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烟日”的反面:3.5亿沉默的中国烟民
2018年06月04日来源:烟民在线公众号作者:张风

  烟草在线据烟民在线公众号报道  5月31日是世界无烟日,今年的宣传主题是“烟草和心脏病”。今年已经是第31个世界无烟日了,随着一年一度无烟日的开展和越来越紧密的烟草管控,其实“吸烟有害健康”已经深入人心,在很多人的心中,烟草不仅是肺癌的头号杀手,而且已成万病之源,无论说烟草能导致什么病症,都不会令人惊讶。

  虽然配合无烟日的开展,大量媒体上都在普及吸烟与心脏病的关系,但我们更多思考的还是更为实际的问题——这些科普的对象最应该是谁?哪类人群最应该了解这类知识?

  与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和热热闹闹的各种控烟宣传活动相比,你有没有发现有一类人群始终是沉默的。其实不仅仅是无烟日这一天,在长期的控烟宣传与控烟政策高压之下,这一类人群从始至终都是沉默的,或者是说,他们不得不沉默,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公开的渠道可以让他们表达心声。

  但是控烟本来不应该是本着一颗关爱之心才开展的吗?包括“无烟日”的设立本来也是本着一颗大爱之心才设立的呢,但不知何时,在中国的宣传与开展却越来越充满硝烟的味道,从而一步步将烟民逼到一个“人见人厌”的地步。

  其实,从来没有人质疑烟草对人体具有一定的危害,就算是烟草行业,也是老老实实将“吸烟与健康”标注在烟盒上,所以在“无烟日”这一天,与其老生常谈吸烟的危害,我们更应该好好聊聊如何面对烟民的不安与困惑。

  让烟民在这一天,做一个真正的主角。

  烟民现状——生存之尴尬

  恐怕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个群体陷入象今天中国烟民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作为一个烟民,找不到能抽一口烟的立足之地。

  烟民说:

  以前兄弟们见面,互相发根烟,寒暄几句,说说烦恼心事,一根烟抽完,烦心事好像也跟着烟雾散尽了,心里一阵松快。现在,各大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搞无烟办公室、无烟餐厅,甚至无烟厕所。有时候朋友聚会,兴之所至想抽几口,看到墙上禁止吸烟的标志,又觉得不好意思,就得忍着,能不能开辟哪怕一小块地方让我们抽口烟行不行?!

  烟民说:

  最难接受的,是各种道德压力。家里亲戚一见面,不管聊什么,总会提起劝我戒烟,仿佛我不戒烟,我父母就会白发人送黑发人。走在外面抽根烟,总能看到来自陌生人嫌弃的眼光,感觉我手里拿着的不是烟,而是核弹。不抽烟的时候,我感觉我还是一个普通人,一抽烟,马上就变成了人民公敌,谁都可以过来指责我危害环境,迫害他人,祸害自己,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将我绑在道德的绞刑架上处死。

  烟民说:

  我从来不在有女士和孩子的场合抽烟;从来不在电梯这样的封闭环境抽烟;从来不在加油站这类禁止明火的地方抽烟。何来迫害他人?写不出东西心情烦闷的时候,熬夜加班身体疲惫的时候,需要深度思考的时候抽一根,冒出来的烟比不上家里做一顿饭,何来危害环境?充其量我是在祸害自己,怎么就招人烦了?日子还过不过了?

  ……

  象这样烟民的心声,最多也就在一些少数论坛中存在,正规发行的媒体杂志中, 甚至是比较流行的微博微信中,都难得一见,因为控烟或者是说禁烟大行其道,控烟的声音压倒一切,这种声音是不允许存在的。如果在网络上搜“烟草”,弹出来的几乎都是“烟草=危害”一种声音,一些理性看待烟草的文章偶尔发出,随之不到第二天便被“和谐”。

  另外,受行业的特殊性影响,中国烟草行业也极少针对社会公众、媒体舆论对行业的认识误区进行回应或反驳,因为一旦回应,都会被扣上“对烟草危害性进行辩解”、“抑制控烟”的大帽子,所以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社会公众对烟草行业的认识不足、误解甚多,整个行业尚且如此,一个个烟民孤身奋战偶尔发出的一点微弱之声被淹没在无尽的信息海洋里。

  在这些公开的报道中,你认为烟民形象大都是这样的:

  而实际上,还有更多的烟民是这样的:

  很大一部分烟民是不上网的,所以更谈不上在网上维护自己的权益。即便能上网的烟民,要想发出点心声,也是困难重重,比如四川建川博物馆的馆长樊建川,不但上网,还是一个微博大V,作为一个资深烟民,他曾多次对烟民处境的尴尬在调侃中表达不满:

  还有“段郎说事”,也是一个大V,

  就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发声,微博下的留言也有很大的异议:

  而且在微博上发吸烟有关的言论也受到越来越严格的管控,以至于现在但凡在微博上提到吸烟事宜,尽量标注“吸烟有害健康”几个字,否则发出的内容很可能被“和谐”掉,比如:

  但无论樊建川还是段郎,他们其实还都不是普通的烟民,樊建川还有一个身份是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委员 ,粉丝有189万个;“段郎说事”是江西九江一位民警,粉丝136万。但即使是这样的公共名人,他们以一位烟民的身份在网上小小翼翼的说出心声也如泥牛入海,无人关注这样的需求与呐喊。

  可以说烟民群体,在沸沸腾腾的网络时代,是被整体忽视了。

  这就造成了烟民现实生活中的尴尬与无奈——“吸烟”被粗暴而毫无理由地等同于“不道德”、“不文明”。更多的是,在不吸烟人群合法权益得到普遍尊重的同时,烟民的合法权益却一再地被故意蔑视,没有人关心他们在想什么,他们需要什么,又理应得到什么。

  世界之大,社会之文明,却真的没有烟民可以体面吸烟的一个角落。你指责他们吸烟不文明,但你可否想过,他们可以在哪里文明的吸上一口烟吗?

