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控烟>正文
冯丹龙:全国政协委员的十年控烟路
2017年03月13日来源:上观新闻网作者:彭薇、洪俊杰

  烟草在线据上观新闻网报道  冯丹龙的控烟路,如同控烟条例的发展和推动,一走就是近10年。

  “未来的中国,国民拥有清洁的环境,清新的空气,安心的食物……在我的心里,健康的中国才是美丽的中国。”

  坐在我们面前的冯丹龙,穿着一身红黑相间的唐装服饰,戴着一副大框眼镜,举手投足间带些许英武之气。冯丹龙有许多身份:她是全国政协委员,也是辉瑞投资有限公司企业事业部总监。同时,她还是爱国将领冯玉祥的孙女。

  在制药企业工作数十年的经历,使得她格外关注健康问题。就在8年前,还是上海市人大代表的冯丹龙,参与了原《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立法的过程,提出了“无烟世博”的理念。2013年,她的身份转为在沪全国政协委员,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仍然就控烟问题积极建言献策。

  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分组会上,冯丹龙又说起了控烟话题。“今年的两会,对控烟也有严格要求。控烟状况一年比一年好。”她说,政协改进会风的措施中,就重申了“控烟令”。她在发言时强调,“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要成为控烟执行的‘标杆’。”

  今年3月1日起,修改后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开始施行,新条例明确了“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在她看来,作为法定规范,上海的“天花板”下实施全面禁烟,将开启新的篇章。

  冯丹龙的控烟路,如同控烟条例的发展和推动,一走就是近10年。我们的交流,就从当年她担任市人大代表参与控烟立法时说起。

从提交议案到控烟条例通过,前后不到一年光景

  上观新闻:如今看来,8年多前,原《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能够在一年内从无到有,存在一个时机的问题。

  冯丹龙:2008年底,在一次上海市人大关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讨论会议上,作为市人大代表,我提出了“无烟世博”的理念。因为之前没有一届世博会提出过“无烟世博”的理念,如果2010年上海世博会能够提出并实现“无烟世博”的理念,那将是上海对世博会的历史贡献。

   我想,这也是我们推动上海公共场所控烟立法的宝贵契机。为了让代表们更了解控烟状况与二手烟危害,2008年12月18日,上海市人大和市卫生局邀请80多位市人大代表参加“《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履约、完善控烟立法专题”讲座。22日,又邀请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姜垣老师为静安区人大代表作场控烟讲座。  

  上观新闻:让人大代表了解吸烟危害,这样便于形成共识。 

  冯丹龙:2009年1月上海“两会”召开。在人大专题讨论会时,我参加了“发挥世博效益,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小组,并第二个抢麦发言。我谈了加快控烟立法的原因与意义。由于事先做了准备,我把核心观念浓缩到三五句话中,包括“无烟世博”、“绿色世博”、“历史贡献”等内容,以后在会上只要有机会就讲。  

  1月13日,我牵头与15位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实现无烟世博,加快上海市控制公共场所吸烟立法》的议案。但是,交上去后能不能被采纳,说实话我心里也没有底。没想到,两天后好消息就传来了,因为条件成熟,《上海市控制公共场所吸烟条例》成为那一年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中的预备项目之一。

冯丹龙参加代表委员座谈会。

  上观新闻:在呼吁控烟立法的过程中,最困扰你们的是什么?  

  冯丹龙:执行难,还有是观念不能统一。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上海市控制公共场所吸烟条例》成为2009年度正式立法项目。这也是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首次通过立项论证机制,将年度立法“预备项目”转为“正式项目”的一次尝试。  

  上观新闻:我们说要开门立法,接下来是不是就应该要倾听民意?  

  冯丹龙:是的。9月10日,我和王小鹰等代表一起参加了“人大网议日”活动,我们就“公共场所控烟问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十几天后,我们又参加了在上海社科院的底楼会议厅举行的立法听证会,来自市民、烟草、执法等利益攸关方的20多位听证陈述人亮出观点,比如,电梯、网吧等场所是否该列入禁烟范围?控烟执法松一点,还是紧一点进行讨论? 

