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益>正文
湖南中烟倾情反哺“三农”促发展 助推田野嬗变(图)
2012年07月03日来源:烟草在线摘自湖南烟草作者:姚子珩、王珊、邹智云

  烟草在线摘自湖南烟草  在云南腾冲中烟烤烟种植基地,一群少数名族姑娘小伙正在烟田快乐的劳作。中烟人给他们带来了致富的收获和喜悦。

  “韭菜开花细绒绒,有心恋郎不怕穷,只要二人情意好,烟叶种植断了穷”。走进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地桑植县,一首首原汁原味的桑植民歌唱出了烟农对烟草公司、湖南中烟建设扶贫的感激之情。

  1992年,现湖南中烟旗下长沙卷烟厂率先在桑植县探索政府、商业、工业“三位一体”,共建原料基地的路子。19年时间,从桑植到龙山、浏阳,再到省内外80个烟叶种植基地单元,从自发式探索到响应行业号召,领跑现代烟草农业建设,湖南中烟始终以“工业反哺农业”为使命,关心、关注“三农”发展。修路修渠,捐资助学……手把手的指导,心比心的付出带动了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科学发展的雨露惠泽广袤乡村。

  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原料中心主任徐双红告诉我们:“公司建设原料基地,目的不仅是为品牌发展提供支撑,更要为现代农业建设探路,为烟区经济社会发展助力。”

  在田间地头,在烟农培训学校,中烟人用行动兑现着自己诺言。惠农的深情,如缕缕春风,吹丌了农民的微笑,也吹动了田野山乡的美丽嬗变。

兴烟之前,桑植县官地坪镇平头界村村民居住的茅草屋

  从烟草农业到现代烟草农业

  优势行业的率先变革

  1998年,浏阳市淳口镇鸭头村农民沈香安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种了3亩烤烟。

  因为要照顾家中小孩,她没有和同龄的乡亲一样外出打工。这些年做刺绣帮补家用,从早到晚劳作也只能挣6元钱。看着有的乡亲种烟赚了钱,她有些心动,又有些顾虑。

  沈香安告诉我们,浏阳70年代就开始种烟,到80年代末已发展到10万亩。那时,由于技术水平不高、配套设施落后,烟叶质量不过硬;烟农盲目生产让浏阳烟叶产业在90年代初几乎“全军覆没”。不少烟农亏了帐,“谈烟色变”。

  1998年,长沙卷烟厂将浏阳确立为紧密型原料生产基地,让烟农们有了盼头。当地生产设施落后,他们投入资金,修路修渠,改善种植条件;农民缺乏技术,他们派出专业队伍,与当地技术员一道,手把手教农民种烟;湖南中烟、浏阳市烟草公司、浏阳市政府形成了风险共担、利益兼顾“三位一体”的管理模式,指导农民按订单生产,市场风险大大降低。

  那一年,不少村民又找到了种烟的“感觉”。沈香安种的3亩烟,长势不错,挣了4800多元。她和乡亲们决定,继续把烟种下去。

  从3亩,到8亩,再到15亩;从自己种植到请人耕种,沈香安的烟越种越好,也越种越多。“当时,我们想要多种些,但种烟复杂,技术要求高,自己种忙不过来,请人种成本高,也难请到。”沈香安犯了难。

  就在这时,烟草行业掀起了一场翻天覆地的行业变革,10万箱以下小烟厂实行关、停、并、转,10万箱以上企业开展联合重组。2006年11月,湖南中烟工业公司与所属长沙卷烟厂、常德卷烟厂合并重组为一个企业法人,成立科技、营销、原料三个中心,烟叶种植水平更高,助农发展意识更强。

  随着2007年行业吹响“现代烟草农业建设”的号角,湖南中烟按照“主动参与、深度介入”的原则,先后参与了云南保山、楚雄、贵州毕节、四川凉山、湖南郴州、湘西、张家界等产区的现代烟草农业试点。他们和政府、烟草部门一道,不断加强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大力推动规模化种植,集约化经营,专业化生产,信息化管理,重点探索以“专业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为主要形式的烟叶生产组织模式。

  这是一次优势行业对现代农业建设的率先探索,这是一次责任企业对“三农母亲”的真情回报。

  在云南、在贵州、在四川、在湖南湘西、张家界、浏阳等地,包括沈香安在内的烟农朋友们切身感受到了现代烟草农业的魅力:

  以浏阳为例,5年来,烟草部门出资3.5亿元,修缮硬化渠道1225公里、铺筑机耕路169公里,兴建现代化烤房7218座,育苗工厂15.4万平方米,受益农田达20多万亩;在“两头工厂化,中间专业化”原则下,当地建起了育苗工厂和烘烤工厂,工厂按照烟口十种植和烘烤标准进行生产,比以前烟农单打独斗、按老法子种烟减少了人工,降低了成本,提高了质量,增加了效益。