  吸烟对不对?该不该建立吸烟区

  除了道德绑架,禁止发声,还有一件被争议的事情,是应不应该为烟民建立吸烟区。

  要讨论这个问题,应该先了解一下吸烟到底应不应该受到全社会的讨伐?吸烟到底错在了哪里?

  其实吸烟本身这个行为,本来没有对错之分,吸烟只是一个成年人对自己生活方式的选择。

  吸烟被诟病的最大原因是“二手烟”的问题,但是只要“吸烟不扰民,烟蒂不落地,烟气不污染,”只要烟民能够做到“文明吸烟”,烟民就有吸烟的自由与权利。

  但在现实生活中,烟民的这种自由与权利无处可要。

火车站,火车停车间隙抓紧时间吸烟的烟民

北京首都机场外守着垃圾桶吸烟的烟民

上海虹桥机场取消吸烟室,在外面吸烟的烟民

  许多烟民还讲过自己在火车站停车间隙吸烟的尴尬:

  你认为的吸烟区是这样的:

  但实际上在更多的场所你身边的吸烟区是这样的:

北京某医院内的吸烟区

  无论是机场、火车站还是医院,与垃圾桶为伴的日子就是烟民的日常。

  有种观点认为,为烟民设立吸烟区,占用了公共资源,这对不吸烟的民众来讲是不公平的,但莫忘了,仅2017年我国烟草业税利总额就达11145.1亿元,这其中有八成左右是烟民们贡献的,所以,烟民吸烟是纳了税的,他们也是纳税人,不应该受到社会的歧视和遭受道德绑架,他们完全有权利享受公共服务,不应该在任何场所都无处可吸。

  其实,没有一个合适的场所吸烟,也是造成一些不文明吸烟现象的根源。

  吸烟要文明 控烟是不是也要文明

  烟草自明朝传入我国以来,至今也已经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而中国加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时间是2003年11月10日,也就是说中国的控烟时间只有15年左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完全控制甚至禁绝长期形成的吸烟习惯,这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客观事实。

  我国有三亿多烟民是事实,这些烟民在短时间内戒不了烟也是事实,那么,在客观现实面前,控烟要怎么控才是积极的,合理的,文明的?

  所谓“急功近利”,“欲速则不达”,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想要切实有效的推进控烟进程,道德感化和法律约束只是辅助手段,疏堵接合才是王道。政府可以因地制宜合理设置吸烟区,如在学校、文物保护单位、医疗卫生机构等场所全面禁烟,而在机场、公园等人员密集场所可设置吸烟区等,疏堵结合监管有效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科学合理划定吸烟区域,标注明示吸烟区域和范围,积极倡导烟民使用便携式烟具等都是杜绝不文明吸烟,积极有效推进控烟进程的文明手段与措施,“罚”与“堵”甚至是道德打压基本都算得上是懒政。

  目前,全国都在创建文明城市,更以“文明城市”为理由大力控烟甚至是禁烟,可是文明是什么呢?“无烟城市”就是文明城市吗?文明城市中就不应该存在烟民群体?这肯定是不现实的。文明是什么?文明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和谐共处。尊重城市建筑、尊重大众各项权益,公民之间相互友爱,邻里之间彼此友善,这其中当然也必须包括对烟民的理解与尊重。

  对于管理者来说,以城市管理为着力点,培养市民的公德意识和文明礼仪,是非常重要的长期选项。大量国内外的研究表明,吸烟者的行为习惯与公共吸烟区等设施是否到位密切相关。在合理合规的区域范围内设置并完善公共场所吸烟区,一是使非吸烟人群避免受到被动吸烟的影响,二是使公共环境实现可持续的无烟雾排放,最终实现城市的绿色协调可持续发展。

  如果控烟只是过度限制烟民的消费行为,不给烟民提供任何消费的场所和机会,那么“物极必反”,只会带来更多的不规范、不文明消费行为的发生。

  中国有3.5亿烟民,素质参差不齐。既然做不到让烟民全部戒烟,不如从吸烟场所、吸烟方式上引导烟民“吸烟不扰民,烟蒂不落地,烟气不污染”,这就是文明的巨大进步。而且,在无烟日这个喧嚣的节日里,大量媒体一再强调我国有约3.5亿烟民,但是,你却看不到,听不到、了解不到一丝3.5亿烟民自己的声音,这即不科学也不文明。

  任何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有好的一面,就有坏的一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再强调要客观认识烟草 ,科学本身就应该以事实为出发点,分析归纳各种意见和观点,最后才考虑感情,即使是数据说话,也要从可靠的数据出发,而不是从“喜欢烟草或痛恨烟草”的感情出发,依照科学的逻辑思维,才能看清烟草的真面目,我们常说“理不辨不明”,毛主席也说“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而目前我们的报道,压倒性地痛斥烟草的危害,痛斥烟民的不文明,听不得任何稍有点质疑或是理论的声音,这本身就很不科学。

  在第31个无烟日来临的日子里,一面是各种主题的无烟日宣传活动如火如荼,一面是在满目“控”与“禁”的喧嚣声里,三亿多烟民在“道德”与“文明”的大旗之下,集体沉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