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嘴:一个常被忽视的高科技卷烟组件
2016年04月14日来源:《亚洲烟草》

  烟草在线摘自《亚洲烟草》  当谈及现代卷烟,几乎没有消费者能够想到可以称作是高科技的组成部分:过滤嘴。虽然无过滤嘴卷烟品牌依然存在,但过滤嘴卷烟占主导地位,而且占当前世界范围内所售卷烟中的绝对多数。虽然消费者认为过滤嘴平淡无奇,但它们在提升吸烟体验同时去除较大的烟雾颗粒和水溶性化合物如醛类和酚类的设计方面,实际上是技术上的一个小奇迹。

  烟草公司可以从无数个生产过滤嘴的供应商公司中选择过滤棒成品,或者选用原材料自主生产过滤棒,原材料除了一系列的接装纸和水松纸外,还有如醋酸纤维素(CA)、聚丙烯(PP)或最新的聚乳酸(PLA)纤维束。两种选择各有优缺点。专业过滤嘴生产商在以成本效益开发客户定制的过滤嘴解决方案上通常拥有宝贵的经验,因此它们能帮助烟草公司提升已有卷烟品牌形象、推出一款新品牌,也能帮助烟草公司对市场或消费者的偏好变化做出快速响应。

  从另一方面来说,自主生产过滤嘴在实际生产上可能节省部分成本,但除了购买和安装所必须的昂贵的机械设备和培训操作人员以外,还可能产生运输和存储成本,以及缴纳关税和进口原材料税。但更多的情况是,较大的烟草公司可能决定综合这两个选择的优点,例如自主生产简单的过滤嘴而外包更复杂、专业的过滤嘴。

  历史悠久的单醋酸纤维过滤嘴

  由醋酸纤维素(CA)或偶尔使用聚丙烯(PP)纤维束生产的单一过滤嘴,依然主导全球市场。Essentra公司是当今最具创新、具有前瞻性而且多元化的过滤嘴公司之一。Essentra公司除了在匈牙利、美国和印尼拥有3个研究中心,在英国有一家研究实验室,并在英国生产电子烟外,公司在美国、巴拉圭、匈牙利、阿联酋、泰国、印度和印尼还拥有生产工厂。据估计,目前全球所有生产的卷烟品牌中大约80%的品牌使用单醋酸纤维过滤嘴。这种过滤嘴被认为是标准过滤嘴,并且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已经存在,易于生产,这可能解释了它们依然受欢迎的原因。

  双重过滤嘴——复合过滤嘴的一种形式——由两段过滤嘴组成,每一段有着不同的设计指标,如压降、孔隙度等。这种设计能够调整满足特定的需求。与两个纤维束段不同的是,其中一段还可以包含活性炭或木炭,这种组合在过滤掉杂质方面更有效,并为吸烟者提供一种更加平滑、“爽口”、醇厚的口味。

  新兴产品:特种过滤嘴

  随着烟草消费在许多地区萎缩,烟草公司之间的竞争在迅速加剧。为了捍卫它们的市场份额、甚至占领新的市场,创新并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变得越来越重要。虽然不久前,单一过滤嘴和复合过滤嘴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但过滤嘴生产商——与它们的烟草公司客户一道——现在提供全新一代的特种过滤嘴,这种过滤嘴不仅增强了功能,通常还能真正做到富有想象力和创新的设计。

  造型各异的特种胶囊过滤嘴

  例如,立陶宛Nemuno Banga公司生产各种有创意的空心管段的特种过滤嘴,这种空心管段有着不同的外形,从心形到星形,以及客户要求的其它任何形状。该公司还生产有着嵌入式口味胶囊的特种过滤嘴,这种过滤嘴被吸烟者挤压破碎后,释放出多种香气,给予同一支卷烟完全不同的味道。

  “我们认为特种过滤嘴将在卷烟发展的产品差异化、独特的外观、满足监管需求方面发挥日益突出的作用,同时确保平衡的口味,”公司的执行董事Gintautas Tučinskas说,Nemuno Banga公司能够根据客户的要求生产任何类型或设计的过滤嘴。

  纳米过滤嘴日益流行

  与此同时,位于阿联酋的ARD过滤嘴公司从消费者对细支烟、超细支烟和纳米式卷烟日益增长的偏好中获利,据公司的董事或运营官Amirali Dharamsey称,这些规格的卷烟在公司的关键市场——中东和北非地区特别受欢迎。

  “纳米过滤嘴在我们的市场特别流行,可以说阿联酋是全世界范围内生产无与伦比的纳米过滤嘴的生产中心,”他断言。当然公司还提供标准过滤嘴以及有凹槽的特种过滤嘴,公司认为自身是一家胶囊过滤嘴棒的领先供应商。“ARD公司能够提供大多数标准过滤嘴和特种过滤嘴……我们还为我们的客户提供专业的解决方案,并确保我们在满足客户需求和期望上拥有最新的趋势和技术。”

