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罐罐茶成就的职业烟农
2018年08月0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谢云

  烟草在线专稿  走进贵州省石阡县青阳乡的大小村落及农家,无论是有客人自远方来还是寨邻串寨聊天都离不开茶罐在火炉边用火炖出罐罐茶,这是青阳这个少数民族乡及烤烟大乡特有的生活习惯习俗,然而笔者也因为这杯罐罐茶在烤烟生产的工作经历中与这位烟农结下了善缘,情系一生,感怀一生。

  2009年正值青阳打造烤烟万担乡,在龙金坝上规划连片500亩稻田种烟,笔者有幸负责该片区的生产技术指导和服务工作。阳春三月,农村已进入了农忙时节,也是打工人员外出较多集中的时刻,龙金村上坝的吴跃周正进行着复杂的思想斗争,他的两个堂弟邀他到湖南打工搞机修,月薪可观,他被诱惑得动了心,但,他的爱人和两个年迈七旬的父母却激烈反对,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应在膝前尽孝,在犹豫不决的时刻,笔者下村路过他的门口,他便亲热招呼留我喝茶,进屋后,他端出了炖得发红的罐罐茶给我来了一杯,我们一边喝茶一边拉家常,他也真实向我吐露了他的矛盾心理和面临的困惑。

  常言说“三句话不离本行”,笔者顺风起舵便从为父母尽孝,为家庭有益的思路与他进行了一番交流,在交流中诱导他,门前就是规划的烟区,条件好、离家近,种点烟,孝敬父母,家庭收入两者兼得,何乐不为呢?通过一番思想工作后,他也经历一番思想斗争进行利弊平衡,最终确定下来,签订合同20亩,新修双制式烤房两座,由于他平时待人诚恳谦和,用一天的时间就把20亩的烟地承包出来,有序推进烤烟生产,翻犁、整地、移栽的各个环节。就在满坝整齐健壮的烟株进入旺长阶段,吴跃周脸上充满喜悦的时节。他那两个堂弟却传来工伤死亡的恶耗,据悉是一个在检修机子时不小心被绞到了里面去,而另一个去拉便一起绞到机子里,绞得粉身碎骨,两天后他的寨上举行丧事,真是凄风惨惨,亡者家人悲痛欲绝,当笔者在次上门指导生产时,他的父母、妻子对我有说不完的感激和谢意,都说不是你来做他工作在家中种烟,这回端着骨灰回来的他也有一份,一家老小不知怎么开交。

  从此过后,他便年年种烟,由于收入的积累增加,还在青阳街上修了三楼一底的小洋楼,如今他的条件好了,负担轻了,子女都有了工作,甚至儿子也都当上了某乡副书记,又在县城买了商品房,加之年龄已经66岁,爱人也到县城带孙子,家里只剩下一个年近九旬的父亲和年逾六旬的他,正是此时,他也放弃了继续种烟的念头,我们也正赶上面积发展难、稳规模难、种植主体稳定难的“三难”情况下,笔者在辗转调动后今年又回到了石固工作站,又上门跟他谈起烤烟种植,叙起了旧情,他非常郑重的向我表态,“你来做工作还有啥说的,继续种”,就因10年前的一杯罐罐茶,铸就了他的种烟路,成了我们行业的铁杆粉丝,就因一杯茶,让他一家人感念一生,认为我的出现,让他没有伙同两个堂弟去打工搞机修,幸免于工伤死亡,尸存异处,也是这一杯罐罐茶让我与这一家子种下了不解的善因、善果、善缘。

  如今虽然时过境迁,人民的生活水平已富裕向好,走进了新时代,逐步脱贫奔向小康,但青阳的罐罐茶依然随处可见,烟草职工在生产期间一如既往传承好传统,力图新作为,开培训会,开动员会仍然会喝上一杯罐罐茶,讲生产要求、授生产技术、品一处罐罐茶,努力实现一条脱贫致富的道路,凝聚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职业化的铁杆烟农。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