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控烟>正文
为戒烟寻找“助推”力
2017年01月26日来源:央广网作者:新语

  烟草在线据央广网报道  一禁了之,不如“助推”一下,其中的审慎和智慧,正是巧解社会难题的那把钥匙。

  今年初,俄罗斯卫生部在新的反烟草构想中建议,2015年及以后出生的俄罗斯人终生不得购买烟草产品,旋即引发社会争议。有网友调侃:不愧是“战斗民族”,连禁烟也要“一站到底”。

  决绝的背后,是烟草在俄罗斯的“流行”。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俄罗斯每3人中就有1人吸烟,男性烟民平均一天吸18.4支烟,女性烟民吸12.6支,每年有33万—50万人死于与吸烟有关的疾病。更严重的是青少年群体,有30%的中学生烟民,不到13岁就点了第一支烟。为应对这一困扰全社会的难题,俄罗斯的禁烟举措逐年升级,“终生不得购买”的最严禁令,正是此前政策的延续。

  烟草对健康的危害,以及控烟的必要性,早已是全球共识。但对烟草“一禁到底”能否达到最佳效果,却有待商榷。除了烟草商这一庞大利益集团对禁烟政策的阻挠外,禁烟本身也比禁止消费一般商品要困难得多——一旦染上烟瘾,香烟很有可能就成了“刚需”。

  在这一点上,禁酒的历史或可成为有益参照。20世纪20年代,由于战争、移民、宗教等多方面原因,美国国会曾通过一系列法案禁止酒的酿造、运输、贮存和消费,并颁布严厉的禁酒令。没想到非但没能达到目的,反而使饮酒之风更盛。数据显示,禁酒令施行的13年里,酒的平均年产量比之前产量最高的年份还多2600万加仑,酒类消费增长50%;由其催生出繁荣的私酒贸易和黑市买卖,各地黑帮参与其中形成垄断,使得一些地区的社会治安一度失去控制。因此,禁酒令最终难逃被废止的命运。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酒和烟都是致瘾性商品,要想彻底禁绝,使用简单的行政管制手段,只是在表面上筑起堤坝,无法从根本上掐灭需求的火苗。“打压”之外,是否还有更具操作性的解决方案?在英国,法律规定售卖的香烟必须陈列在柜门之后,并简易包装,不可摆在显眼位置;在芬兰,政府最大限度提高烟草价格和烟草税,以降低市民购烟欲望……类似措施看上去不温不火,却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消费选择。假以时日,虽不敢说完全消灭吸烟,却可以尽可能小的社会成本,达到理想的控烟效果。

  除了作用于消费行为,让吸烟的危害真实可感,往往比枯燥的宣教更有说服力。近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街头树立起一个广告牌,每当吸烟者经过,广告屏幕上的男子就会不断咳嗽。而在新加坡、泰国等国家,香烟外包装上印制吸烟导致的疾病信息和病变照片,强烈的视觉冲击,提醒人们重新审视吸烟的危害。“走心”的传播方式,削弱烟民的吸烟冲动,也许比强制的效果更好。

  有国外学者提出过“助推”的概念,指政府通过多样化的手段影响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助推”人们自主做出符合政策目的的选择。上述各国的控烟妙计,无疑是“助推理论”的最生动演绎。一禁了之,不如“助推”一下,其中的审慎和智慧,正是巧解社会难题的那把钥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