  不断创新

  然而,在“超常规思维”的创新上,可能几乎没有其它的过滤嘴公司能够与Essentra公司匹敌。这家位于新加坡的公司如今在世界各地的烟草公司中,都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家喻户晓。Essentra公司目前在全球的销售超过70个国家,并宣称成为“全球唯一的独立卷烟过滤嘴供应商”。在过去的4到5年中,公司已经经历了明显的销量增长,尤其是在胶囊嵌入式特种过滤嘴,以及含有醋酸空心管段的过滤嘴方面。销售和营销总监Hywel Thomas解释说,但细支烟和超细支烟也越来越受到欢迎,这是Nemuno Banga公司和ARD过滤嘴公司同样观察到的。

  Essentra公司进行广泛的研发工作以服务于烟草公司的“过滤嘴需求”和同一时间地点出现的新的消费趋势。公司的努力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就在几个月前,公司推出了科林斯(Corinthian)作为其图标(Icon)系列过滤嘴最新的规格。科林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多段产品,在其醋酸纤维素(CA)核心长度中具有隐藏凹槽。想想古老的雅典巴特农神庙的大理石柱,你就知道它的样子了。它很好的融合了图标系列中其它的专属类型,包括但不限于某种单独类型,如Autograph(中心部分具有厚的凸出的醋酸纤维素螺纹)、Insight(由两个围绕一个含有着色活性炭颗粒空腔的过滤段组成)和Twin Tec(使用两个不同材料按同轴构造,并与一个成型段形成中心芯的过滤嘴)。

  “Essentra公司就协同发展与客户共同努力,同时也积极主动地发展我们自己的专利产品,并销售到市场,”Thomas说。“由于我们拥有自己的研究团队,能够把握行业的脉搏并开发最合适的过滤嘴以满足我们客户的口味和需要。(如今)过滤嘴市场一直强劲,我们必须继续作为提供完整解决方案的供应商,能够生产、测试并开发产品,以符合客户的需求——无论需求是受客户的偏好、法律、成本,还是其它因素的驱动。”

  挑战重重

  虽然本文中所有接受《亚洲烟草》采访的生产厂商都完全有能力按照客户的具体要求生产过滤嘴,并能经常想出新型过滤嘴设计的精彩创意,但过滤嘴行业的危机总会潜伏在某个地方。全国反烟立法就是其中一个针对它们的雷区。例如,它们很多主要的挑战之一就是使用了一些市场严格管制甚至禁止的原材料,因为这些材料被视为不利环保或者有害。

  “一些材料在某些特定市场不被接受,”Essentra公司的Hywel Thomas解释称,“例如在德国,使用数量必须遵守《德国烟草规定》(TVO)的严格限制。”

  另一个困难是原材料短缺或采购困难。“一些我们经常预想的困难来自原材料供应,原材料物料的可用性和成本方面,”ARD过滤嘴公司的Amirali Dharamsey证实说。托马斯解释称,“这经常是要求支持生产的产品数量庞大,并确保适当的供应链完全就位,”这是一种能够造成真正障碍的情况。但他补充说Essentra公司在推出新产品上非常有经验,这有助于减少这种潜在的瓶颈。“我们按照结构化流程运行,努力确保新产品通过所有的挑战……而且出现的问题得到及时解决,保证推出新产品时有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

  同时,Nemuno Banga指出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情况。“一般来说,卷烟市场是非常保守而且严格规管的,因此推出任何真正创新的产品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Tučinskas坚称。此外,越来越多国家的烟草产品广告限制(和国家反吸烟运动)间接地给过滤嘴生产商施加了压力。随着卷烟销售的直线下降,过滤嘴的销量不可避免地同时受连累。这一现象得到Dharamsey的回应,他说“严格的广告限制活动将对(我们的)销售产生不利影响。”

  展望未来

  只要有卷烟消费者存在,而不是一味地停留在当前的过滤嘴发展之上,那么就不一定会导致生产商“走向渡渡鸟式的灭亡”,但是警惕的预测市场走势、监测消费趋势、调整产品范围,同时开发新的设计对于保持业务和竞争力来说,将被证明是至关重要的。Tučinskas不太确定地表示:“给予消费者一种选择并满足生物降解性要求将是强劲的趋势。”Essentra公司在做出明确预测时同样相当犹豫,但尽管如此,托马斯仍透露,虽然很难准确预测未来将发生什么,但“我们完全相信将来会有更多我们当前已经看到的相似趋势——更大范围的不同视觉和互动性产品,(Essentra公司)在应对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占据天时地利。”

  烟草立法的进一步收紧以及平装的问世在未来几年中也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英国和爱尔兰都计划在2016年年初推行平装,更多的国家有望追随。“(行业的)变化也将进一步受到例如欧盟《烟草产品指令》、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等政府机构,以及平装推出的驱动,”托马斯说:“相关产品如电子烟、加热不燃烧产品的影响也将非常有趣,并将引起更多的变化。”

  对于一个注定要与烟草产品生产领域打交道的行业来说,这当然是一个试水阶段,但是毫无疑问,过滤嘴业界的大公司一定会找到出路。例如,非洲是本文所有采访公司提及的一个依然尚未开发而充满希望的地方,是过滤嘴生产商最终想快速涉足的地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