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机场关掉室内吸烟室 只剩航站楼外车道边的吸烟区可以继续使用
2019年01月11日来源:《都市快报》

  烟草在线据《都市快报》报道  2019年1月1日,澳门新控烟法生效同一天,杭州最新修订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被网友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学校、医院、体育健身馆等部分公共场所的室外区域禁止吸烟,加大向未成年人售烟等行为的处罚力度,将电子烟纳入禁烟范围……

  “最严控烟令”实施一周,不少地方就悄然发生了改变:萧山机场全面停用室内吸烟室,写字楼办公室、楼道内禁止抽烟,在公共场所禁烟区摆放烟具(烟缸)将接受行政处罚,最高罚款2万元……

  日前,记者去了萧山机场和火车东站,实地观察“最严控烟令”实施后的现场情况。

  萧山机场

  “吸烟室关了?不行不行,那我得再来一根……”

  近日下午,萧山机场。室外温度7摄氏度,室内开着空调,十分暖和。

  但T1航站楼高架层上,不少旅客下车后迟迟不进门,掏出一根烟,不徐不疾地点燃,吞云吐雾。

  自从1月1日机场航站楼关闭所有室内吸烟室,原本过了安检还能找地方“爽一把”的烟民们,只能在室外过个瘾了。

  T1航站楼在高架层上共开了5个出入口,每个出入口的室外走道上都有一个“烟头回收箱”。粗略一数,每个出入口外都有七八个正在抽烟的人。

  一位执勤人员说:“机场航站楼一直都是禁烟的,老烟民都知道,所以会在门口抽好再进去。这两天天气比较冷,室外抽烟的人虽然多了一点但不明显。”

  有些人并不知道候机厅的吸烟室已经关闭。

  一位正在抽烟的先生说:“我抽了几十年,每天一包多,楼里不准吸烟我也很理解,毕竟有些人不喜欢烟味。”他捻灭烟头,打算进门。

  “您知道机场吸烟室已经关闭的事吗?”

  “吸烟室关了?不行不行,那我得再来一根。”他马上折了回来,又补上一根烟。

  记者走了一圈发现,抽烟人主要集中在T1国内航班楼二楼高架层上,T2国际航站楼附近抽烟的人就少多了。

  机场正着手改造楼内露天吸烟室

  航站楼进出口玻璃门上贴出禁烟告示,提示烟民:楼内的吸烟室全都关闭了。

  机场相关负责人说,由于目前具体的控烟细则尚未出台,机场关闭室内吸烟室后,只剩航站楼外车道边的吸烟区可以继续使用。

  如果有人偷偷在室内抽烟,被监控或巡视的工作人员发现,就要面临50元至200元不等的罚款。

  据了解,萧山机场每日旅客吞吐量有十几万,按照我国吸烟人数28.1%的比例计算,机场每天要接待2.8万烟民,还不包括接机、送机的过路烟民。

  记者了解到,考虑到众多烟民的实际需求,萧山机场已开始着手改造楼内露天吸烟室,但具体怎么建、建在什么位置,现是未知数。

  火车东站

  “这两年很少看到

  在站里抽烟的人了”

  近日下午,杭州火车东站。记者在候车区、到达层等室内公共场合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没看到有人吸烟。

  “在火车站里吸烟的人真的蛮少的。”正在服务岗执勤的志愿者盛阿姨说,她在东站做志愿者三年多,“刚来的时候还看到一些不自觉的人在室内垃圾桶旁边抽烟,看到我们过去,就赶紧掐掉。”

  随着杭州控烟力度越来越大,盛阿姨说,这两年她很少看到在站里抽烟的人了。

  出站来到东广场。不少烟民围着半米高的烟灰桩“吞云吐雾”。

  一个寸头、拖行李箱、打扮时尚的小年轻在一众烟民中十分显眼。

  “前两天我就看到杭州控烟的新闻啦。”他一边说一边猛吸两口烟。“我14岁就开始抽烟,也是老烟枪了,现在每天基本都是半包到一包。”

  他说,因为自己做生意,经常要赶飞机和高铁。“要是到火车站赶车,实在想抽,我一般也都会到室外抽。”

  他说有一次在火车站室内实在忍不住,偷着去车站卫生间抽烟正好被保安抓住了,差一点被罚款。“挺尴尬的,从那以后我都在室外抽了。”

  开巡逻车的保安宋师傅说,他来东站一年多,只是偶尔会在到达层看到几个烟瘾大的旅客掏出打火机点烟,“被我们看到教育后就灭掉了”。

  宋师傅说,东站没有专门的室内吸烟室,但在广场等室外区域,放置了100多个烟灰桩。“还有80多个垃圾桶,抽烟的人都可以在这些固定地方抽的。”

  不过,如果在垃圾桶或烟灰桩范围外的公共场合,宋师傅看到有人抽烟,还是会打开喇叭劝阻。“毕竟即使在室外,还是有人不抽烟的。”

  彻底关掉室内吸烟室

  给吸烟者留一席之地

  你赞成哪个办法?

  杭州萧山机场“关闭室内吸烟室”在国内并不是先例。

  2011年,北京首都机场关闭室内吸烟室,成为国内首个全面禁烟的国际大型机场。

  2016年底,上海关闭了机场里的吸烟室。

  2018年5月31日,兰州中川国际机场全面关闭室内吸烟室。

  2018年8月13日,武汉天河机场T3航站楼关闭室内吸烟室。

  2018年下半年,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关停室内吸烟室……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中国控制吸烟协会肺癌防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杨杰说:“有些城市会在公共场所为吸烟人群设置吸烟室,但吸烟室并不能有效保护非吸烟者的健康。2016年在上海机场吸烟室门口、屋里测PM2.5,浓度都非常高。”

  面对“史上最严控烟令”,大多数人表示拥护,也有些人觉得,应该给抽烟者留一席之地。

  也有持反对意见的。

  网友Yuki说:“一个烟头罚款5000港币的香港,都在机场里设了吸烟室,控烟最严厉的日本、新加坡也有吸烟室,我觉得吸烟室就跟残疾人通道、盲道一样,是给特定人群开辟的,不打扰别人的存在。”

  近日在萧山机场接机的楼先生说:“可不可以有新技术来改良室内吸烟室呢?比如烟雾净化设备、防止烟雾外泄装备等,既满足了烟民的需求,也能保护大家的健康。”

  2011年北京首都机场全面关停室内吸烟室半年后,又恢复开放了部分吸烟室,但2015年6月1日,首都机场又关闭了14个室内吸烟室,新增了17个室外吸烟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