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农业>正文
河南驻马店3烟农种数千公斤烟叶无人收购
2016年12月01日来源:《天中晚报》作者:康国富

  烟草在线据《天中晚报》报道  本以为种植烟叶能脱贫致富,不料竟遇到不靠谱的烟叶收购站站长。如今,面对囤积在家中的几千公斤已经烤好的烟叶,河南驻马店上蔡、汝南县的3户烟农欲哭无泪——

  谁让他们贫上加贫?

李爱国拿着烤好的烟叶说,“这烟叶质量差吗?”

在高新开家的厨房里,堆着准备烧锅的烟叶。

  11月初的一天,3名来自上蔡县、汝南县的农民揣着一大把烟叶找到记者,希望记者能帮帮他们。

  “你看看我们种的这些烟叶,叶片这么大,颜色这么正,品质这么好,可现在要烂在家里了。”上蔡县杨屯乡杨寺位村的高新开眼中噙着泪水,拿着自己烤的烟叶说,同村农民种的烟叶都被烟叶收购站收购了,唯独他们家的烟叶没有人收购。

  与高新开一同来到报社的李爱国、李国立表示,他们是被遂平县槐树乡烟叶收购站的一个名叫魏道中(音)的站长坑了。

  高新开说,2014年,经人介绍,他和遂平县烟草公司槐树乡烟叶收购站协议种植烟叶,当时双方以口头协议的形式确定了2015年的烟叶种植面积。当年,烟叶收成不错,对方也很好地履行了协议,收购了全部烟叶。2015年底,槐树乡烟叶收购站再次以口头协议的形式,与高新开确定了次年的烟叶种植面积。

  “同村的李爱国和汝南县留盆镇田庄村的李国立是我的朋友,也是贫困户,我就拉着他俩一起种植烟叶,想着能帮助他们脱贫。”高新开说,2016年3月上旬,遂平县烟草公司生产科科长杨某某派魏道中到高新开、李爱国、李国立等几家烟叶种植户的田里丈量土地,落实烟叶种植面积。“当天中午,我和李爱国、李国立凑了500元钱,请魏道中以及他带来的几个人吃饭,共花了485元钱。”高新开说。

  2016年3月下旬,遂平县烟草公司按照每亩15公斤钾肥、30公斤复合肥的标准,给高新开等人发放了化肥。为了防止他们领了化肥不种植烟叶,还要求他们每户交了2000元押金。

  几十亩烟叶白种了

  转眼,到了2016年的烟叶收获季节,当高新开等人准备把烤好的烟叶装车运往遂平县槐树乡烟叶收购站时,魏道中却告诉他们,“烟叶不要拉过来那么多!先收一半,剩下的等等再说。”高新开傻眼了,剩余的几千公斤烟叶怎么办?

  记者了解到,我国对于烟叶的种植与收购专门制订了《烟草专卖法》,该法详细规定,除了国家划定的烟叶收购站点,任何私人和企业都不得私自收购烟叶,烟叶种植户也不得私自出售烟叶。也就是说,高新开等人种植的烟叶,只能卖给协议方——槐树乡烟叶收购站,否则只能烂在家里。

  其实,比高新开痛苦的还有人,他就是李国立。这个风风火火的汉子,一听说种植烟叶能脱贫,立刻借钱流转了几十亩土地,准备大干一场。幸运的是,他种植的烟叶丰收了,全部烤好的烟叶有6000多公斤,难过的是,这些烟叶没人收购,几十亩烟叶白种了。

  李国立痛苦地对记者说:“我以前因为养猪赔了几十万元钱,至今仍欠几万元外债,想着依靠种植烟叶翻身,没想到却翻到沟里了,我可算是被魏道中坑苦了。唉,我这下半生咋办?”

