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每一口“中华烟”,都有津巴布韦的味道
2017年11月24日来源:环球杂志

  烟草在线据环球杂志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20日刊载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非洲项目负责人亚历克斯·瓦因斯的文章称,津巴布韦需要的是稳定和负责任的政府——然后来自亚洲、美洲和欧洲的投资者才会真的认为津巴布韦的投资环境未来会向好。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截图

  文章称,中国方面表示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因为中国在津巴布韦进行了大量投资,从农业到建筑业无所不包。但现实情况是,津巴布韦才是那个靠人帮助的合作伙伴——中国是其最大的出口市场,并为其脆弱的经济提供了急需的支持。

  资料图片:津巴布韦一家超市的两名售货员手持人民币拍照。目前,人民币在津巴布韦是合法支付货币。

  要说中国和津巴布韦的经贸关系,肉球(微信ID:GlobeMagazine)在这里给你举个(zhi)栗(xiang)子(yan)。

  津首都哈拉雷到北京的直线距离约为1万零8百多公里,飞行时间近20个小时。

  但在贸易全球化飞速发展的今天,你与津巴布韦的距离,或许仅仅相距一支香烟。

  津巴布韦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是清沙质土壤,与每年800毫米左右的降雨量相结合,便为烟叶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作为非洲最大的烟草种植国,津巴布韦的烟草产业也当仁不让地成为重要的经济支柱产业和最大的出口创汇产业,贡献了全国10%的GDP,养活了数十万就业人口。

  一支烟的诞生

  晒烟厂其实更像一个“干蒸桑拿房”,但温度更高。

  工人沿着轨道把挂满烟叶的架子推入晒烟车间,关上门,通过合适的湿度和温度控制,将烟叶中的水分抽干。

  蒸完几天的桑拿后,烟叶也从碧绿色变成了黄色。

  烟叶晒完之后,就被送入分级车间,根据不同的质量等级进行人工分级,把等级相近的烟叶放在一起出售。

  分级之后的烟草还要进行称重、打包,再二次加工,然后装上卡车,送上货轮,运往万里之遥的中国。

  它们将与产自中国本地和其他国家的烟草混合,生产出不同品牌、不同档次的香烟。

  谁是最大的买主?

  拥有3亿多烟民的中国,是烟草消费第一大国。

  2016年,中国从津巴布韦购买超过6万吨烟草,占该国出口总量的60%,直接和间接地带动了20万人就业。

  “如同炒菜的调料一样,不同产地的烟草在香烟中的作用也有所不同,津巴布韦的烟草主要用来提香。”

  业内人士指出,“每一支中华香烟中,都有15%-20%的烟草来自津巴布韦。而在国内许多种高端品牌香烟中,津巴布韦烟草也是重要配方之一。”

  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烟草消费国,除津巴布韦以外,还从巴西、赞比亚、马拉维等国进口烟叶用于调和国内市场上口味各异的香烟。

  津巴人的“香烟哲学”

  虽说种烟草有益经济,但吸烟有害健康却更是经科学证实的真理。

  在这一点上,津巴布韦人很明白——这个烟草产量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国家,99.5%的烟草都用来出口创汇。

  津巴烟民在人口中的比重不到10%,且在公共场所几乎看不到有人吸烟。

  而中国不仅仅是世界第一大烟草消费国,同时也是全球吸烟致死人数最多的国家,平均每年有约100万人因吸烟引发的各种疾病导致死亡。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