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控烟>正文
控烟要理性更要人性
2017年07月31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若晨

  烟草在线专稿  近期英国媒体《每日邮报》网站2017年7月23日发布这样一则消息报道:一所悉尼的学校允许年龄低至15岁的孩子们下课时吸烟。这所学校名叫瓦拉卡利学院,是一所政府资助的学校,在布莱克顿和费尔菲尔德都设有校区,它为年龄十五到二十二岁的学生们设有专门的吸烟场所。这里很多学生有父母吸毒或在监狱里,有的自己进过少管所,或被踢出家门。这些学生被公立学校排斥,也没有资格上澳大利亚职业技术学院的课程。

  校长卡罗琳•巴兰登允许学生吸烟是希望能让更多的孩子愿意上学。十五岁的泰勒•格雷厄姆说道,她九年级时去布莱克顿州立学校上过一个星期的课,但是由于学校的禁烟政策没再回去。“在我的学校,你可以戴着鼻环还把头发染成蓝色上学。”巴兰登女士说道,“如果你需要抽根烟,那也可以。”

  巴兰登女士是塔拉英国国教学校的前副校长和诺克斯语法学校的寄宿家庭女主人。她知道吸烟对健康带来的危害,但是她说她宁可让孩子吸烟,也不愿意他们“在街上游荡甚至被拘留”。这所学校将其数量限制为100名学生,并且给学生比常规学校更多的空间与自由。教师莫娜•洛夫蒂认为,正是这个形式使得学校拥有很低的敌对率。

  有很多学生都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所以教师们会时长拥抱孩子,而不是按照“别碰孩子”的规则对待他们。

  虽然学校的出勤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三,但是去年十年级毕业的学生们中有很多是他们家庭里第一个拿到RoSA证书(澳大利亚给十年级就需要毕业的学生的证书)的人。学校一半以上的毕业生都选择了HSC课程,进入防御,建筑,育儿等领域工作。

  看到这则报道,不禁得让人有些感动,也许是因为这个做法让人感觉到温暖,更多的是因为这体现出了包容和人性!校长允许学生吸烟是希望能让更多的孩子愿意上学,由此可见她考虑到了孩子们的心理,能站在他们的角度上为他们着想,同时权衡了“吸烟”和“上学”这两件事的利害关系,吸烟有害健康,但是是有限的,如果因为限制了吸烟这个习惯而使得那些孩子排斥上学进而在社会上游荡,无所事事甚至去做坏事扰乱社会秩序,那么就太得不偿失了。孰轻孰重大家都一目了然,而这些特殊的孩子在这种“特权”的包容下能学有所成,更是让人欣慰的事情。

  这个新闻也让我产生了联想,在控烟、禁烟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的今天,让人很是吃惊。虽然这不是发生在我国,但也应该让我们思考,禁烟不应该“一刀切”,不要只是一味的“堵”,一味的施压,让人喘不过气,也要因人而异、因地制宜。

  室内及公共场所的全面禁烟,让烟民们叫苦不迭,多年的习惯一下子被控制了,被改变了,从心理到身体都无法立刻接受,如同失去了精神寄托。他们的压力无处释放,他们的感受没人理解,难免有些人会有消极态度、抱怨的情绪。

  社会的控烟工作是不是也应该人性化一些,随处可见“禁止吸烟”的警示牌,但“吸烟区”少之又少,有关部门是不是可以多建一些室外吸烟区,在人员密集的商场、写字楼、火车站等地方,提供必要的桌椅板凳、烟缸、垃圾桶等简单的设施。让烟民们有个光明正大吸烟的地方,而不是三三两两的站在高楼大厦门口,风吹日晒、东躲西藏的抽上几口过过瘾。这应该是最容易也是最能直接让烟民感受到被尊重的举措。

  社会应该用友善的态度去拥抱他们,而不是和他们划清界限把他们排斥在外,烟民没有做错什么,毕竟在合法范围内,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吸烟是很正常的行为。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是:懂得包容,包容与己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生活方式。只要对方没有危害他人,没有危害社会。控烟需要理性,更需要考虑到人性,以人为本才能顺应民义,持之以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