  手持贫困证的李爱国也是一肚子苦水,家里本来就穷,种植烟叶以后,更穷了。“俺老婆天天埋怨我,为啥不种粮食,要去种烟叶?是嫌家里穷得不厉害吗?”李爱国说。

  “前一段时间,他们不收购我们的烟叶后,就托俺村的李保德把押金退给我了,怕落下把柄。”高新开说,他觉得他们3个人是被算计了。

  烤好的烟叶拿去烧锅

  11月16日,记者分别到上蔡县杨屯乡杨寺位村高新开、李爱国以及汝南县留盆镇田庄村李国立的家中采访。走进高新开的家中,只见堂屋和卧室里堆满了捆扎好的烟叶,“加起来有2000多公斤。”高新开说,他现在都不敢出门,“一出门就有同村的人问我的烟叶是否卖出去了。我都没脸回答,我咋说呢……”50多岁的高新开说着说着哽咽了。

  高新开拉着记者走进他家的厨房,记者惊呆了,他的老婆正在用烟叶烧锅做饭。“看看,这是些等级稍差一点的烟叶,但也能卖5元钱一公斤,现在只能烧锅了。”高新开说,这些烟叶烧锅都不好使,“烧锅火不旺,沤粪肥不壮。种烟叶可把俺坑苦了……”高新开说。

  记者一走进李国立家,他那半身不遂的老伴就跪在了地上,“这6000多公斤烟叶要是卖不出去,俺俩只能去死了,欠恁多的钱,啥时候能还完呀?呜呜呜……”李国立的老伴失声痛哭起来。

  李国立说,他准备种植烟叶时,以每亩500元的价格流转了30亩土地,这些钱是提前支付的。种植烟叶时,他赊了几千元钱的柴油用于抽水机抽水浇地。收割烟叶时,要请小工帮忙,烤烟叶时要用煤,烟叶烤完还得请小工来扎把整理……“这一笔笔出去的都是现钱,一切都弄停当了,到了该卖烟叶的时候,他们却不收购了,这不是坑农害农吗?这不是把贫困户往死里逼吗?”李国立激动地说。

  高新开等人表示,国家明确提出要让贫困户脱贫,可现在遂平县槐树乡烟叶收购站的做法不是在让贫困户脱贫,而是在坑害贫困户。

  收购站:他们的烟叶属于劣质烟叶

  11月18日,记者就高新开等烟农的遭遇,采访了遂平县槐树乡烟叶收购站的魏道中。“你和他们3人口头达成协议种植烟叶,现在为什么不收购了?”记者问。魏道中说:“他们种植的烟叶该收的都收了,剩下没收购的都是不合乎等级规定的烟叶,现在哪里都有这样的情况。”当记者问他是否去过高新开等人家中看过烟叶质量时,他说:“我没有去过。他们和玉山乡的秋琴(音)签了合同,和我们没有签合同。”当记者问他是否到高新开等人那里丈量过土地时,魏道中连声称,“没有没有。”记者随后又问,当时给他们发的化肥是怎么回事?魏道中脱口而出:“那是给他们签的有合同。”随后记者再次问:“你确认没有去过上蔡?收过他们的押金没有?”魏道中的回答依然是,“没有。”

  稍等一会儿,魏道中的口气放缓,告诉记者,“他们几个和玉山乡的人签的合同,该收的烟叶我们都收了。他们的烟叶不是我们收购站不收了,而是国家不收了。”记者再次追问,“他们的烟叶你看过没有?”“我们的技术员看过他们的烟叶,不能收购,属于劣质烟叶,末级的。”

  记者了解到,《烟草专卖法》中专门有规定,严禁跨区域收购烟叶,也不允许到没有烟叶收购计划的地方收购烟叶。遂平县槐树乡烟叶收购站到上蔡县、汝南县收购烟叶是否得到国家法律的允许呢?对于这个问题,魏道中的回答是:“啥允许不允许呀,他是领导介绍过来的,非要种不可,我啥办法?”当记者要他说出是哪个领导时,他却以“说不了”为理由拒绝了。

  记者随后与高新开、李国立等人核实魏道中的话,当他们听说魏道中否认曾经到上蔡丈量过土地时,愤怒地说:“我们仨人合伙请他们几个吃饭、喝酒,他都不承认?我们有证人啊,几月几日在哪请的客,吃的饭,点的啥菜、喝的啥酒都能说出来。他咋能不认账呢?”

