄超过百岁的有近三万家。

  作为日本商业文化的一部分,这些老店推崇工匠精神、家族经营、规模一般不大,很多是家庭作坊。

  其实,四川的“百年老店”也不少。

  而它们和日本老店有着截然不同的发展经历,堪称“四川制造”的缩影。

  最近,我在什邡、自贡逛了一圈,走访了两家“百年老店”,带回一支雪茄、一包盐。

  这两期“四川制造”,我们将讲述它们背后的故事。

  雪茄的故事:认识这个男人,说明你老了

  2016年11月25日,卡斯特罗去世。

  老卡这辈子,最成功的事业不是闹革命,而是为古巴雪茄代言。

  络腮胡、绿军装、手戴两块劳力士、口叼一支雪茄烟…

  他曾是中国老男人们的偶像、那支雪茄更是“硬汉”审美的典范。

  在“鲜肉”当道,硬汉狗带的今天,70、80后们集体缅怀老卡,其实也是哀悼自己择“偶”不慎。

  他们没有继承老卡的革命事业,只继承了他的烟瘾。

图注:1963年,卡斯特罗访问苏联。双方会谈时,当着赫鲁晓夫的面,毫无顾忌抽起了雪茄

  雪茄品质不同,价格也分天壤,十几元到数百元一支,甚至更贵。

  还有一些,是你在市面上很难买到的,比如,刘浩做的雪茄。

  刘浩,长城雪茄烟厂的“雪茄大师”。

  在这个亚洲最大的雪茄烟生产基地,拥有“大师”称号的,仅有3人,代表最高荣誉和水准。

  刘浩的老师范国荣——雪茄师的江湖,名气如雷贯耳;江湖之外,却极少有他的传说。

  他曾是“132小组”成员,他的名字和“132”一样,一度是个秘密。

  “132小组”,并不只是传说

  根据人民网报道资料:

  1964年夏,什邡烟厂(长城雪茄烟厂前身)接到授命,成立一支特殊小组,为“上级”生产特制雪茄。

  技术人员经过反复试验,共制作35种样烟,送交北京。

  其中,13号和2号被选中——这就是“132”的由来。

  “132小组”原在什邡生产,后迁至北京,落户中南海对面的南长安街。

  刘浩的老师范国荣,就是“132小组”的三位雪茄师之一。

  篇幅有限,详细故事可查阅人民网相关报道:

  “132小组”的诞生:中南海特制烟生产揭秘

  “132雪茄”全部手工完成,产量极低,一天最多生产七八包。

  制作工艺复杂,前后喷洒两次香料,添加白芨、甘草、桂皮等中草药,要求“接火、灰白、香足、味浓”。

  如今,长城雪茄烟厂生产的“132”系列雪茄,正是沿用当年的工艺。

  “烟叶分柳烟、毛烟两种,柳烟味淡而纯,毛烟味浓而重。”

  所有烟叶需经36个月以上醇化,再进行第二次、第三次自然发酵,达到色泽均匀,口感醇和,香味自然的效果。

  132的特别之处,就是利用两种味感差异的烟叶,精巧配制出醇味、浓味两种风格的雪茄,燃尽不落灰,灰呈白色,喉感丝丝凉意。

图注:中药白芨提取物,用于“132”雪茄的烟叶粘合。

  “一百年前,我们就生产雪茄了”

  很多人以为,“雪茄”是近代的舶来品。

  其实这是一种误读,中国有晾晒烟种植历史以来,“烟草传重品守外,花似海棠叶似菜”的“淡巴菰”,就是最早的雪茄。

  1924年,徐志摩将“Cigar”译为“雪茄”,“淡巴菰”才被“雪茄”替代。

  尤其对什邡人来说,“雪茄”更不是稀罕货,什邡大规模生产雪茄的历史,一百多年前就开始了。

  长城雪茄烟厂前身——益川工业社,由王叔言在1918年创立,生产醇味型雪茄。

  1939年,益川工业社雪茄远销全国时,卡斯特罗还是个13岁的少年。

图注:益川工业社雪茄外包装

  益川工业社已成往事,但历时百年,工艺薪火相传,自成一套体系。

  烟叶选种、播种、储存、发酵……到一支成品雪茄,共220道工序。

  乒乓分两种,一种是中国乒乓,一种是其它乒乓。

  在多数雪茄客的观念里,雪茄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古巴雪茄,一种是非古雪茄。

  至于国产雪茄,“国内还有不少雪茄客并不愿认可。”

  刘浩认为,言必称拉美古巴,这是一种情怀误区。

  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

  国内四大雪茄生产基地,四川、湖北、安徽、山东,四川产销量就占了一半。 

  四川雪茄在世界各地也有优异表现,尤其中东、乌克兰等地,畅销多年。

  烟叶有差异,技术有绝活

  什邡,全球四大优质雪茄种植地之一。

  它和古巴雪茄产地比那德里奥省,同属北纬30度。另外,什邡土壤、日照、雨量都适宜烟叶种植。

  但因为产地、种植方式不同,四川烟叶和拉美烟叶特性上有很大差异。

  要把四川雪茄卖到国际市场,第一个问题:如何让“四川制造”更接近老外的口味?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爱琢磨,善于变通,是中国人延续千年的智慧。

