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农业>正文
烟草废弃物再利用变废为宝(图)
2016年12月16日来源:《新烟草》

  烟草在线据《新烟草》报道  

  主持人:烟叶采烤一结束,烟田内没有了金灿灿的烟叶,只剩下了烟杆;烤房里没有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只剩下了炉渣;收购的仓库既有堆积如山的烟叶,也有不小心遗落的残叶废梗……这些东西在一般人眼中是毫无用处的废弃物,但是在技术人员、专家眼里都是放错地方的“宝贝”。现就让我们一起来聊一聊烟叶生产过程中废弃物的再利用问题。按照惯例,大家还是先说下各自产区的基本情况。

  李天福:确实,烟草是一种全身都是“宝”的重要经济作物。云南是我国最大的优质烟产区,年均种烟600万亩左右,烟叶废弃物资源十分丰富。

  姜昊楠:我所在的河南省襄城县2016年种植计划7万亩,收购计划20万担,是有名的“烟草王国”。

  冉学军:重庆市万州烟区属于典型的山地烟区,2008年以前一直种植白肋烟,2008年开始转型种植烤烟,目前计划面积1.4万亩,收购烤烟3.5万担。

  杨晓东:诸城地处东部沿海地区,经济较为发达,但却是山东省烟叶传统产区。2016年,全市计划种植烤烟面积7.84万亩。

  李光雷:2016年,贵州全省衔接烟叶销售订单549.8万担,落实种烟农户12.16万户,移栽烟叶221.66万亩,涉及63个县、690个乡镇、4571个村。

  主持人:看来嘉宾既有来自传统烟区的,又有来自“白转烤”新烟区的;既有县级辖区的嘉宾,也有省级单位的嘉宾,覆盖面还是比较广泛的。那您所在的烟区常见的与烟叶生产过程中有关的废弃物有哪些?产生的来源及危害都有哪些?目前的处置方式是什么?

  李天福:烟叶作为特殊的经济作物,用途比较单一。长期以来仅将烟叶作为卷烟原料,而把占烟草生物学产量一半的根、茎、杈、顶、叶(不适用烟叶)当作废弃物处理。这些废弃物中含有大量可供利用的蛋白质、糖、脂和烟碱,合理利用这些废弃资源,变“废”为“宝”,对节支增收和保护生产环境具有重要意义。

河南襄城烟区使用废弃烟杆和锯末为燃料的生物质烤房 姜昊楠 摄

  姜昊楠:李教授说得非常对。除此之外,我认为,烟叶生产过程中常见的废弃物一是废弃地膜、滴灌带,这些烟苗移栽后覆盖的地膜和灌溉用的滴灌带,残留在烟田中会污染环境并对来年农作物种植造成不便。目前,襄城烟区对这类废弃物的处理,一般是指导烟农把废弃地膜、滴灌带从田间清除出来,交给厂家进行回收。第二类常见废弃物是烟花、烟杈和底部不适用烟叶。这一类多是属于为了烟叶更好生长而舍弃的部分,目前大部分烟农将其废弃掉了,也有部分烟农将其堆沤成有机肥。第三类常见废弃物是烤后黑糟烟叶,其来源于烘烤过程中的烘烤损失。目前烟农一般直接废弃掉,这其实是会产生环境污染的。第四类常见废弃物就是烟叶采收完成后遗留的烟杆了。目前大多数烟农将其从地里拔除后直接扔掉,少数烟农用烟秆制作成生物质燃料,在烟叶烘烤期间作为燃料使用。

  冉学军:是的,基本上常见的废弃物就是这些,它们都会给我们的植烟土壤造成危害。地膜清理不干净会逐年掩埋在土里,从而导致烟株根须无法生长和正常吸收土壤养分,会对烟叶生长带来严重影响。烟杆和不适用鲜烟叶腐烂在烟田里会在土壤里面留下病原菌,有可能会导致烟叶病害发生。不予收购的低次等烟叶处理不当也会对环境造成污染。还有一类废弃物很容易被我们忽略,就是农药瓶及其包装物。有些烟农将用过的农药瓶及包装袋随手扔在地里,而这类物品大多是塑料制品,留在地里会造成面源及土壤环境的污染。目前我们烟区对这些废弃物的处置主要还是采取焚烧的办法,烟秆和废弃烟叶焚烧后制作成火土灰再用于烟叶生产,但是这些废弃物的焚烧不可避免地会对环境造成污染。

  主持人:看来,烟叶生产过程中常见废弃物大家都有共识,处理方式不当,产生的危害也显而易见。那么,对于有关废弃物的处置,您所在的烟区有哪些好的经验和成功的案例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

