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快感 从未平息的“烟盒博弈”
2016年06月02日来源:多维新闻

  烟草在线摘自多维新闻  5月31日,是世界无烟日。烟草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可以致命却合法销售的消费品,“吸烟有害健康”似乎早已成为一种常识。今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是呼吁所有国家做好对烟草制品采取平装(标准化)的准备,但这种想法能成为现实吗?

  长期以来,烟草巨头们宣称平装会导致烟草产品非法贸易增加。世卫组织认为这种说法是烟草公司在混淆视听。

  其实,烟草平装化的建议和推动并非是世卫组织今年才开始努力的重要事项。2005年生效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11条和13条准则早已建议各缔约方考虑采用平装做法。

  但在过去几年中,围绕烟草平装化,控烟界与全球烟草巨头们博弈不断。

  2012年,澳大利亚政府计划施行烟草平装化,但此举随即遭到烟草巨头的抵制,还联合起诉澳大利亚政府,称“平装剥夺了它们的知识产权”,不过最终以败诉收场。

  在欧洲,烟草公司们也一直没有放弃对烟草平装化的抵制。

  2013年,加拉赫烟草公司(Gallaher Group)开展了一项试图反对实行卷烟平装的媒体活动,称“平装化滋生造假,烟草黑市在迅猛发展,并且2012年就使纳税人损失了超过30亿英镑(1英镑约合1.464美元)的税收”。

  2014年7月20日,来自10个国家的代表在法国巴黎举行了会议,支持卷烟平装,以降低青年人的吸烟率。2015年4月,法国议会下议院通过了卷烟平装提案,禁止烟盒上带有任何商标,并且要求使用统一的包装颜色和字体。

  为了抵制法国的新政策,烟草商们借此次会议抗议反吸烟措施,烟草商连夜破坏“车速监视区”,当晚,法国南部部分地区的烟草商还用袋子遮挡了电子眼,以抗议反吸烟措施。

  “在所有的广告载体中,烟盒却依然是最有效的宣传渠道”。里昂第一大学教授迪迪埃·努里松(Didier Nourrisson)在其著作《卷烟的历史》中写到。

  这也是为什么,烟盒成为烟草业和控烟界拉锯的“战场”之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