  本地烟叶烟碱含量高,老匠人们发明了用茶叶水浸漂、土法蒸馏等工艺降低烟碱。

  老匠人总结出一套“雪茄经”:“味浓,蒸之以减;余涩,漂之以降;柔巧,漂之以正;绿茶浸之,桂酒焖之,赋其以醇…”

  通过发酵技术、中草药添加,增加醇和、改良口感……

  四川花了几代人的时间,摸索出一套独特的雪茄制作工艺,顺便收获了上百项国家专利。

  尤其是烟叶发酵技术,包含五大工艺,成为四川雪茄的核心机密。

  这次拜访长城雪茄烟厂,我参观了几乎所有工艺线,唯独没能去发酵车间。

  烟叶收获后,需要两年时间堆垛发酵。

  发酵最关键的指标,是烟叶温度和湿度,普通烟叶水分控制在35%左右,堆垛中心温度45℃,部分品种要达到55℃。

  温度过高,要及时摊开散热,过低,则影响发酵效果。

  烟叶不同,控制的温度、湿度、发酵时间不同,处理工艺也各有千秋。

  “不夸张地说,光是发酵这个工艺,就可以写几本书。”

  “2006年起,随着进口烟叶的加入,我们原料的丰富性得到了极大改善。”

  多米尼加、印尼、巴西、洪都拉斯…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烟叶,和四川雪茄百年工艺碰撞,带来了一次升华。

  “进口原料,结合传统工艺,就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一支手工雪茄的诞生

  经发酵,冷冻杀菌工艺处理后的烟叶,被送到这栋建筑里,“手工雪茄房”。

  走廊两旁的玻璃房,是雪茄制作间,保持恒温、灭菌环境。

  没有机器,雪茄师面前只有一张实木案板、一把裁切刀、几袋烟叶。

  两个房间大约80位雪茄师,每人每天生产量80支—120支。

  想成为一名优秀的雪茄师,没有标准的文本教材,主要靠师傅言传身教,加上个人天赋、领悟、手感,以及对烟叶品种、香味、燃烧性的把握。

  “抽雪茄像品酒,而做雪茄就像炒菜。”

  一支雪茄包括茄芯、茄套、茄衣三个基础部分。

  雪茄制作的第一步,是人工拣选,保证烟叶色泽、脉络、油润度相对一致,烟叶品质均匀。

  不同产地、年份的烟叶搭配;雪茄师的状态、手法、对细节的处理,都会让它产生微妙的变化。

  “经过长年累月的工作、练习,才能领悟这种变化的秘诀。”

  雪茄制作完成后,进入吸阻仪,测试其吸阻、口感。

  阻值低,则燃烧快、时间短,过高,则吸出困难。

  “合格范围是30—90。”刘浩说,但出色的雪茄师,能够控制在40—50的最佳范围。

  因为烟叶差异,同一批次生产的雪茄,茄衣也存在色差。

  在高光灯照射下,工人将它们摊在工作台上,按照颜色分类。

  接下来,雪茄将进入一道漫长的工序——养护。

  “养”了十多年的雪茄是什么样?

  养护间作用类似酒窖,出厂前,普通雪茄要在这里经历至少45天的养护。

  这个过程,雪茄继续发酵、释放杂质、口感趋于醇和。

  一般雪茄,养护环境要求达到“双70”,即温度70华氏度(约21摄氏度),65%—70%的湿度。

  达不到这个标准,雪茄可能发霉,或者虫变。

  一般的养护条件里,养护2—3年的雪茄,能达到品质的巅峰。

  而在严格标准的养护环境中,一支雪茄的养护期可以达到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一口保湿箱是入门级雪茄客的必要配置。

  不过,保湿箱价格区间也很大,贵的可达上万美元。

  专业雪茄客,必然备有一个恒温恒湿的养护柜。

  而土豪雪茄客,甚至会建一间窖藏室,用于养护他珍贵的雪茄。

  养护间深处,藏着长城雪茄烟厂的“镇厂之宝”,一批已养护十多年的雪茄。

  盛放它们的养护柜,用西班牙雪松木制成。

  一拉开抽屉,一股雪茄烟叶发酵的甜香味迎面而来。

  这批雪茄生产于2006年,选用印尼烟叶和本地烟叶。

  产量只有3000支,30名雪茄师,每人每天20支产量,生产了近一个星期。

  十多年过去了,这批雪茄还剩一千多支。

  它的收藏价值,已远大于出售价值,“每支都有数,比金条还金贵。”

  言归正传,养护后的雪茄,经过包装工序,即可进入销售环节。

  定制雪茄,少数人的选择

  你要问,是否可以买到三位雪茄大师亲自制作的雪茄?

  大部分的问题,都可以归为两类,一类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一类不是。

  你这个问题,刚好属于第一类。

  长城雪茄提供高端定制,如果你想量身定做一套雪茄,可以事先预约。

  当然,价格会比普通雪茄高出一截。

  “可以指定雪茄师,雪茄品种,雪茄、雪茄盒还可以印制客户姓名、专属图案…”

  “要不,你也来体验一次?”

  摸了一下干瘪的钱包,小编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了现场。

  临走前,刘浩送给我一支他亲自制作的雪茄。

  他说,原本他今天接待的不是我,而是来自古巴哈瓦那雪茄公司的技术人员,这次会面,或将是四川和古巴雪茄合作的开端。

  但一场暴雨,把古巴的客人留在了北京机场。

  四川雪茄和古巴雪茄,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其实,我也很期待。”刘浩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