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别开生面的家庭控烟会议
2018年12月18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思念

  烟草在线专稿  最近笔者在居住地走访中,参加了某个邻居的一次关于控烟的家庭特别会议,现在撰写成文,借《烟草在线》与大家共享,供更多的社会家庭参考,以期正确对待公场所控制吸烟工作,共同做好这项工作。

  一、该家庭成员情况简介

  户主宋大伯,65岁,农民,小学文化;妻子:王xx,62岁,农民,小学文化。

  儿子:宋x京,40岁,政府机关职员,大学本科;儿媳:周xx,39岁,个体户,高中文化。

  孙子:宋x华:19岁,大学在读(未参加)。

  二、家庭特别会议发言摘录

  宋大伯:对于公共场所控制吸烟问题,我之前一直认为吸烟是我的一项基本权利,在公共场所只要不在不吸烟的人当面吸烟未偿不可,这并不影响他们健康权呀。而当公共场有人时,我会慎重吸烟,或者偷偷吸烟,除非有执法人员在场制止。其实像我们烟民吸烟挺好的,不仅可以为我们消除疲劳,舒畅筋骨,振奋精神,而且还为国家税收做贡献,促进经济发展,岂不是大好事。而这近些年听广播、看电视、报刊宣传,到一些机关单位见到“禁止吸烟”标语牌,知道吸烟有害身心健康,在公共场所二手烟也同样有危害。儿子是国家公务员,回家也提醒我要文明吸烟,讲究吸烟文明,不要随意在公共场所吸烟。说这是现代公民的一项基本文明素养,也是国家大力倡导的,我觉得有道理,现在特别注意加强自我控制。

  王大娘:十年前,我在我家老头子的“诱惑”下开始吸烟,有人农务劳累之后吸上几口,真的好舒服,现在感觉是一种精神寄托。之前抽烟不分场所,烟瘾一发就吸。记得有一次和老头子坐车去县城儿子家,在车上我和老头子烟瘾发了,拿出烟就抽。车上其他人感到厌烦,但感怒不敢言,只是纷纷要求司机打开车窗。后来一会年青女士微笑对我们说:“大伯,大娘,这一车都跟着你俩受罪,你们能不能忍一下呢。”听了这话,我将烟扔了,老头还旁若无人吸。后来车上有许多都大声指责他,说“为老不尊”,引起众怒,老头才扔了烟。这件事也我们印象很深,心中不痛快,到儿子家老头还愤愤不平告诉儿子,儿子听后冷静劝我们,并指出在公共场所确实不应该吸烟,影响他人健康啊。经过儿子的劝说,我和老头意识到做法不妥,现在我吸烟谨慎多了,这是我们公民应该做到的。

  宋x京:关于公共场所禁控烟问题,我举双手赞成。毕竟从国际上是大势所趋,时代潮流,世界许多国家先后立法控烟。我们公民都应该支持,即使烟民也应该遵守控烟条烟约,做文明吸烟者。这是国家文明、社会文明和个人文明的重要体现,也是国民素养的展示。我偶尔也吸烟,但没有瘾。一般在工作疲惫,精神不振之时在个人办公室或家中吸,但绝不在公共场所吸,这是我应当做到的也是应该做到的。我的父母都吸烟,我会极力劝说他们不要在公共场所吸烟,适当的时候也会劝说其它吸烟的亲友也不能在公共场所吸烟,或许因为我的身份特殊因素吧,效果令人满意。

  周女士:在我们家庭除了我和我儿子不吸烟外,有三位烟民,他们每年为国家都要贡献不少“烟钱”,为推动国家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从小处看,这也是他们的爱好和权利。从大处看“存在就合理”,既然国家允许生产烟,那就应该允许消费烟,况且烟草业已经成为国家纳税大户,在扶贫攻坚、济困助学、赈灾救难、民生建设中功不可没。我曾经反对他们吸烟,但考虑长辈年老,老公也没有它如喝酒、打麻将等业余爱好,就随他们吸烟。老公烟瘾不大,自控力较好,从不在公共场吸烟,一般也不在我和儿子当面吸,我觉得可以接受。公爹公婆现在也改变了许多,这与老公的规劝分不开。我之所以没明确反对,说真的认为只要他们不在公共场吸烟,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何况我们当地一直有这种习俗:即家来客人,烟酒招待是少不了的,总不能面对亲友吸烟而板起面孔吧?我作为一个体户,为了拉陇顾客也要递烟给他们呢。

  结语:这是一次别开生面的特殊家庭会议,由于家庭中主要成员顾大局,明事理,知纪懂法守规,在对待吸烟问题方面理智理性,在对待公共场所吸烟问题方面态度明朗,坚决支持,主动参与,值得称道,也值得借鉴,共同营和谐家国,处处充满家国情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