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性控烟>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疫情下烟民的道德困境与权利枷锁
2020年05月29日来源:微薰公众号作者:蓬冉

  随着各地有序推进复工复产,写字楼、餐馆内和室外聚集吸烟现象也呈上升趋势。4月8日,北京市海淀区卫生健康监督所发布疫情期间控烟文明行动倡议书,建议个人不在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等禁烟场所吸烟。除了倡议不在公共场所、禁烟场所吸烟之外,还有这样一种舆论:控烟人士希望以抗疫为契机加快推进控烟戒烟,提出控烟戒烟也应该纳入防控疫情的“组合拳”中。

  这次世界范围内持续的疫情不仅给方方面面带来了严重的打击,而且也给烟民带上了枷锁,疫情期间,烟民的处境十分艰难,不仅无处吸烟,而且在心态层面也面临着沉重的道德困境。此次新冠疫情属于“肺炎”,使得烟民群体天然地联想到吸烟对肺的损害,加上疫情期间媒体、专家对吸烟危害的广泛报道,进一步加深了烟民们出于对健康的担忧而产生的控烟或者戒烟意愿。但是烟草是嗜好消费品,即使有戒烟的想法,也不是马上就能说戒就戒的,烟瘾上来时或者心情焦虑时吸还是不吸?这是一个难题。

  01

  疫情下吸烟面临的道德困境

  尽管现在疫情已经逐步平稳,各地也有序开始复工复产,但是我们会发现控烟的声量越来越大,在吸烟有害健康这个大前提下,以抗疫作为契机推动戒烟的声音越来越多。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著名控烟专家王克安透露,“国内外最新研究显示,此次新冠肺炎患者中,吸烟男性患者重症比例明显高于非吸烟男性患者”。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表示,人们最好戒烟戒酒来抵御新冠病毒。

  然而学界也有人发出了不同的声音,2020年4月22日,法国《世界报》发表了记者帕斯卡娜?桑蒂的调查文章《冠状病毒:在患有Covid-19的人中,吸烟者的比例很低》(Coronavirus : la proportion de fumeurs parmi les personnes atteintes du Covid-19 est faible)。皮蒂埃-萨尔佩特里埃医院(la Pitié-Salpêtrière, AP-HP)的一个研究小组的研究表明,吸烟者受Covid-19感染病人的比率约为5%。当然这些研究还需要进一步严格的评估,而且关于烟草与新冠病毒严重性之间的关联问题,也无法断定目前每天吸烟是否有影响,对于医生来说,烟草仍然是主要的健康风险。

  这篇调查文章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很大反响和讨论,对于文章里的研究结果赞成也有反对也有,国内也有学者把这篇文章进行了翻译和解读,并发表在网络平台。然而,尽管作者(译者)想用科学的态度来客观讨论吸烟与疫情的关联,但是网友们对于这个话题要么是抖机灵式的玩梗,要么是一边倒的抨击,很难看到理性回答,似乎烟草就是原罪,用理性的态度来分析烟草就是别有用心。

  我们随意摘选几条网友回复:

  “常年吸烟的才管用,现在吸来不及。肺泡内无法形成焦油保护膜。就像锅底灰一样,要经年累月的积累起来。”

  “我默默点上一根烟,刚刚缓解的心脑疾病又复发了。”

  “新冠来了吓的我赶紧点上一根烟,压压惊。”

  ……

  网友对文章的解读和评论只是一个缩影,背后显示了普通大众对烟草的固化态度。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人们更加重视健康,而且新冠疫情属于“肺炎”,使得烟民群体和非烟民群体天然地联想到吸烟对肺的损害,再加上疫情期间媒体、专家对吸烟危害的广泛报道,以抗疫为契机来推动戒烟这个话题十分引人注目。反之,站在客观的角度来理性探讨疫情与吸烟的关系却十分不容易,这种状况让烟民群体陷入了极大的道德困境,烟民想吸烟,但是在疫情背景下放大了吸烟的不道德感。

  02

  烟民身上日益沉重的权利枷锁

  吸?还是不吸?这是个问题。

  归根到底还是烟民权利的探讨。烟民有没有吸烟的权利?当然有。但是权利的对立面是义务,烟民有义务不去妨碍他人的权利。在公共场合吸烟,就是损害他人生命健康权的行为,所以公共场合禁烟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这是无可非议的。

  香烟作为一种嗜好消费品,在做到了“不侵害他人”的义务之下,吸烟者当然有吸烟的自由和权利。然而随着社会发展,人民文化素质和健康观念逐步提高,烟民活动的范围日益缩小,不管是机场吸烟室还是火车站吸烟室都逐渐关闭。疫情之下,烟民的活动范围更小,楼道不行,小区里也不行,马路边上也被驱赶。可以说,烟民基本上是无处可吸了,不仅无处吸烟,而且也缺乏发声渠道,长久以来烟民这个群体都缺乏关注与关怀。国内烟民的发声渠道之少、控烟环境的日益逼仄,与国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烟民吸烟的权利也戴上了沉重的枷锁。

  以我们邻国日本为例,同样是法国记者这篇《冠状病毒:在患有Covid-19的人中,吸烟者的比例很低》文章,尽管同样有不少读者对文章结论存疑,但是针对疫情与吸烟的关系却能理性讨论,随便摘选两个网友评论:

  “我从事丧葬工作,见过因为肺癌而去世的人。

  不是烟民而且过去没有吸烟行为,但是却身患肺癌而去世的人非常多。

  不是烟民却患有肺癌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认为不仅因为吸烟、因为肺癌而去世的人数也非常多。所以请大家不要认为自己不吸烟就没关系。

  最后提出我的疑问,因为新冠疫情而趋势的人都是吸烟者吗?”

  “这个社会虽然是强制禁烟,但是却不强制禁酒。这种如同是“社会正义”一样的强制禁烟未免有点太过了。

  不想吸烟是人的权利,想吸烟也是人的权利。

  我见过因为酗酒造成的人生破灭,但是我却从没见过因为吸烟造成的人生败落。因此,当今社会把仅仅只是吸烟就作为社会恶的一面,这种有害论罪的倾向让我感到十分不适。

  我们的目的应该不是禁烟,而是防止被动吸烟(吸二手烟)!现在完全是迷失了目标。”

  事实上,任何事情都是矛盾复杂的,控烟也并不是一道1+1=2的简单的算术题,在这个过程中,有多方角色和多元价值在角力:政府部门、烟草企业、烟民、非烟民、控烟人士……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合理诉求,同样,烟民也有自己的诉求。

  对于不吸烟的普通民众而言,他们担心的点无外乎烟民在吸烟过程中产生的烟雾有可能影响周围人群的身体健康、在公共环境吸烟会产生一定的危害和负面影响,他们的主要的诉求是获得一个干净无污染的工作生活环境。

  而站在烟民的角度上去思考,不受打扰且整洁舒适的吸烟环境乃至场所才是其真正需求点所在。但是在日益严苛的控烟环境下,烟民不仅缺少正常的吸烟环境,更不用谈及舒适度等高阶需求,不受尊重已成为吸烟者面临的常态。

  长期以来,对于控烟,一方面有关部门一味喊打喊杀,以至于把“控”演变成了“禁”,人们谈烟色变,防烟甚于防虎。另一方面,烟民们因为没有立足之地,满腹牢骚,不文明吸烟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甚至演变成公共事件举国关注。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能在吸烟和控烟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