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控烟>正文
2017年卷烟销量反弹 提税控烟“红利”被“吃空”
2018年02月06日来源:《南方都市报》作者:吴斌

    烟草在线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2015年中国曾提高烟草消费税,2015年和2016年两年的卷烟销量随之下滑,达到控制烟草消费的效果。不过,种种迹象显示,卷烟销量下降的趋势已经被扭转,2015年烟草产品提税带来的“控烟红利”已被“吃空”。国家烟草专卖局的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卷烟销量止跌反升,全年卖出4737.8万箱,较2016年增长0.8%。

  2017年卷烟销量反弹

  国家烟草专卖局官方网站数据显示,2014年的全国卷烟销量达到了近年来的顶峰,一共卖出了5099万箱,较2013年增加了105万箱。

  2015年,财政部宣布,将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由5%提高至11%,并按0.005元/支加征从量税,此次提税迎合了当前国际上普遍对烟产品课以重税的大趋势。

  就在2015年,全国卷烟销量下降。全国全年的卷烟销量达到4979万箱,比上一年度减少了120万箱。这是2000年以来全国卷烟销量首次出现下降。

  随后的2016年,全国卷烟销量又大幅下滑277.6万箱,下降到4701.4万箱,下降幅度达5.6%.

  不过,卷烟销量下降的趋势在仅仅两年之后就被烟草业扭转,通过烟草提税实现的控烟成效在2017年就已经被“吃空”,卷烟销量的数字开始逆势抬头。2017年全国卷烟销量达到4737 .8万箱,增长幅度0 .8%.

  国家烟草专卖局对今年的卷烟销量也显得信心十足。据悉,根据国家烟草专卖局的计划,2018年的卷烟销量还要继续提高,今年的卷烟销量预计可以达到4750万箱,“在实际工作中,要努力争取回归历史最高水平”,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凌成兴说。

  动态“提税”建议遇阻力

  实际上,“提税”等价格政策被认为是烟草控制最高效、最有用的办法。2006年在中国生效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提出了一揽子控烟措施,首要的便是价格和税收政策———各缔约方承认价格和税收政策是减少各阶层人群,特别是青少年烟草消费的有效和重要手段。

  价格政策对于“保护弱势群体,尤其是青少年和低收入群体尤为重要”,控烟组织认为,在提税提价的具体方式上,应该大幅提高从量税并设置卷烟最低价格,以改变当前价格及其低廉的低价烟供给现状。

  对烟草产品提税提价也是每年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向有关部门带去的建议。不过,不少这样的建议、提案却直接归口到了不断努力加大烟草消费的烟草专卖局来答复,而非财税部门或者健康管理部门。

  从建议提案的答复内容看,世界卫生组织公约中敲定的提价提税措施受到烟草专卖局的阻碍。烟草专卖局更多是从给国家增加财政收入的角度来看待提价提税政策,而非从控制公众吸烟,特别是防止青少年染上烟草的角度来看待。

  在烟草专卖局2016年给一名政协委员的答复函中,烟草专卖局几乎否定了政协委员所有的建议,包括进一步提高烟草税和烟草价格、设置卷烟最低价格标准、动态调整烟草消费税税率、提高烟草税率、逐步取消烟叶税等建议,并明确答复称,“我局认为目前不宜再提高烟草税。”

  烟草专卖局的理由之一是,从2006年《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中国生效至2015年,我国每条卷烟平均税费由21.9元增加到82.5元,零售平均价格由50.8元提高到125.7元,年均增长10.6%,高于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

  然而卷烟的价格提升说明不了问题。《中国卷烟支付能力研究:2001-2016》也显示,2001至2016年间,中国卷烟的名义加权平均零售价格提高了218%(从2001年的4.12元/包提高至2016年的13.09元/包),卷烟价格的大幅度提高却未导致中国卷烟消费量下降。事实上,这16年,中国卷烟消费量增加了40%。

  这项研究给中国的烟草税收政策制定者提出了警示:“在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的烟税政策尤其需要关注卷烟支付能力变化,而非卷烟价格变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