  姜昊楠:我们曾指导部分烟农用烤后黑糟烟叶泡水来制作杀虫剂,这种杀虫剂对昆虫毒性很大,且药效持久,具有触杀、胃毒、熏蒸等作用,其溶液还可从虫体任何部位侵入虫体内,毒害神经,导致其死亡。这种杀虫方式安全无公害、原料广泛、成本低廉、杀虫力强,主要用于防治蚜虫、蝽象、蝇蛆等。

  冉学军:万州烟区的做法主要是:一方面,我们按照重庆市局统一安排,各个区县的烟叶合作社都在筹建农家肥加工厂,在大量生产烟用农家肥的同时,生产部分以烟杆和废弃烟叶为原料的农家肥销售给果农和菜农。另外一方面,用好行业地膜清残补贴,与当地塑料厂合作,全面回收地膜、农药瓶等废弃塑料制品,加工成再生塑料颗粒,用于生产漂盘、黑池膜、烟筐等塑料制品,实现循环利用。

江西烟农用烘烤后的炉渣配制营养土 温昌恭 摄

  杨晓东:诸城烟区在对烟叶生产废弃物的利用上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做法。一是在废弃烟杆的利用上,诸城市局启动了农作物秸秆替代煤炭烘烤烟叶开发课题,并最终找到了利用粉碎后的烟秆作为燃料烘烤烟叶的最佳办法和途径,从真正意义上实现了“烟秆变烟煤”。二是在烟田废旧地膜的利用上,诸城市局把回收烟田残膜纳入烟叶生产工作绩效考核,将责任落实到烟站、合作社、农场及具体人员。同时,制定加厚地膜推广和回收利用扶持政策,从生产补贴中列支资金,对烟田使用增厚地膜及回收清理环节分别给予每亩20元、每亩30元的扶持补贴,以提高烟农参与的积极性。三是在废弃滴灌带的再利用上,我们与生产厂家达成处理协议,每亩投资160元,烟草部门扶持投资100元,烟农承担60元,滴灌带当年使用结束后,由烟农进行收集,生产厂家按每亩30元左右的价格回收。四是烤烟炉渣的回收利用上,目前,对便于收集的规模较大的烘烤工场产出的炉渣,一般将筛后的灰渣粒用于育苗时苗床覆土,而对于不便于收集的分散烤房的炉渣,多数用于改良土壤。

各产区修建地膜回收加工场对废弃地膜进行再利用 遵义市公司 供图

  李光雷:贵州烟区对有关废物的利用主要集中在地膜回收、烟秆回收和利用酒糟、油枯、牛粪、药渣等原料开发的有机肥。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贵州省积极探索地膜回收利用,2016年,全省预计回收117.27万亩,占种烟面积的64.1%;预计再利用64.73万亩。

  主持人:大家的经验都很不错,也值得其他地方参考和学习。那么,对于烟叶生产过程中有关废弃物的再利用,您还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

贵州遵义烟区用废弃烟秆等制作有机肥 遵义市公司 供图

  李天福:对于废弃烟叶和烟杆的再利用,我有以下几个建议:一是当肥料。可根据种烟规模大小,选择不同的处理方式。连片规模大、集中度高的烟田里的不适用烟叶,可用于堆捂有机肥或捂入水稻田作肥料。连片规模小而分散,且运输不方便的山地烟,可就近填埋在林地或果园作肥料。也可用作沼气原料。二是当饲料。烟草中蛋白质含量高达15%~17%,废弃烟叶可青贮作饲料。三是当杀虫剂。烟碱(尼古丁)是烟叶主要化学成分,是一种生物碱。烟碱在农业上常用做家兽寄生虫驱除剂。四是当燃料。烟杆数量庞大,处理困难。而烟叶烘烤需要消耗大量燃煤。用烟杆制成生物质燃料,代替烤煤,点火容易,燃烧稳定,烧火易调控,完全能够满足烟叶烘烤要求。

  主持人:李教授的观点很值得广大烟区开展相关的科学研究,加强技术创新和推广。

  李光雷:贵州省为我国白酒主要生产省,年产鲜酒糟200万吨,折合成干基约120万吨。贵州省充分利用这些废弃物加工生产有机肥,形成了以科研单位为技术依托,以烟农专业合作社生产经营为主、以贵州省有机类肥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生产经营为辅的组织模式,对有机肥实行专业化生产、产业化应用、社会化服务、企业化管理,把产、供、销、贸、工、农紧密结合起来,形成“一条龙”的生产经营商品化有机肥的机制。2016年,全省有机肥施用量16.89万吨,亩均施用有机肥76.20公斤。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借鉴。

  主持人:贵州省的建议也很有地方特色,结合了本地盛产美酒的现实条件。本期,大家以烟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为话题,谈了关于废弃物再利用的各个方面,既有废弃物产生的根源,也有废弃物利用的方法,还有专家的专业建议和地方性特色介绍。希望本期内容能为广大烟区在废弃物利用方面提供参考。再次感谢各位嘉宾,我们下期再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