  “以前,我们都是土面育苗,每块田里都要搭棚,很麻烦;土里病虫害多,必须多喷药,成本比较高。现在,都是在工厂统一搞漂浮育苗,不仅降低了人工操作成本、病害防治成本,一亩少了30来块钱,而且时间减短了一个月。”沈香安说。

  最让村民们感到新鲜的,还是合作社这种新形式。浏阳淳口镇鸭头村成立了金叶种植专业合作社,将烟农组织起来,对烟田进行统一管理、分户经营;社里成立了分级、烘烤、育苗、植保、机械等多个专业服务队,对一些技术难度高、劳动强度大的环节开展服务。

  “通过合作社,实现了分工协作,人尽其才,风险共担,田间管理水平提高了,烟叶质量提升了。”村支书张晚槐告诉我们。现在,全村种烟农民几乎全部加入了合作社,加入金叶合作社的有294户,种烟800亩,亩均毛收入超过3000元。今年,沈香安一口气种了26亩烟,收入比较可观。

  “有了现代烟草农业,我们种烟比种水稻还简单,烤烟比烤红薯还容易。”村民们动情地说:“感谢政府,感谢烟草,没有他们,我们还在走以前的老路子。”

兴烟之后,桑植县官地坪镇平头界村烟农新居

  从现代烟草农业到现代农业

  “现代”理念的高效辐射

  在湘鄂两省交界处桑植县,39个乡镇554个行政村的43万农民,绝大部分生活在一万多座崇山峻岭间。“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恶劣自然条件成为制约桑植农民脱贫致富的根本因素。

  2000年,湖南中烟长沙卷烟厂把桑植县列为烟叶紧密型生产基地县。10多年来,烟草部门共投入1.38亿元开展烟叶基础设施建设,惠及全县22个乡镇156个村6万农民。

  路通了,渠清了,农民旱能灌,涝能排,机能耕,烤房和育苗大棚除了种烟外还能用于发展大棚蔬菜、蘑菇种植等副业,农民发展现代农业的基础条件不断优化。

  “现代烟草农业不仅带来了烟叶种植水平的提升,更带来整个农业生产水平的提升;不仅改善了种植环境,更重要的是转变了农民的生产观念。”桑植县烟办主任汪正鄂表示。

  “公司+基地+合作社+农产”的产业化经营模式,“两头工厂化,中间专业化”的管理理念,绿色、生态的种植理念,农产品的品牌培育理念……这些“现代化”理念,通过湖南中烟技术人员的培训与指导,通过工业与农业的深度对接,逐渐在农村扎根,被当地农民接受、理解、学习、借鉴。

  桑植县白石乡李坪村返乡大学生吕绍祥,受到现代烟草农业的启示,成立了永强蔬菜专业合作社。运用烟草部门、湖南中烟提供的配套设施和部分种植技术,他在白石乡种植6000亩高山反季节蔬菜,又在汨湖国营农场种植1200余亩秋后延季蔬菜,带动全县2000农民发展蔬菜种植,烟农人均收入达2.5万元,年销售蔬菜1.8万吨以上,年利润达150万元以上。

  以前,农民种烟都是“栽下去,望天收”;现在,在湖南中烟和当地技术员的培训、指导下,大家全部接受了科学种植的理念。在很多旱土作物的种植中,他们借用了烟叶的盖膜技术,对早生快发、保温保水效果很好;在空心菜、苋菜的种植中,推广了烟叶的漂浮育苗技术,不仅运输更方便,而且大大降低了病虫害发生率。

  “烟草有个理念非常好‘反哺烟农、烟区’,他们不是就烟草搞烟草,而是致力于整个‘三农’的发展。”汪正鄂感叹。

  现在,桑植县政府和当地烟草部门、湖南中烟正在探索一条烟、菜、蓄综合开发的路子。收烟以后,种上甘蓝等蔬菜,菜成熟后,采摘一部分,另一部分留在地里,既改良了土壤,又让种烟时施下的肥料得到充分利用,实现生态种植、绿色种植。

  “浙江人生活节奏快,对脱水蔬菜需求大。我们种菜已经找到了浙江的市场。去年,农业局组织农民种菜,发了种子和肥料。很多农民的积极性还是调动不起来,种子没抛到地里,肥料用到了其他作物种植上。”汪正鄂告诉我们,今年,农业局和烟草合作,搞综合开发,利用了烟田、烟基、烟肥,又通过烟办、烟叶基站和互助组的技术员把种菜的好处和技术灌输给农民,一下子就被烟农接受。“今年脱水蔬菜产业发展得不错,烟地蔬菜占了大头,农业局统计蔬菜面积还要到我们烟办问数据呢!”

