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烟草,尼古丁更健康
2018年10月25日来源:FT中文网

  烟草在线据FT中文网报道

  发明一种广受欢迎的产品对科技公司来说通常不是挫折。但这却是Juul Labs面临的困境,此前这家旧金山的初创企业推出了一款无比畅销的美国电子烟。

  Juul是蒸汽烟中的Nespresso,它造型时尚,能与芒果和黄瓜等多种口味的烟弹搭配使用,在蒸气中释放出强烈的尼古丁。它极好地模仿了吸烟的乐趣,让“Juuling”在青少年中成为一种时尚,占据了美国72%的电子烟市场。这家成立于3年前的公司目前的估值已达160亿美元。

  Juul Labs如今被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盯上了,后者不想又一次被该行业愚弄。烟草公司曾隐瞒吸烟的危害数十年,FDA眼下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要杜绝吸电子烟重蹈覆辙、演化为一场类似的丑闻。FDA扬言,若Juul等企业不能让电子烟远离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他们就要限制成年人消费电子烟的自由。

  FDA应稍安勿躁,借鉴一下德国、英国等国对待蒸汽烟的更为宽松的态度。烟草会导致癌症、肺病及心脏病,每年夺去48万美国人的生命,而尼古丁是烟草中致瘾的生物碱。但这两个事实并不能证明尼古丁是一种危险的药物,需要对其同样严防死守。

  这不仅是错误的归类,更是愚蠢的。对尼古丁成瘾是浪费钱,拿个貌似U盘的东西吞云吐雾可能会让人怀疑你是不是傻。但电子烟的危险无法跟香烟相提并论——据估计,最有可能的情况是,电子烟会带来0.5%的癌症风险和香烟总体健康风险的5%。

  健康倡议人士应该欢迎电子烟,而不是用严厉的警告混淆烟民们的视听,让他们觉得电子烟比真烟好不到哪去。烟草公司(如全球最大的烟草企业菲利普莫里斯国际(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股价大幅下跌的原因是,越来越多发达国家的烟民们戒烟了,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令人满意的替代品的出现。

  青少年确实不应该吸电子烟,因为有些医学证据表明尼古丁会影响他们大脑的发育(虽然据说咖啡因也是,但Nespresso咖啡胶囊就没有附带健康警告)。但风险并不高,因此鼓励成年人继续吸电子烟,以切断Juul及其他电子烟对学生的供应是有道理的。

  虽然在美国对电子烟的这场打压行动中,Juul Labs已成为头号公敌,但其搅动该行业的能力仍令我钦佩。“我们不关心Juul。”菲莫国际CEO谭崇博在该公司一年一度的投资者日上宣布。不过,他听上去还是蛮关心的。

  与其他科技企业一样,Juul Labs有白手起家的优势,不受传统的束缚。烟草公司出电子烟,但这些电子烟往往像钢笔一样,末端闪闪发光;Juul Labs摒弃了模仿卷烟的想法,生产出一种更时尚的产品。

  烟草公司也在投资通过加热而非点燃烟叶释放尼古丁的设备,就好比可以在不打火的情况下抽烟。菲莫国际的IQOS加热烟草品牌在日本卖得很好,占领了16%的市场份额,但让人感觉更像是模仿而不是创新。

  这种设备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要比不含烟草的电子烟难得多。菲莫国际正努力让FDA批准IQOS在美国销售,并正在就一则称这种设备产生有害物质的监管结论起诉韩国政府。

  该公司也许是对的,加热型烟草设备比传统香烟更可取——他们称自己的测试表明IQOS的毒性大大降低,虽然这需要独立的研究予以证明。但以Juul及其他电子香烟为代表,与基于烟草的过去诀别,是更简单、也更一目了然的。

  Juul有自己的问题要解决。让Juuling在校园大行其道是他们的疏忽,部分原因在于产品本身,而不仅仅是被FDA咬住的销售与营销手段。销售口味香甜的烟弹是对青少年的诱惑,芬兰等国家、以及美国旧金山等城市都禁止销售调味烟弹。

  但未成年人吸电子烟并不能表明,禁止电子烟就比禁止那些不让青少年沾染、但成年人却可以享受的乐趣更合理。即使“Juul热”持续,这也只会在电子烟民进化为真烟民时构成严重危害。今年7月,一个议会委员会得出结论,在英国,这一危险“变成现实的情况不明显”。

  监管机构应抑制将预防原则置于减少危害原则之上的本能。一个真烟民变成电子烟民将会更健康,即使是一个不吸烟的人开始吸电子烟,也不会有生命危险。烟草是现代最大的健康危害之一。尼古丁不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