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性控烟>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科学?企图?控烟声浪背后的思考(图)
2016年10月17日来源:烟民在线作者:yczhg

  烟草在线据烟民在线报道  控烟,这一堪称历史悠久的诉求,似乎终于在2016年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一些地方严厉的控烟条例陆续出台,卷烟的生产与销售也应声而下,就连被誉为国烟的“中华”也大面积也调停,更不用说其他各路品牌的销售大幅回落,库存积压,生产受阻……。

  然而,控烟这一单纯美好的初衷,似乎有些变味了。

  “吸烟有害健康”,这可以说是烟草和烟草人的原罪。但它同时也是控烟之声的起始点。有人说,我们要尊重科学,不应质疑“吸烟有害健康”的科学性。不错,我们的确要尊重科学,但既然是科学就应具备交流、探讨、争鸣的特性,否则就不成其为科学。

  我们不是要去质疑“吸烟有害健康”的科学性,我们要质疑的是在这一科学结论之下,在无意与有意之间泛起且成愈演愈烈之势的那些似是而非,人云亦云,笼而统之,不加分析,不求甚解的“反科学”的言与行。

  这里,我们本来没有足够的时间与空间去列举那些随处可见触手可摸呼吸可闻的例证。但为了说明问题,笔者就将自己在2015年参加单位统一体检时的一段采血护士与体检者的对话记录一下。体检护士拿着刚采集的血样儿,问:

  护士问话前,头脑里肯定有着某种吸烟与健康的观念。当然,这样的观念属于大概,也许,可能,差不离儿的范围。然而,我们有几多关于吸烟与健康的观念和认为属于这样的大概,也许,可能,差不离儿呢?

  一些反烟人士,总愿意出示全国每年因吸烟致病进而致死的人数的数据。我想问,那些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致病致死者,你们对每个人都有过身体健康状况的调查吗?你们对每个人都有客观,真实,全面,科学的病理检查与分析的报告吗?如果没有,那你们的结论是从哪得来的呢?是不是根据“吸烟有害健康”这一科学结论,全凭一厢情愿的“想当然”而作出的“非科学”的推论呢?

  或许,你们能够拿得出“吸烟有害健康”的种种材料,但你们谁又能够证明,吸烟与致患者死亡的疾病之间存在着一个全部的绝对的百分之百的不可逆转的因果关系?雾霾呢?汽车尾气呢?重金属超标呢?

  科学的种子未必迎来科学的生长,科学的生长未必结出科学的果实,科学的果实未必导致科学的运用。

  吸烟肯定有害健康,但这一“害”是一种怎样的害呢?其实,我国烟盒包装上早已对此给出了鲜明,准确,恰当的说明——“吸烟有害健康”——“戒烟可减少对健康的危害”——“尽早戒烟有益健康”。也就是说,这一“害”的属性与程度属于“不利于”的范围,而绝非残害,毒害。绝不能与毒品,毒药之害相提并论。

  正因为如此,吸烟对健康之害,才存在一个因时而异,因量而异,因人而异的问题;正因为如此,吸烟对健康之害,才会受到体内体外其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正因为如此,吸烟对健康之害,许多人才会不以为然;正因为如此,吸烟对健康之害,才是附加性的而非决定性的。

  如果说“吸烟有害健康”是科学的话,那么对降低卷烟危害的研究难道是非科学的吗?没错,笔者想说的是——谢剑平。

  一项给卷烟降焦减害的研究使他成为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但他也因此遭受了长达几年的围攻。中国工程院在无奈之下做出了不再授理“烟草科技领域院士提名”的承诺。并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劝说”谢剑平放弃院士职称。

  《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第一章总则第五条明确宣示——“国家加强烟草专卖品的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提高烟草制品的质量,降低焦油和其他有害成份的含量。 ”

  连国家都认可要加强烟草专卖品的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提高烟草制品的质量,降低焦油和其他有害成份的含量。那么,如此针对谢剑平、针对烟草行业的做法是否能称得上科学呢?世间的一切事物都在科学研究的范围之内,都是科学研究的对象。这恐怕是再普通不过的常识。可为什么烟草例外?为什么烟草不能研究,也不配研究?反烟斗士们如何作答?

