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控烟>正文
无烟诉讼第一案引发热议
2017年10月13日来源:《昆明日报》

  烟草在线据《昆明日报》报道  近日,河北19岁女生李晶因乘坐K1301次列车(北京站到天津站)时闻到刺鼻烟味,将哈尔滨市铁路局告上法庭,法院已受理此案,此事引起不少人关注,该案件也被誉为“无烟诉讼第一案”。

  该事件也在云南控烟人士圈子里引起讨论,云南超轶健康咨询中心主任李晓亮表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喊了很多年,各地也不乏相关的地方性法规、条例,但控烟效果并不理想。其中的原因不少,很多遭遇二手烟污染的市民选择沉默。

  市民:火车上吸烟很常见

  不少人在坐普通列车出行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坐在座位上就能闻到很浓的刺鼻的烟味,虽然吸烟处设立在车厢的交接处,但是在列车狭小的空间里,烟味流通得很快。

  小吴是大理某高校大三的学生,父母在昆明工作,每逢节假日小吴都会到昆明看望父母。“我大多数时候都是选择坐火车的硬卧,因为火车上有吸烟区,很多人都会到吸烟区抽烟,我在火车硬卧上还是能闻到烟味,这种味道让我觉得不舒服。”对于火车上的吸烟现象,小吴深有体会。

  小吴的同学小罗也抱怨过,上个月到昆明,乘坐的是从大理到昆明的K9688次列车。“虽然火车上的卫生做得很好,但是吸烟这个问题管得真的不严,我觉得吸烟这个问题,也是卫生的一方面,所以还是希望多管管。”小罗说。

  此外,也有人认为,在普通列车上设立吸烟区是出于人性化考虑。“普通列车运行的时间比较长,烟瘾犯了怎么办?总要有一个地方去解决,如果空间都不给人提供,是不是太不人性化了?”市民徐女士说。

  控烟人士:二手烟雾中有69种致癌物

  “根据《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规定,公共场所及公共交通工具是完全禁止吸烟的。所以,车厢里的吸烟区是‘伪人性化’。”李晓亮认为。

  李晓亮表示,虽然普速列车不是全封闭,列车与外界的空气可以流通,但在行驶过程中受到内外压强差的影响,气流主要以外界空气涌入车厢为主,并不利于车内的烟味向外扩散。在这样的情况下,车厢两端吸烟区的烟雾,会迅速蔓延至车厢内部,对老人、孩子、孕妇,以及不吸烟的旅客造成侵害。二手烟暴露(被动吸烟)和吸烟一样,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烟草燃烧后产生的气体混合物称为烟草烟雾。烟草烟雾中含有7000余种化学成分,69种致癌物,这些致癌物会引起机体内关键基因发生突变,引发细胞正常生长控制机制失调,导致细胞癌变、恶性肿瘤,影响人体生殖及发育。

  李晓亮认为,普速列车全面禁烟才是真正的人性化,不吸烟的乘客可以免受“二手烟”侵害。在火车上广播“不要在车厢内吸烟”,但却在火车连接处设置吸烟区,这是互相矛盾。在公共场所考虑公共健康时,应把多数人的健康放在首位。“昆明的公交和地铁做得很好,一旦进入那个环境,市民就会自觉把烟熄灭。”李晓亮说。

  铁路局:目前以倡导控烟为主

  昆明铁路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相比高铁禁烟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普通列车运营是否禁烟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出台,因此铁路局目前能做的就是以倡导为主。

  他说,目前在普通列车上有通风条件的车厢连接处设立了吸烟区,引导吸烟乘客到指定区域吸烟。如果车厢中有孕妇、孩子以及对烟味反感的乘客,在闻到烟味时可以向列车员说明,列车员将进行沟通协商或座位调整,尽量为每位乘客提供更舒适的环境。“如果今后出台了铁路系统全面禁烟的法律法规,我们会贯彻执行。”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健云认为,根据《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第二章第十八条:“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公共场所经营者应当设置醒目的禁止吸烟警语和标志。公共场所经营者应当开展吸烟危害健康的宣传,并配备专(兼)职人员对吸烟者进行劝阻。”火车作为公共场所,理应遵从条例全面禁烟,但该列车显然并没有禁烟,这明显已经形成违规。同时,一旦乘客买了车票,乘坐列车,铁路和乘客之间就形成一种契约。既然要求禁烟,就是要给予乘客一个无烟洁净安全的环境。

  “公民懂得通过法律手段维权,是公民法治意识提升的体现,是值得鼓励和肯定的。以前很多人遭受到二手烟时,都没有当回事,李晶的案件最主要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我国普通大众权利意识的觉醒,还在于推动普通列车禁烟。”赵健云说。

  记者张晓莉报道

  背景

  无烟诉讼第一案

  今年刚刚考入大学的李晶乘坐K1301次列车时,因为想有个好的乘车环境,特意选择了有空调的软卧车厢。但是一上车,她发现列车上充满了浓浓的烟味。李晶发现,虽然乘客是在抽烟区抽的烟,但整个车厢都是烟味。

  李晶认为,在她乘坐的火车上的安全须知里,写明了“禁止在列车各部位吸烟”,但车上却又设置有吸烟区并放置了烟具(烟灰盒、烟灰缸),这种做法并不合理。

  在结束了旅程之后,李晶先后向国家铁路局运输监督管理司、北京市和天津市卫计委投诉,随后起诉到法院。李晶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市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支付原告律师代理费以及本案诉讼费,取消北京站及天津站站台、K1301次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并禁止在上述区域吸烟,同时赔偿精神损害费人民币1元,以及原告为减少烟霾所购置的口罩费用人民币19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