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控烟>正文
“我吸完烟你们再回来吧。”
2017年07月04日来源:《新快报》

  烟草在线据《新快报》报道

有不少吸烟者主动前来咨询,希望获取有效的戒烟办法。

  今年5月31日,广州针对“世界无烟日”发布的首本控烟主题漫画指南《广州控烟365》中,土生土长的9岁漫画男孩“钟无烟”热爱环保,却与烟民爸爸的矛盾日益加重,在家开展许多哭笑不得的“戒烟大战”——

  钟无烟:爸爸戒烟吧!

  爸爸:(嘻皮笑脸)戒烟难,难于上青天!

  钟无烟:(满头黑线)

  这样的漫画对白让43岁广州志愿者谭阿姨感到既熟悉又无奈,因为长期以来,70多岁高龄的老父亲总爱用同一番对白搪塞家人的戒烟劝告。

  正因身边“烟民”顽固,广州一群街坊不约而同加入志愿者队伍,向烟民“说不”。5月27日,广州市控烟志愿服务总队及各区分队正式成立,希望通过公益倡导,为广州营造无烟城市出一份力。

  想拒绝二手烟,难!

  “我家中是有烟民的,但是现在发现,自己受二手烟影响最多的地方并不是家里,而是办公室。”每当推开办公室玻璃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常让周丽产生错觉:灰霾入侵室内。

  提及吸烟,这名家住荔湾区的白领一筹莫展。因为周丽所在单位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她是单位里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周围的男同事里,吸烟人群占了绝大多数,这也导致周丽的办公室里每天都被烟雾包围。

  “可能群体效应吧,有吸烟喜好的人聚在一起,不吸烟的人自然就成了弱势群体,以我办公室为例,不少男同事根本不把抽烟这个问题当回事儿,看到周围人都在室内抽烟,其他人也就不会跑到室外去抽了,经常顺手就在办公室点上烟了。”周丽说。

  今年世界无烟日前夕,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吞云吐雾”导致全球每年700多万人死亡,当中另外约有10万人死于二手烟暴露。周丽说,对于非烟民来说,大家都深知二手烟的危害,但向二手烟说“不”,大家都觉得很难。

  同处一个城市,越秀区的全职妈妈阿金,在端午节假期带着3岁儿子,和家人走进一老式酒楼准备吃晚饭,步进餐厅时,她也产生了和周丽一样的“错觉”——烟雾缭绕,如同雾霾。

  “广州控烟条例实施以后,医院、机场这些公共场所基本很少再看到有吸烟的了,但是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去一些饭馆。”阿金说,特别是在晚上,带孩子去吃饭,就会碰到邻桌有人抽烟。“作为大人,自己忍受二手烟就算了,但孩子们也正在遭受二手烟侵袭,就忍无可忍了。”当晚,阿金马上请服务员提醒酒楼中的吸烟者,但此人并不听从劝阻,烟蒂熄灭了一阵不久,第二根又开始点燃。阿金和儿子只好快快吃完,提早离场。

  “二手烟真的好顽固……”阿金无奈叹息。像阿金这样,周丽也担心对烟草“抗议”会失败,她选择默默忍受办公室的烟民同事。“很少主动要求对方把烟灭掉,因为外面和在家里不同,单位里都是同事,还有一些是比我年长很多的,不好意思直说,即便偶尔抗议,很多大大咧咧的男同事也只是一笑而过。”每到这时,她只好默默走到窗边,偷偷将窗口打开通风,或在呛得受不了时就出去透口气,最后,她在该单位任职了一个月,就匆匆辞职。

  对抗二手烟,烟民家属加入志愿者

  相比之下,43岁的烟民家属谭阿姨则“高调”多了,1年前她选择披上志愿者马甲,通过志愿驿站为平台倡导烟草危害:“不喜欢二手烟,就不要哑忍,要孜孜不倦地提醒、劝导,总有一句话,能听进烟民耳中去的。”

  “我爸爸是老烟枪,这么多年来总爱将家里弄得烟雾缭绕;更关键是,他丝毫不觉得自己的烟是有毒的,会影响到他人。”对于家中有多年吸烟史的老爸,谭阿姨无可奈何。有一次,家人们都建议老人家如果想吸烟,就走出家门去吸完再回来,却遭老人反驳:“不如你们走远一点,我吸完烟你们再回来吧。”

  这番让人哭笑不得的对话,谭阿姨居然在今年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前夕,由广州市控烟办、广州志愿者行动指导中心发布的一本名为《广州控烟365》的漫画书上重温。书中土生土长的9岁漫画男孩“钟无烟”热爱环保,却与烟民爸爸的矛盾日益加重,在家开展许多哭笑不得的“戒烟大战”,恰似谭阿姨家庭控烟翻版。

  “这本漫画书据说是广州官方发布的首本控烟主题漫画指南,没想到这么接地气,一下子就引起我这个烟民家属的共鸣。”

  正因家中“控烟难”,谭阿姨在今年无烟日当天,正式加入到新成立的广州控烟志愿服务总队,希望通过公益倡导,及时向年轻一代宣传香烟的危害,寄望未来的广州市民能真正享受“无烟”环境。

  “公益倡导控烟,吸烟者更易听进去”

  过往多年,广州都有不少志愿者参与城市控烟。2012年,广州市城管委等部门还组织了4万志愿者街头控烟一个月;2012年至今年的“世界无烟日”,更连续6年组织志愿者加入。

  据该队队长刘传根介绍,《广州市控制吸烟管理条例》实施以来,公共场所吸烟的现象明显有所减少,特别是城区商场、地铁、公交车等人群密集的地方。“但在餐饮公共场所吸烟的现象还是比较严重。控烟工作不能仅靠行政执法部门,还需要全社区共同参与。志愿者作为一股公益力量,在控烟知识的传播、控烟法规的宣传、控烟场所的监督等方面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于是,5月27日,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便成立了控烟志愿服务总队。”

  据了解,该服务队有300多名志愿者,而分布各区的分队,也正依托志愿驿站的平台,在志愿服务中常态化进行控烟宣传。

  控烟志愿服务队成立一个月后的6月29日下午,身穿马甲的控烟志愿者谭阿姨在广州科学城高德汇,将手上印着“吸烟危害健康”的传单,递向一名叼着香烟、穿梭于写字楼外围送餐的外卖哥。“小哥,吸烟不仅对自己身体不好,边走边吸还会影响到他人吸 二手烟 呢。”外卖哥顿时脸露尴尬,答应谭阿姨:“吸完这根就不吸了。”

  而志愿者李炎是广州市电车公司的员工,他表示,自己是不抽烟的,但常常在街上遇到边走路边抽烟的烟民,不仅对自己健康不好,也影响了其他人。于是,当天他的主要任务,是劝住边行走边吸烟的烟民可以驻足吸烟,以便减少对他人的影响。

  面对笑脸盈盈的志愿者,不少“行走的烟枪”都无法拒绝劝导而掐灭烟蒂,在该处摆摊的短短一个下午,志愿者发现,有不少人主动前来咨询,称自己是吸烟者,希望获取有效的戒烟办法。

  “相比起势单力薄的个人,街头的吸烟者似乎更容易接受志愿者的劝导。”看见大家对控烟传单态度“还算友好”的反应,让谭阿姨和同伴们颇有成就感:“希望更多形式的载体,能让控烟理念更广泛传开去,越来越多人放下香烟,我们的城市才能真正做到无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