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上抽游烟这事 是不是该有个“紧箍咒”了?
2016年12月22日来源:杭州日报

  烟草在线据《杭州日报》报道

  都说西湖是“晴湖不如雨湖”,烟雨西湖更具迷人魅力。

  北宋词人柳永在他的《望海潮》中写道:“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

  浙江杭州还有一个著名景点,叫作“九溪烟树”。

  不过,需要说清楚的是,上面这些“烟”,绝对不会是香烟——抛开健康问题,香烟已经影响到了杭州的门面问题。

资料图

  近日,杭州本地某论坛上一个关于“父女徒步捡烟头”的帖子引发大量网友关注。发帖人表示,他和女儿从嘉禾里出发,沿延安南路—红门局—定安路—华光路—高银街这条线路,最后到达吴山广场正门,全程1公里左右,走了近1小时,父女俩在人行道、花坛、草丛中共捡出烟头1500多个。

  帖子发出后,网友们纷纷为父女俩的公益行为点赞,同时也谴责乱丢烟头的烟民,觉得这种不文明的行为应该受到约束和处罚。

  那么,这1500多个烟头还反映出哪些问题呢?记者联系了发帖人。

  烟头多为抽游烟者留下

  发帖人叫张能庆,是一位公益人士,此前,他因多年坚持公益理发和发起公益活动被本地媒体报道过。

  张能庆说,捡烟头这件事,他和公益组织其实已经坚持做了3个多月。上周末,他带着12岁的女儿,拿着钳子和垃圾袋,从嘉禾里出发,一路走一路捡烟头。等父女俩走到吴山广场正门,将所有烟头倒出来数了数,居然有1500多个。

  张能庆回忆,烟头分布最多的是在人行道上,而花坛、草丛中的烟头也不少,与之相对的是,垃圾桶上专门回收烟头的设施里却只有几个烟头被零散丢弃着。

  根据这些分布特征,不难推断,烟头的丢弃者大多是边走路边抽烟,也就是抽游烟,走着走着正好烟抽完了,便随手将烟头丢弃。而路口花坛中的烟头,很可能是打车者候车时留下的。

  在一个普通的路口,张能庆父女清理出近百个烟头,而在大树下的草丛中,捡出50来个烟头也不算稀奇。

  “我参加过一次公益活动,总共150人,在西湖边捡出了15000多个烟头。”张能庆说,“城市的角角落落,藏着很多不起眼的小垃圾,我们希望能帮助环卫工人分担一些压力。”

  乱丢烟头者条件不错,素质堪忧

  张能庆带着捡到的烟头找懂行的人进行了价格区分,然后得出了这些烟头的价格分布:50元及以上的烟占10%,20元—49元的烟占50%,10元—19元的烟占25%,10元以下的烟占10%,无法识别的烟占5%。

  “一般抽20元以上烟的人,生活条件都不会太差吧。”张能庆说,恰恰是这部分条件不错的烟民,丢在地上的烟头占了所有烟头的六成,“这是一个习惯问题。可能很多人抽完烟,发现身边没有垃圾桶,就随手往地上一扔,久而久之,养成了随手扔烟头的坏习惯。”

  张能庆说,他和公益组织一直想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方式提醒烟民关注乱扔烟头的问题,最终让更多烟民改变之前的不文明行为,“希望我们今后在路上捡到的烟头越来越少。”

  抽游烟是不是 该有“紧箍咒”了?

  除了坚持公益行为,张能庆对于减少路面烟头也有自己的想法。

  “能不能像部分国家那样,在街道上也专门设置隔离的吸烟区?”张能庆觉得,在人堆里抽烟,对非烟民来说很不公平,“退一步讲,设置吸烟区,起码能有专门的地方把烟头集中回收起来。”

  根据2010年3月1日起实施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街道并不属于禁止吸烟和控制吸烟的场所,公园、广场等公共场所也仅在举行集会等重大活动时禁止吸烟。因此,就目前来看,在街道上抽游烟的人并没有违反条例。

  不过,不少在张能庆帖子下回复的网友认为,现行的控烟条例似乎太宽松了,边走路边抽烟、边骑车边抽烟的还大有人在,抽游烟既影响他人健康,又破坏环境卫生,对城市文明形象也造成负面影响,是不是也该管管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