  烟草公司:

  没有签合同

  记者随后又采访了遂平县烟草公司生产科的杨科长。记者先简单地向其介绍了高新开、李国立、李爱国3人的情况,然后问杨科长是否了解他们的情况。杨科长迟疑了一下说,“有个初步的了解。我给你说啥情况吧,烟叶收购应该签订产购合同,本身上蔡的烟叶不属于遂平收购,但是如果有产购合同了,也可以收。因为控制种植面积,上级不让超计划种植,当时遂平的种植面积已经完成了,他们几个经人介绍,要求种植烟叶。种植可以,不能给他们签产购合同,到时候不能保证全部收购。”记者随后问,没有签产购合同,为啥还要给他们发钾肥和复合肥,杨科长咳嗽了一声后,说:“这个情况我了解一下再给你答复。”

  11月22日,记者再次拨通了杨科长的电话。杨科长说:“我了解的情况是,按照我们的收购标准,烟叶已经给他们收完了。他们现在剩下的都是赖烟叶。我叫站里(槐树乡烟叶收购站)专门去了一趟,了解到他们剩下的烟叶都是退回去的,是不能收购的烟叶。”记者随后问,他们3家的烟叶都不够等级吗?杨科长表示:“今年烟叶整体受灾,烟叶都晒坏了,烘烤的技术也不行。另外,他们种植的烟叶是严禁种植的品种。”“严禁种植的?烟叶种植的种子不是你们提供的吗?”记者问。“不是,那是他们自己找的烟叶种子,好像叫墩烟,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是国家严令禁止种植的品种。所以我们不能收购。”

  市烟草专卖局:

  组织纪检去查

  11月23日下午,记者欲就此采访驻马店市烟草专卖局烟叶科科长孙大为,并将高新开等人写的反映材料给他。孙大为收到材料后,答应下午与记者见一面。当天下午,记者如约见到孙大为。孙大为见到记者后表示,他已经了解过遂平县烟草局和槐树乡烟叶收购站的一些基本情况,关于烟叶的收购,国家有一整套严格的规定,收购站和烟叶种植户没签订产购合同,一公斤烟叶也不能收购。

  “如果,有人私下和烟叶种植户达成协议……”“没有如果,因为没有正规的产购合同,烟叶就没法收购!”孙大为打断了记者的话。记者表示:“目前就我掌握的材料,已经能证明魏道中以槐树乡烟叶收购站的名义收购了上蔡县烟农的烟叶,这怎么说没有如果呢?”孙大为迟疑了一下说,“那只能代表是魏道中个人的行为,不代表我们烟草专卖局。”

  最后,孙大为表示,他所了解的情况是,魏道中不认识高新开等人,也没有和他们接触过。“魏道中不认识高新开?”记者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魏道中前几天接受采访时也没有说不认识高新开等人呀,而且还说高新开等人是找领导介绍的,现在怎么矢口否认了呢?看着孙大为信心满满的样子,记者不得不拿出采访魏道中时的录音。录音还没有播放完,孙大为的脸色就变了。他随后表示,想拷贝采访录音,被记者婉言拒绝。他紧接着表示,会马上向领导汇报,组织局纪检部门的人员去遂平调查。

  11月29日,记者再次联系孙大为,询问调查的结果。对方表示,已经安排遂平县烟草局调查了,“我让遂平县烟草局的领导和你联系。”

  29日中午,记者没有等来遂平县烟草局领导的联系,等到的却是魏道中的电话。他在电话中约记者次日见一面,并套近乎地说:“领导,咱都是老乡哩,明天我找你坐坐。”

  魏道中告诉记者,2015年高新开等人是通过一个公安派出所所长介绍,套用遂平县玉山乡的合同卖的烟叶。“既然2015年的烟叶能收,今年的烟叶为什么不能收?”记者问。魏道中随后表示,“他们要是真有质量好的烟叶,到时候收购了也行。”

  3名烟农的烟叶能卖出去吗?市烟草专卖局纪检部门调查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