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控烟>正文
全面控烟离我们有多远?
2017年01月17日来源:东方网作者:刘轶琳、黄丽春

  烟草在线据东方网报道  “没有鞭炮的新年不代表就没有年味,室内全面禁烟也不代表烟民没有了吸烟的权利。”今年3月,最新版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即将实施,这个被称为“最严控烟令”的新规提出“上海的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内均禁止吸烟”。全面控烟离我们有多远?人大代表有话要说。

  部分单位先行先试

  2016年11月,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在上海举行,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会上提出了“加快控烟立法进程”的要求。同月,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的决定。

  不过,事实上,上海室内全面禁烟的哨声发出前,一些单位的室内禁烟“前奏”已经敲响。市人大代表、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说,去年10月,东方医院就撤销了室内吸烟点,并加大了安保和志愿者的巡查覆盖面和频率,同时,医院利用各种方式和载体,在公共区域设置了宣教点。

  “视频也有,海报也有,在我们医院的等待区、休息区等公共场合滚动播报吸烟的危害。”刘中民坦言,虽然也有个别患者家属特别是来看望住院患者的家属、朋友会偷偷在住院大楼的楼梯间抽上两口,但经过劝阻,一般都愿意主动掐灭烟头。“当然,医务人员带头也是非常关键的,在东方医院,我们专门选择了‘吸烟大户’来当控烟管理员,全面禁烟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与此同时,去年11月,上海国际会议中心、新锦江大酒店、凯宾斯基大酒店、浦东大酒店、香格里拉大酒店、华亭宾馆、建国宾馆等十余家场所先行采取全面禁烟措施。其中,国际会议中心在8月就实现了酒店室内全面禁烟”的目标,同时启动3个室外吸烟点,近半年下来,烟民大多会自觉执行在室外吸烟。

  全面控烟不是一道难题

  “既然‘禁燃令’能在上海执行得那么好,相信‘禁烟令’也能被市民接受。”人大代表、市疾控中心主任吴凡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说,“没有鞭炮的新年不代表就没有年味,室内全面禁烟也不代表烟民没有了吸烟的权利,新条例限定了烟民的自由权,就是为了不吸烟者远离‘二手烟’、甚至‘三手烟’的侵扰。”

  吴凡说,吸烟会造成心血管问题、导致糖尿病的最主要因素也是吸烟,这些疾病都是危害健康的首要元凶。随着健康问题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控烟理念也得到了广泛支持。事实上,在最新条例通过前,上海市健促会的一项“无烟环境立法”调研显示,4万多投票者中,94%支持上海工作场所室内全面禁烟,67%面对二手烟困扰时会选择适当方式劝阻。

  调查还显示,餐馆和工作场所成为“最不能忍受二手烟场所”的前两位。东方网记者采访发现,面对即将实施的新规,一些公共场合主营者也有自己的顾虑。“饭店禁烟了,顾客不来我们店去别处吃饭了怎么办?”“服务员劝说无果,我们又没有执法权怎么办?”对此,吴凡表示,如果劝说无果,主营者可以通过手机拍摄取证,并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

  “就像不随地吐痰,外环内全面禁燃一样,新规一开始执行起来肯定不容易,但理念一旦形成,要实现全面控烟就不是一道难题。”吴凡说,“当然,我们的宣传力度还不够,不少烟民以为只要室内不抽烟就可以了,但其实在室外的一些公共场合,比如公交车站、火车站的等候区,其实也是不能吸烟的,所以,进一步的宣传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控烟力度覆盖面应继续加大

  “先生,您可以不抽烟吗?如果您抽烟,我们饭店会被罚款,我也会被扣奖金。”一家餐馆里,女服务员低声向顾客劝说。话音刚落,正在吞云吐雾的食客立即掐掉了烟头,“哦,哦,不好意思啊!”

  据上海市爱卫办方面透露,对于禁烟,执法部门的力量是有限的,社会和公众的参与在控烟中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们发现只要好好和吸烟者说明情况,劝阻都是有效的。”人大代表、市健康促进委员会会长李忠阳说,“处罚的目的不是在于处罚本身,更多是希望形成个人、社会共治的氛围,让大家都有在公共场合尊重他人的意识。”

  上海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李照国委员认为,《条例》目前规定的室外禁烟区域中,学校只包括托儿所、幼儿园、中小学校,医院只包括妇幼保健院(所)和儿童医院,在他看来,大学校园也应纳入室内外全面禁烟范围。据了解,李照国委员曾于2013年和2014年两度提出《加强学校管理,建立无烟校园》的提案,呼吁在高校内全面禁烟。

  李照国委员说,在他任职的学校,经常出现留学生聚集“吞云吐雾”的场面。作为一直研习中国文化的中医药学博士,李照国委员深知二手烟的危害,曾多次当面阻拦,并依据教育部2014年《关于在全国各级各类学校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等条例要求留学生停止吸烟,却被拒绝。因此,在今年两会期间,李照国委员再次呼吁禁烟范围扩大到高校校园,以法规的强制力来实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