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性控烟>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疫情下的烟民群体变化观察
2020年04月20日来源:微薰公众号

  电影《流浪地球》里有这样一句台词:

  “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现实似乎比电影更加魔幻,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以我们始料未及的速度,彻底搅翻了2020年的开局。按照常理,放假在家又赶上年关,全国应该是张灯结彩、举国欢庆的景象,可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状病毒打乱了所有生活常态,并且蔓延到世界各地。

  这次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常态,全国数亿人被封闭在家,见证了线下商业的休克,线上娱乐方式和工作方式的转变以及生鲜电商的供不应求。

  在各行各业不管是生产者还是消费者都受到冲击的突变情况下,烟民这一特殊群体自然也不例外,不管是在消费习惯还是消费心态上都发生了不少变化。

烟民与多维度环境影响

  一直以来,烟民并不是一个口碑比较好的群体,受制于香烟这个消费品的特殊属性,以及“吸烟有害健康”理念的深入人心,烟民可以说是人人喊打,在舆论上先天就是弱势。

  明明香烟是合法的商品,烟民选择吸烟也是自己的正当权利,烟草行业也为国家财政贡献了巨大的税利,但是在舆论场上这三方都是有理也不便说出口。根本原因在于一方面是快速铺开的禁烟条例与国民日益重视度,另一方面却是跟不上节奏的吸烟环境建设,此消彼长,一方声音越来越大,另一方声音自然越来越小。

  人是环境的产物,社会环境不仅包括物质环境,也包括制度环境、文化环境、舆论环境。在物质环境方面,由于市民的生活习惯以及其他种种原因,烟草行业没有来得及重视消费者包括室内外吸烟室、吸烟点等消费环境的建设。另一方面,伴随着世界控烟浪潮的扩大和控烟立法直接改变了卷烟消费的制度环境,也对文化环境产生了潜移默化的深刻影响。

  从2006年《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正式在中国生效,以《公约》签订为发端,中国控烟环境日趋严峻。再到2015年新《广告法》也开始实施,禁止“在大众传播媒介或公共场所发布烟草广告,禁止烟草制品生产者或者销售者在发布的迁址、更名、招聘等启事中“含有烟草制品名称、商标、包装、装潢以及类似内容”。这些政策法令的推出,对于烟草行业的管制可谓是空前严厉,对卷烟消费的影响日渐凸显。

  国家政策方面,2016年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明确要求,“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2019年由国务院出台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中明确提出“烟草严重危害人民健康”。

  制度环境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同时对文化环境产生的影响也是深远的。随着人们对“吸烟有害健康”这一共识的接受和认可、对自身健康的重视,传统的敬烟习俗也被认为是老旧的、落伍的,人们对吸烟的态度变得更加谨慎。

  受到多维度环境与控烟措施的影响,2019年底,世卫组织(WHO)的最新报告显示,全球男性烟草消费者的数量正出现有史以来首次下降,预计未来几年将持续下降。这可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转折点。

疫情下的烟民群体变化

  中国是世界范围内吸烟人口最多的国家,近年来,中国的控烟浪潮声也越来越大,控烟举措也日趋严格,机场、火车站等人流量大的公共场所相继取消吸烟室,无烟城市陆续推进……烟民的生存空间日益逼仄。

  然而,对烟民来说,这些控烟措施都是外部的、被动的影响,此次疫情对烟民心态的影响却是主动的,而且对烟民的消费行为和消费习惯带来的影响只会更加深刻。

  在心态上,此次新冠疫情属于“肺炎”,使得烟民群体天然地联想到吸烟对肺的损害,加上疫情期间媒体、专家对吸烟危害的广泛报道,进一步加深了烟民们出于对健康的担忧而控烟或戒烟的意愿。

  同时,由于封城和出入受限制,烟民在消费行为和消费习惯上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根据某项针对烟民的网络调查显示,近一半的烟民因为小区封闭购烟受到影响,将近四成的烟民常去的烟店在疫情期间没有营业,将近三成的烟民遇到过断货情况。这也导致大部分烟民们选择一次性多囤一些香烟在家。香烟的另一个功能是社交属性,烟民们见面互相递一支烟是很常见的场景,但是在疫情的影响下,人与人之间自觉地拉开了距离,超过一半的烟民在疫情期间不再互相递烟。

  在疫情封闭期间,由于买烟不方便、担心家人健康、个人卫生等诸多方面,已经有不少烟民在客观上实现了戒烟,或者准备疫情结束后少抽一点、抽危害小一点的烟,我们去微博上搜一下烟民言论就能发现不少这种转变。

(微博网友)

(微博网友)

(微博网友)

  除了准备戒烟或者少抽一点烟之外,还有一部分烟民与这种态度持相反看法,突发的疫情让他们更加重视现在、重视当下的选择,所以想开了,准备疫情结束后想抽就抽,对自己不限量,或者是准备抽更好的烟。

  结语 

  吸烟有害健康,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作为成年人合法的嗜好,没有人有权利禁止,吸烟者也不应该受到歧视。伏尔泰曾经说过一句名言——:“我不同意你吸烟,但我捍卫你吸烟的权利。”在这次疫情影响下,烟民群体的心态也出现了一些变化:有人戒烟、有人想抽好烟、有人想少抽烟、有人想开了对自己不限量……

  事实上,中国的吸烟人群超过3亿,不仅仅意味着一个极其庞大的数据,也蕴含着复杂的人群结构和心态。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抽的不是烟,而是焦虑。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是应该彼此接纳,相融共生的,也希望社会能给烟民群体更多关注与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