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性控烟>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疫情下的烟民生存环境更加“艰难”(下)
2020年04月16日来源:微薰公众号

  艰难的烟民背后——被漠视的烟民权利

  疫情期间,烟民的艰难处境再次提醒我们应该重视的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也都是老生长谈。

  一是烟民无处吸烟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长期得不到重视和解决,就会造成两个隐患,一是引发本来不必要的社会纠纷;二是物极必反,无处可吸会变成处处皆可吸。

  关于物极必反,打个比方——商场禁烟了,楼道里全是烟头;医院禁烟了,花坛边围一圈人;公园禁烟了,厕所成了吸烟室。有的饭店虽然贴着禁烟标志,但根本没人理会,服务员不阻止,顾客也不会举报,有个记者采访饭店,服务员说,有的顾客劝人家灭烟,人家直接撩下饭走了,到最后就没人劝了,生意都没法做下去。到头来,还是人来人往,烟雾缭绕。

  关于吸烟引发的社会纠纷,这两年是越发常见了。过于“激进”的控烟行动硬生生将吸烟者的自由和非吸烟者的权利切开,甚至将两个利益群体处于完全对立的状态是非常错误的。难道非吸烟者的权利真的要依靠压制吸烟者的自由才能保全吗?吸烟是烟民的自由,不被二手烟侵害是普通人的权利,烟民在吸烟的时候不能侵犯别人的生命健康权是一种义务,但在我看来,烟民和非吸烟者的利益并不完全矛盾,有时甚至可以兼顾,人为引导与建立合规的吸烟区都是可行的方式。

  第二个问题就是烟民权利。烟民有没有吸烟的权利?应该不应该得到保障?

  归跟结底,一切问题的背后其实都是这一个大问题——烟民权利问题。

  吸烟虽然是一种自由,但作为一种自由,首先应该不去妨碍他人的权利。在公共场合吸烟,就是损害他人生命健康权的行为,所以公共场合禁烟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这是无可非议的。但在“法无禁止即自由”的语境下,只要“不侵害他人”吸烟者就应该有吸烟的自由,倘若借“公共利益”之名用公权力对这种自由随意干扰就不合适了。因为,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体现,不是对大多数的服从,而是对少数人权利的维护。

  从烟民马路边吸烟受到驱赶这件事儿上,我们看到了控烟行动的有力,但也看到了烟民不被尊重,甚至是被歧视的无奈。

  倡导禁烟和健康生活是社会思想的进步,但并不意味着将烟民边缘化、一刀切,烟民们也需要尊重和引导。从控烟、禁烟到无烟城市,我们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疫情下的烟民生存环境更加“艰难”(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