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性控烟>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脏烟灰缸”奖又双叒叕来了
2019年06月22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Tsubasa

  6月21日,中国控烟协会发布2018年度热播国产影视剧烟草镜头监测结果,电影《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获“脏烟灰缸”奖。当日,中国控烟协会还发布“致影视界的公开信”,呼吁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对于有过多烟草镜头的影视剧作品,取消其参与评优活动资格。该协会表示,影视作品中吸烟镜头严重削弱了人对烟草危害的认知,吸烟影视镜头对青少年尝试吸烟有非常重要的诱导作用。(中国新闻网)

《邪不压正》片段截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控烟协会每年都会评比“脏烟灰缸奖”。此前,《我不是潘金莲》《老炮儿》《让子弹飞》等热播电影都曾获颁该奖项。年度“脏烟灰缸奖”这件事,在笔者看来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无奈。且不说笔者所想,咱们来看看大众舆论的反应——

  中国新闻网官方微博在21日15时56分发起投票:“你是否赞成影视剧烟草镜头过多禁止参评奖项?”截至笔者写作时间(6月22日22时整),“不赞成,不能以偏概全”为得票最多选项,共20.8万票,约占总票数的75.1%。

  然后,来看看微博关于这消息的反应——

以上图片来源于微博截图

  如此说来,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因为大多数人对此做法持否定的态度。光是评比这个奖意义何在?难道就是为了贬低影视剧中过多的“吸烟镜头”,就是为了说明这种行为的“危害性”并且投诉它引起了不良的“诱导作用”?

  在笔者来看,每年的“脏烟灰缸奖”都很滑稽,毕竟,这种做法对于控烟来说不光治标不治本,还一点实质意义也没有。

  “近几年,电影、电视剧中的吸烟镜头已经有所减少。”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原巡视员廖文科表示,但站在“健康中国”建设的高度,吸烟镜头减少的幅度还远远不够。希望国家影视主管部门加大监管力度,确保此前发布的相关规定落到实处。

  2011年发布的《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严格控制电影、电视剧中吸烟镜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电影和电视剧中不得出现烟草的品牌标识和相关内容;严格控制与烟草相关的情节和镜头;对于有较多吸烟镜头的电影、电视剧,将不纳入国家影视主管部门举办的电影、电视剧评优活动。

  其实,上述《通知》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的嫌疑呢?就因为有关部门从来没有去做应该为之的事——影视剧分级,就要严格限制影视剧里与烟草相关的情节和镜头,并把这些内容作为这些影视的“问题点”而不能进行国家影视主管部门举办的评估活动,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影视剧中如果连与烟草有关的情节和镜头都要处置,因为这些既然这被认定为是“负面”的内容,那么,影视剧中与谋权、宫斗、罪犯,暴力等有关的负面内容是不是更要禁止?一支小小的烟就能“严重削弱了人对烟草危害的认知,吸烟影视镜头对青少年尝试吸烟有非常重要的诱导作用”的话,那么,谋权、宫斗、罪犯,暴力这些负面情节难道不会引起更大的问题和更深的影响?如果没有这些镜头,是不是社会也能更和谐,人与人之间相处也能少一些负面,多一些正面?这样显然是不可能的。

  影视剧作为艺术的表现,呈现给人们的是一种艺术形态。人们都有自己的“三观”,不会因为一部影视剧而受较大或较多的影响。

  在国内,不光很多影视剧,还有很多游戏和动漫也并不是“全龄段”的。在分级制度健全的国外,很多影视剧都要标明分级并配有“父母陪同”字样等。

  我们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在于让人们知道烟草危害进而达到控烟成效,而不是用让烟草消失在影视剧中,以求达到良好的控烟效果。国内影视剧作品良莠不齐,但是也不能用一个“脏烟灰缸”奖就把一些优秀的影视剧作品进行“一刀切”,让它彻底失去评优资格。这样一来,众多优秀的影视剧作品便在一线牺牲了,后补上来的作品未必是好作品。

  控烟不能从减少烟草镜头做起,而应当从基本做起。城市控烟做得好与坏,与影视剧中的一支烟,没有太大关系。

  在文化产业繁华发展的今天,我们不应避重就轻,抓着一支烟去喋喋不休。如果我们能有健全的分级制度,那么,“脏烟灰缸奖”就没有它存在的价值。一个“吸烟镜头”并非有问题,可是却一直被诟病。

  控烟,更重要的是从源头抓起,从基本抓起,从本质抓起。控烟不能抓着影视作品不放,而应该用理性的眼光审视控烟,控烟之路才可以越走越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