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吸烟?听听老烟民怎么说
2018年09月07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肖昀

  烟草在线专稿  从初中那会偷我爸柜子里的烟开始算,我的烟龄少说也20年了,老烟民之称当之无愧。虽说是老烟民,但烟瘾不大。一开始抽烟是因为好奇,后来是喝酒唱歌吃烧烤时候抽几根,再后来步入油腻中年的行列,喝酒唱歌吃烧烤的时间直线减少,就只剩下写东西的时候抽一抽了。

  本来说,像我这种抽烟行为相对固定的老烟民,一般抽烟也就局限在单位、家里(准确的说是楼道里),文明吸烟环境跟我关系似乎不是很紧密。但上周的一次经历,让我对文明吸烟环境有了非常深刻的感悟。

  有一天,单位组织社区服务,说白了就是到几个主要小区门口捡垃圾。我们几个中年大叔拿着单位给配备的专业捡垃圾夹子,笑着说单位多此一举,能有多少垃圾啊还大张旗鼓买夹子。当时,办公室主任意味深长的看我们一眼,说,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去了之后,小区绿化带一片欣欣向荣,除了几个不起眼的塑料包装袋,哪有什么垃圾。我们迅速捡完,就找了个阴凉的地方,打算开始聊天。这时社区服务的组织者,一个戴工作证的大姐走过来,说:“这就干完了?”“是啊,您看,垃圾都捡完了”。老刘拿着手里的垃圾袋让大姐看。我们纷纷点头附和。

  大姐一脸怀疑:“烟头也都捡了?”

  “烟头?”我们面面相觑。

  大姐说:“我就说咋这么快呢,烟头也得捡,那可是大工程!”

  烟头?没注意有烟头啊!既然大姐这么说了,就捡呗!于是我们拿着夹子开始找烟头。这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草丛里、砖缝里、树旁边……烟头的身影无处不在。特别是有的草坪里面,烟头简直比草还多。

  这时候我们才佩服办公室主任的深谋远虑,要没有夹子,我们几个中年男人的腰椎间盘非突出不可。不过,炎炎烈日,烟头小,不好夹,很多烟头还被人扔在十分刁钻的位置,不一会儿,我们哥几个就腰酸背疼了。

  一边捡着,老刘和老李就嘟囔开了,埋怨乱扔烟头的人不讲文明。我心里也十分纳闷,这些抽烟的人,不能把烟头扔到垃圾桶吗?公交站门口就有垃圾桶,小区门口也有啊!联想起自己的经历,忽然就能理解了。

  有一次在单元楼门口抽烟看手机,抽完顺手就扔旁边垃圾桶了。没想到几分钟就冒起白烟,幸亏随身带着矿泉水,倒下去浇灭了,但也惊出一身冷汗。刚抽完烟,烟头还有火,是不能直接扔垃圾桶的。如果抽完烟,身边刚好有垃圾桶,又正好有能摁灭的地方,那谁不想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把烟头扔进垃圾桶里?问题是,现在的垃圾桶,好多都没有灭烟处。那怎么办?一般的习惯是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了。但踩灭了的烟头脏兮兮的,有几个人愿意再拾起来扔进垃圾桶?

  这还是正好身边有垃圾桶的,那没有的呢?踩灭了,再拎着到处找垃圾桶?肯定不能够啊,就只好在哪踩灭扔哪了。还有很多人,连踩灭都懒得,但又怕着火,于是有两个地方最好,一是扔草坪,一般情况下比较湿润,火着不起来;二是扔下水道,空隙的宽度烟头正好轻松掉下去,不怕着火,也不像直接扔大街上那么扎眼。

  平时环卫工人扫大街,对草坪也不会特别注意,所以草坪上的烟头就特别多。至于下水道,我自己就扔过,实在惭愧的很。

  可是,扔没处扔,拿在手里也不是个事,烟头有火,不像其他垃圾,附近没地方扔,可以先装到口袋里。这就比较尴尬了。以前有一次买烟,某烟厂送了赠品,随身烟灰缸,看起来像个口香糖盒子,其实可以随身带着装烟灰烟蒂。这是个很好的设计,可惜我平时没有背包的习惯,装裤兜里有些大,再加上有时候拿出来装烟蒂,总被看见的人笑话,说我太娘了。后来也就不知道扔哪了。

  看到最近关于文明吸烟的报道,想到社区服务的经历,让我这个老烟民感到,文明吸烟环境建设的确是个好事情,可是面临的困难也非常多。一件事情的背后,总有千丝万缕的原因,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烟头乱扔,表面看起来是烟民“没素质”的表现,但深层次是烟头无处安放的尴尬;公共场合吸烟,表面看起来是烟民“没有社会公德”的表现,但深层次是想抽无处可抽的无奈。

  对于国内来说,反对吸烟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但文明吸烟环境建设却才刚刚开始。作为烟民,我深深的感觉到,吸烟本身并不是一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它是烟民的选择,体现着烟民不同的需要,可能是为了排解心情,可能是作为社交工具,也可能也仅仅是一种情怀。作为需求,吸烟不应该被妖魔化,烟民的权益也必须得到保护。

  现在,文明吸烟环境建设已经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未来,一定会在全国各地看到更多吸烟室,更多有灭烟处的垃圾桶。我在想着,是不是也能向小区申请,给我们这些被老婆从家里赶出来抽烟的“楼道烟民”,建一个社区吸烟室之类的地方。

  不要笑,也许真的实现了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