  让各方利益群体在同一平台充分表达、碰撞、博弈,我想,这也体现了在立法实践中,上海市人大越来越注重公开透明,不断完善民意收集、平衡、取舍和反馈机制。  

  上观新闻:民意不仅要听,而且还要采纳。

冯丹龙:确实是这样。我记得,在2009年10月举行的市人大常委会第14次会议上,审议了《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草案)》(修改稿)。修改稿采纳了市民和听证陈述人的意见,作了不少改动。  

  比如,市民和听证陈述人都建议将网吧、电梯划入“全面禁烟”范围,草案修改稿增加“音乐厅、公共电梯内、网吧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为禁止吸烟的场所。还有市民建议,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应当带头禁烟,因此修改稿也采纳这一建议,改为“国家机关的会议室、餐厅以及共用的工作场所等室内公共活动区域禁止吸烟。”

  上观新闻:经过数次修改,接下来就要进入表决环节。

  冯丹龙:2009年12月10日,《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在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通过了,自2010年3月1日起施行。

  立法进程推动很迅速,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从我们1月提交议案到12月控烟条例通过,前后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可见市政府和市人大的控烟决心。而作为一名上海市人大代表,在第一次担任代表期间就能参与立法也感到非常荣幸,更重要的是,控烟立法也成为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加强社会领域立法的一次有益探索。

冯丹龙在发言。

做调研,“就像‘领孩子’一样,先领回家,再把它‘养大’。”

  上观新闻:2013年,您的身份由从市人大代表转为全国政协委员。当政协委员,控烟仍然是您关注的重点问题。

  冯丹龙:几年来,公共场所禁烟无论从人们的理念,还是立法上,都有所提升和推动。但说实话,虽然有初步成效,但效果并不理想。不当代表做委员了,这个问题还得提。 

  我记得当全国政协委员后的第一年,拿出一份有关控烟的提案,让其他委员签名附议。还是有委员说,“这个问题还是不提为好”。可想而知,控烟这个问题,无论从观念还是习惯,阻力一直存在。 

  上观新闻:这仍然是个得罪人的差事。  

  冯丹龙:只要它的理念和方向是正确的,有的事情就需要不懈坚持去推动。从懂事起,“参政议政”这个词,我就时常听到。从第一届政协到现在,算上父系、母系一大家子,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十个全国政协委员了。

  在控烟问题上,我的家庭是有传承的。我的爷爷曾经烟瘾很大,但他为了训练一支有素养的军队,在西北军中发布“戒烟令”,并立下规矩:谁要是吸烟,就把烟头吃了。爷爷违反规矩,有一次也跟着受罚。我的奶奶李德全是新中国第一任卫生部长,一直倡导控烟。她的方式很温和,经常买一把糖,开会时发给大家,叫大家吃糖不要抽烟。有时还把糖果发到抽烟的外宾手里,外宾不知所以然,翻译一说,宾主哈哈一笑,无意中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冯丹龙在人民大会堂前拍照留影。

  上观新闻:这几年,时机有没有来?

  冯丹龙:有。2013年12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文,专门就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作出规定,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它也表明中央最高层把人民健康权益放在第一位的决心,影响深远。 

  当全国政协委员后,调研不受地域限制。同时,我一直在中国控烟协会任常务理事。每年,协会列出一张单子,我们就像“领孩子”一样,先领回家,自己再把它“养大”,通过调研加以完善。  

  上观新闻:去年全国两会,您的9份提案,6份与控烟有关。 

  冯丹龙:其实,我要感谢当市人大代表那五年,参与了上海控烟立法的全过程,参政议政的能力提高了。因此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时,心里更多了一些底气,促使我对控烟和健康问题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提出高质量、有建设性的意见。  

  当委员这几年,我有个深刻的感受:参政议政、民主协商的水平越来越高。建言献策,不是“拍拍脑袋”,或者简单说几句,而是要真正推动问题的解决。  

  参政议政,需要调研,提出的东西要有可操作性。如果6个提案笼统写在一起,职责不明,谁主办、谁协办说不清楚,很可能造成推诿。一个提案说明一个问题,更有的放矢,目标明确,该谁负责一目了然。

  上观新闻:所以当全国政协委员后,关于控烟问题会更细化了。

  冯丹龙:是的。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推动烟草控制涉及到许多具体的方面,提高烟税、通过立法保护人们免受二手烟危害、警示烟草危害等都是具体有效的控烟策略。

  2015年,我向全国政协提交的一份提案建议,进一步提高烟草制品税率,实行税价联动,同时提高烟草税用于戒烟服务和戒烟治疗,得到了有关方向和积极回应。当年,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调整卷烟消费税政策问题通知》,将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由5%提高至11%,并按0.005元/支加征从量税。这个政策有望降低烟草消费,同时增加政府财政收入。 

  上观新闻:很多问题的解决,不可能一步到位。

  冯丹龙:所以委员们履职,许多问题也是反复提、深入提。当全国政协委员近5年了,我发现政协委员们在参政议政、民主协商的过程中,所提的问题越来越准,切中社会脉搏;切口很小,不泛泛而谈,而是深入调研,用事实和数据说话。大家的立足点和出发点都是为了推动问题的解决。

  我认为,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更需要正向表达。要思考“我要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对方如何才能信服我的信息”,“客观当下的难点在哪里”等,这样才更利于推动事情的进展。当然,时机永远是推动问题解决的催化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