  “我们打算成立烟菜综合开发技术培训中心,由乡镇书记任中心主任,农业局、湖南中烟、烟草公司、烟办和党校共同参与。烟草技术员转变角色,从单纯的烟草变为农业产业技术员,下一步再变为产业经营者、新农村建设的引导者。利用烟草的产业组织发展大农业,让新农村文化的火种手手相传。”汪正鄂描绘起心中的蓝图,眼睛闪闪发亮。

浏阳市沙市烟草站分级培训现场

  从现代农业到社会主义新农村

  广袤烟区的华丽蜕变

  走进桑植县官地坪镇平头界村, 田野里忙碌的烟农,村道上行驶的农用车,还有那一座座漂亮的砖瓦小楼,让人感受到了新农村的魅力。嘹亮婉转的山歌声从山坳里飘荡出来,家家产户丰收的喜悦在歌声放飞。

  谁也难以相信,这就是以前在桑植远近闻名的“光棍村”。这个座落在海拔1100米高山界上的村落,住着农民220人。因地处偏远、山高地薄,长期不通公路、不通水、不通电,老百姓吃的是红薯、玉米等杂粮,界上的姑娘都往外嫁,村里最多的时候有35个光棍汉。

  自2000年以来,烟草部门利用该村优越的烟叶生产自然条件,投入320万元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为村里通路、通水、通电。村民们横下一条心,跟湖南中烟的烟技师学习播种、育苗、大田移栽、大田培管、采摘烘烤、分级扎把等专业技术,把现代烤烟设备、耕地机器扛进了村,把“量高品优”的“黄金叶”运出了山。

  到2011年,全村兴烟1300亩,年产烟4000担,烟叶产值420万元,人平收入19100元。“家家有存款,户户用上了洗衣机,看上了彩电,喝上了自来水。村民们的生活就像是芝麻开花,那真是一节一节往上长。”42岁的村民李新文风趣地形容。

  现在的平头界村,人均服装年消费1200元,人均肉食年消费100公斤,鸡蛋年消费

  400个,康宁终身保险消费人均3000元一年,书籍人均拥有量8本以上,人均住房面积50平方米,手机话费月平100元以上……成为全省少数民族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样板村。

  全村35个光棍通过兴烟,娶上了媳妇,住上了洋楼。如今,他们又规划着要把周边的几个村连在一起形成烟叶种植生产带,面积扩展到3000亩以上。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到平头界村调研,高兴地称赞这个村是“大山里的经济学家”。

  “为了感谢湖南中烟、烟草部门、民委,还有各单位对我们的支持,我们想拍一部电影反映村里兴烟致富的故事。村里的烟农们都争着当免费的群众演员哩!”平头界村书记熊荣军兴奋地说。

  在浏阳,副市长熊清溪用“六增产业”概括了现代烟草农业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

  农民增收:烟叶种植每亩可为烟农增加纯利润600-800元;

  政府增税:每亩烟田可为政府增加烟叶税500元;

  还有企业增利、建设增速、招商增项、新农村建设增色……

  湖南中烟在支持当地现代烟草农业的同时,引入了打叶复烤公司,兴建休闲基地等,为浏阳工业、旅游业发展助力;现在的浏阳,家园美了,农民荷包鼓了,精神生活更加丰富。白天,村民们哼着小调,开着农机在田里耕作;夜晚,他们在阅览室看书,在活动中心下棋,在休闲广场散步跳舞,享受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带来的崭新生活。

  “凡是烟区需要的,我们都参与、凡是有助于现代农业建设、新农村建设的,我们尽力帮助。”这是湖南中烟多年不变的坚持,也是他们对“三农”发展的自觉责任。

  在贵州余庆,湖南中烟人积极参与打造烟草服务品牌,帮助建设“白沙水乡”,使白沙文化深入人心,中烟的技术员、工作队受到当地农民的热烈欢迎。湖南中烟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周昌贡每年要深入贵州基地考察,贵州省烟草专卖局局长陈卫东感叹“这种重视程度,没有哪个工业公司能做到”。

  在云南腾冲,湖南中烟除了推广先进的烟叶种植理念和技术,更捐资助学、帮助当地生态农业建设,成为新农村建设的助推器。云南省烟草公司烟叶处负责人顾华国:他们是“最能深入基层,服务最周到”的工业合作伙伴、“他们在下头的时间比省局还多,对厂头的情况比省局还了解”。

  从省内到省外,从平原到山区,湖南中烟“反哺农业”的步子越迈越大,越走越稳。我们仿佛看见,更多的田野山区,在湖南中烟的精心呵护下,焕发荣光,在现代农业和新农村建设的征程中,华丽蝶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