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普速列车全面禁烟是个馊主意
2018年06月28日来源:红网作者:陆玄同

  烟草在线据红网报道  近日,被誉为“无烟诉讼第一案”的大学生李华状告哈尔滨铁路事件,由北京铁路运输法院作出判决。法院要求铁路局在相关列车上拆除烟具,取消吸烟区。

  很多人对这场胜利欢呼雀跃,梦幻着普速列车全面禁烟全面铺开。自己不吸烟就要求所有人都不吸烟,太霸道了,而过分的权利诉求,其实就是耍流氓。

  一列车,就是一个移动的小世界。在这方世界里,各色的人群,必然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有文明,也会有陋习。漫长的旅途,有些人听歌看书,有些人聊天扯皮,当然也有人需要一根烟来打磨时间消弭情绪。

  状告铁路局是无理的,那车上如果有人高声喧哗,而自己有没有胆量跟其当年对峙,是否也要状告铁路要求全列禁言;如果有人带了花,而你对花过敏,有人吃泡面而你又闻不得,是否要全列禁花、禁泡面?

  况且车厢连接处本是个通风处,坐在座位上根本闻不到什么烟味(坐了那么多年普铁,还是有发言权的),相比脚臭,其他食物味道,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有些人就是矫情。若是在家中有人吸烟他可能并不在意,若是朋友聚会,或者熟人圈子里有人一起吸烟,他可能并不觉得被侵犯什么权利。唯独这火车不一样,陌生人居多,人性排他的本能可能让他作出某种防范或者权利诉求。再者在当下的舆论环境中,以个人之弱小起诉铁路之强大,本身具有话题性,也更容易博得英雄的名气。

  如果这般,那每一列通过人群的汽车,岂不是要夹紧屁股不让尾气拍出,因为我们足以用仪器测出这一瞬间,人体周围的PM2.5浓度,进而判断我们的权利是否被侵犯,而去起诉交通部门?

  维权本没有错,但是我们应该考虑具体环境。十几甚至几十个小时的火车,烟民们如何忍受得了。况且吸烟能够在相对封闭且漫长的环境里缓解情绪焦虑,如果焦躁的情绪得不到疏解,恐会引发更为恶劣的事件。

  其实哈铁局“我国有3亿吸烟者,提高服务质量应体现在对上述人群进行疏导而不是全面禁烟”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再者,如此庞大的烟民数量,全社会尚且没有行之有效的禁烟办法,而将禁烟诉求加持在一列列火车上,无疑有点强人所难。

  再看法院的理由:“吸烟是吸烟者的权利,但这种权利不是绝对的、无边界的。列车是相对封闭的公共空间,当权利发生冲突时,需考虑权利在法律价值体系中的位阶”。这就有点不讲理了,既然大家各有权利,也应当本着和谐的原则商讨解决啊,又为何作出对吸烟者不利的行为,如果所谓的法律公平是以一方的利益损害而满足另一方权利,那这算什么公平?会叫的孩子有奶吃吗?

  诸君请看,高铁作为新生事物从一开始禁烟,大家尚能接收。毕竟速度快时间短,很多烟民尚且能忍。但在重罚之下仍有人前赴后继,法非不严,罚非不重,仍不能绝,更何况普速列车可吸烟的思想观念已经根深蒂固。

  那些教唆普速列车全面禁烟的,和那些呼唤“存天理,灭人欲”的并无不同,反生理的行为不能提倡。有人说通过铁路立法来实现全面禁烟,真是幼稚。法律那么多,可罪犯消匿了吗?显然,通过强制性根本行不通,只有通过民众私下商量达成谅解,以及全民不吸烟氛围的形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