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文明的另一条斑马线
2017年02月17日来源:《杭州日报》

  烟草在线据《杭州日报》报道  说到浙江省杭州市的斑马线前让行,全国人民都会点赞,作为美丽的风景文化名城,杭州的控烟修法能否借鉴这一举措呢?

  出门在外,经常见到不少“瘾君子”,无视公共场所的控烟规定,不在乎不吸烟者的公民权益,更不听周围人的劝阻,点燃一支卷烟自我陶醉。这种行为,将众多不吸烟者置入被动吸烟的境地。

  控烟应参照立法严格的城市

  2010年3月1日《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实施以来,杭州控烟执法已进入第7个年头。通过杭州市卫生监督部门的广泛宣传和严格执法,全市人群的吸烟率呈逐年下降趋势。杭城的控烟工作得到了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国家控烟办等部门的高度认可。

  一位同事说,她在杭州待惯了,每年过年回老家聚餐时,室内和公共场所到处弥漫着烟草烟雾,这让她很不适应。

  还有一位友人,由于工作需要经常往返北京和杭州两地。他发现,北京的控烟立法比杭州严格许多,在餐馆就餐,几乎看不到吸烟人群。但一回到杭州,总能发现有人在餐馆吸烟。两位友人的见闻说明,与没有控烟立法的城市相比,杭州已经走在前面,但与立法严格的城市比,还存在诸多不足。

  杭州市拱墅区卫生监督所曾做过一个针对吸烟污染指数的调查。工作人员在对网吧空气质量监测的过程中发现,16家网吧内正有人吸烟,监测发现这些网吧的室内PM2.5数值的平均值,是室外平均值的5.6倍,最高的竟达16.5倍。KTV的情况也很严重,在有人吸烟的包厢里,PM2.5的平均值是室外的3.6倍,最高的达到6.3倍。这些由香烟产生的PM2.5,还会附着在窗帘、沙发等处,在密闭的环境里久久不能散去。

  “海丽娜试验”揭示无烟前后惊人对比

  许多人不知道,香烟是一种错误的译法。英文单词“cigarette”,原意里没有一丝一毫“香”的含义。大支卷烟的英文是“cigar”,后缀“ette”,用来表示小支卷烟。最早翻译成香烟要追溯至20世纪初,国外烟草公司初进中国的时候,将它翻成了“香烟”,那时,全世界对于烟草的危害都没有足够认识。

  天然的烟草是没有任何香味的,燃烧后只有辛辣味,所有的香味,都是由于后天添加了香精和香料。烟草加香技术,就像鸡尾酒调制一样,是各个品牌卷烟之间区分的重要标志,就像厨师炒菜调味一样,这种技术是烟草业的核心工艺之一。

  “戒烟限酒”,这句话许多人耳熟能详,相对于酒,烟草百害而无一利。

  国际防痨和肺部疾病联合会控烟媒体官员王芳说,美国蒙大拿州首府海丽娜市,曾做过一个禁烟前后医疗情况变化的试验,名叫“海丽娜试验”。

  2002年,海丽娜市通过了公共场所全面无烟法令,随后的半年内,急性心肌梗死入院的人数就下降了40%以上。遗憾的是,半年之后,势力强大的烟草业发起诉讼,法院又撤销了无烟法令,于是海丽娜市的心肌梗死入院人数又开始反弹。由于之前海丽娜市的心梗病人数字已足够震动民众,蒙大拿州最终在2005年通过了餐馆无烟法令,直至2009年,蒙大拿州的所有酒吧和非原住民区域的赌场,都实现了全面无烟。

  控烟工作要念念“紧箍咒”

  全面无烟任重道远,杭州的控烟工作也该念“紧箍咒”了。

  每个人都有选择吸烟的自由,别人无法干涉,享受吸烟的愉悦,必然冒着疾病的风险。但吸烟者也应该懂得,这种冒险的行为,不应该干涉他人不吸烟的自由。对于自由的尊重是双向的,这是起码的文明准则。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也能做到尊重他人、文明吸烟?

  没有人限制你抽烟的权力,但需要吸烟者懂得,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在公共场所抽烟。室内禁烟已经是国际化大都市的标配,亚运会开幕在即,杭州在向国际化迈进的路上,不能被烟草拖了后腿。否则无论我们的场馆建设得多好,那些随处可见的吸烟者和烟雾,都将白费控烟的一切努力。

  相关控烟专家倡导,停止二手烟,推动百分百无烟立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