  反烟阵营背后的国际基金会

  反烟阵营中的一个头面人物,曾非议国家烟草专卖局参加履行国际“烟草控制公约”协调小组的工作,说什么“要把狐狸赶出鸡笼”,还说“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讨论控烟,就是与虎谋皮”。还是这位头面人物,在一次采访中直言不讳地说,他们“要挑战的就是(中国)烟草政企和一的体制”。并且认为,世界卫生组织颁行的国际“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是撬动这一体制的“一个支点”。

  反烟阵营种种匪夷所思的言论,到了这里又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众所周知,中国烟草政企和一体制,即烟草专卖制度——你们到底意欲何为?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你们是在关注烟草消费者的健康,还是在关注别的?难道这就是你们要达成的终极目标吗?联想到前段时间资本控制舆论的说法,不由让人细思极恐。

  从“控烟”到“禁烟”,再由“禁烟”到“反烟”,“吸烟有害健康”这面科学的旗帜,究竟召唤出了多少“反科学”与撼动“国家专卖”的言与行?他们知道烟草不是毒品,他们也知道中国烟草对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但他们为什么还要如此发声呢?这其中除了狂热的偏执而外,是不是还有着其他的目的呢?

  有人批评反烟阵营试图“破坏中国的烟草发展”。“反烟斗士”将其称之为“诋毁”。可面对下面的事实,不知“反烟斗士”们如何言语?

  反烟阵营的背后是彭博基金、盖茨基金等这些有着美国背景的机构。这些来自美国的“慈善”机构,肯定为了美国,也为了全人类的健康辛勤工作久矣了。可烟草在今天的美国是个什么样子呢?

  今天,美国仍然是世界烟草生产与消费大国。它每年花在烟草宣传和促销上的费用达80亿美元。菲莫国际烟草公司是世界烟草巨头之首,其“万宝路”牌卷烟行销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5年它的销量近600万箱(不含美国国内销量)。仅菲莫国际一家烟草公司2015年就在世界各地销售卷烟1694.6万箱(同样不含美国国内销量)。这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高调标榜“控烟”的结果与现实。

  对此,反烟阵营智慧的先生们想必都十分清楚。可既然清楚,为什么还要对中国烟草口诛笔伐赶尽杀绝,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呢?是不是“吸烟有害健康”这一科学结论,一旦离开了研究室,就不得不去面对无限上纲大肆渲染的快感追求和出于某种原因与目的而对其倍加利用的心理习惯呢?

  将矛头指向中国的烟草专卖制度,将控烟工作和烟草专卖制度对立起来,将烟草专卖局看成控烟的“敌人”,如此极端缺乏常识不顾事实的完全错误,是不是无法面对这样一个再起码不过的试问——没有了烟草专卖制度和烟草专卖局,就没有烟草,就没有烟草消费需求与烟草业了吗?就没有控烟的问题了吗?

  你们是不是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我们的烟草专卖制度取消了,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烟草巨头大踏步地挺进并占有瓜分中国烟草市场,我们的民族烟草业则一步步退缩,直至萎缩。而这不是在破坏中国的烟草发展,又是什么呢?

  烟草是自然生长的植物,无罪。

  烟草消费者依据个人喜好享之,无罪。

  中国烟草为满足个人与社会的需要而奉献,无罪。

  国家以法律形式将烟草专卖制度固定下来,这一国策,不容蔑视,不容玷污,不容挑战。

  通过烟草专卖制度,实现对烟草最大限度的有效管控,同时把我们的民族烟草业做大做强,这一战略指向,不容非议,不容干扰,不容破坏。

  回归初衷,回归理性,回归事实,回归科学。

  让我们还是回到那份为烟草消费者的健康而思虑的单纯美好的心情中去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