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控烟 执法与服务都不可少
2016年12月14日来源:《新民晚报》作者:朱昌俊

  烟草在线据《新民晚报》报道  北京市控烟法规自2015年6月开始实施,近日北京市卫计委公布了控烟法规实施以来的成果。近一年半来,北京市卫生监督部门共出动卫生监督人员256498人次,检查单位127754户次。责改单位10613户,处罚单位663户,罚款1836000元;责改个人数2480人,处罚2719人,罚款142500元,执法人员劝阻吸烟人数5321人。

  北京市控烟,无论是动员的监督执法力量,还是对控烟不力与违法吸烟的处罚力度,都不可谓小。从效果看,北京控烟一周年时公布的数据显示,被检查单位的总体合格率从初期的77%上升到93%,也算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上海的控烟条例于上月修改通过,将于2017年3月开始实施。北京在前期已经取得的经验,可资借鉴。一是,执法监督的力量配置要足。一年多时间内北京共出动卫生监督人员25万多人次,还不包括其他的志愿者队伍。上海有必要加强执法监督队伍的配备,并提前发展志愿者队伍,降低执法成本。二是,执法监督要较真。从单位到个人,检查的频次与处罚的力度都应有保障。

  此外,就北京的控烟效果反馈来看,对重点区域的重点防控尤为必要。无论是北京还是上海的控烟法规,都注明了政府机关要带头执行,这就要求执法上要“一视同仁”、敢碰硬,不留盲区。北京就曾对一些市属及部分中央在京的医疗机构进行责令整改,并在媒体曝光。在室内禁烟方面,北京问题最多的是网吧和KTV,这对上海无疑也是提醒。

  除了北京的经验,作为世界范围内控烟成果最显著的国家,新加坡的成功做法也值得效仿。新加坡对于公共文明秩序的维护,素来以高额罚款闻名,比如个人在禁烟区吸烟,该国的最高处罚额度为1000新元,折合人民币5000元。另外,新加坡对于“控烟”社会氛围塑造的无微不至,或更值得学习。

  比如,在禁烟标识的张贴方面,新加坡并不止于我们常见的“严禁吸烟”字样,更包含了具体的处罚额度;又如,在控烟宣传上,针对便利店购烟者较多的现实,新加坡管理部门与便利店合作,印制教育宣传单派发给烟客,以实现精准的控烟宣传与教育;再者,考虑到吸烟者喜欢在垃圾桶边吸烟的习惯,对一些公共场所特定区域的垃圾桶摆放位置作出调整,以此降低公共场所对吸烟的“诱导”。总体而言,新加坡走的是一条“重典”加精准服务的控烟之路。 

  全面控烟,已是大势所趋,并已被立法确定,现在重点是执行的问题。北京和新加坡的例子证明,控烟或并没有那么难,关键是要成功在社会上营造全面控烟的氛围。当无论是控烟执法还是公共服务,都能让吸烟者感受到“压力”,就自然可以增进社会对控烟的自觉认同与响应。期待上海的全面控烟,能够在汲取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探索出有效之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