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农业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福建三明烟区:奋力书写“谁来种烟”的“三明答卷”
2020年05月27日来源:《东方烟草报》作者:卢蒙、王丽卿、白士忠

  “谁来种地”,早在多年前,这就成为农业发展的时代之问。而解答这个问题,社会在探索,行业在努力。为推进烟叶生产高质量发展,福建三明烟区探索生产组织管理模式转型,培育壮大一支年纪轻技术好、懂经营善管理的高素质“烟叶产业经理”队伍,奋力书写——福建三明烟区:奋力书写“谁来种烟”的“三明答卷”。

三明市局(公司)鼓励烟叶产业经理种植优质稻,增加土地综合效益。 张瑜摄

清流县里田乡洋庄村烟叶产业经理廖春晖与人合办农机合作社,并负责日常经营管理。

宁化县湖村烟站站长钟玉春(左)给烟农讲解烟叶种植技术要点。

不少村民靠种烟致富,盖起了新房。 张瑜摄

  在生产力三要素中,人是最主要、最活跃的要素。烟叶产业的持续平稳健康发展,离不开一支稳定的核心种植队伍和经营主体。

  在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农村劳动力加速转移的状况下,由“谁愿种烟、谁能种烟”等引发的“谁来种烟”之问,已成为摆在各烟区面前的一道待解难题。

  现实出题,实践作答。近年来,福建省三明市烟草专卖局(公司)以“年轻化、专业化、产业化”为方向,积极培育适应时代要求的“烟叶产业经理”队伍,将其打造为烟叶种植的劳动力保障和产业发展的基础性力量,不断夯实烟叶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根基。

  立足现实的必然选择

  早在多年前,大农业发展中便有未来“谁来种地”的时代之问。一方面,老一代农民年事已高,且对新生产技术和管理模式接受度较低;另一方面,新一代农民认为,“外面的世界更精彩”,愈发想要离开祖辈们世代耕耘的农田。总而言之,愿种地、能种地、会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

  这样的“时代之问”之于烟叶种植同样适用。实际上,“谁来种烟”早已不是一个新课题,在烟农老龄化、农村空心化日益严重的形势下,着力培育和发展新的、稳定的种烟主体成为立足现实的必然选择。

  在三明烟区,2015年至2019年烟农每年平均流失约10%,同时烟叶种植比较效益呈下降态势,请工难、雇工贵的现实制约着烟叶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的发展。

  答好“谁来种烟”这道考题,核心是要解决人的问题。从十年前源自沙县以家庭农场为经营主体的“职业烟农”队伍建设,到2018年提出“烟叶产业工人”理念,三明市局(公司)始终在培育新型种植主体、探索生产模式转型之路上摸索前进。

  2019年10月,在充分调研之后,三明市局(公司)局长、经理白万明提出将烟叶产业工人升级为“烟叶产业经理”。两个月之后,三明市局(公司)正式出台相关指导意见。

  对三明烟区来说,培育烟叶产业经理是在当前生产条件下稳定种烟队伍、保证种植效益、提升烟叶质量的重要举措。

  该意见指出,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三明烟区要积极发展烟叶产业经理,即“具备一定文化水平,年龄35岁左右,种植烟叶35亩左右”的新型烟叶经营主体,并通过加强经营管理、适度规模种植,达到土地综合效益最大化,实现烟叶与烟后作物种植每年纯收入10万至12万元目标。

  从“烟农”到“工人”再到“经理”,表面看是称谓之变,实质上却有着丰富而深刻的内涵。

  “我们建设烟叶产业经理队伍,就是要打破传统意义上人们对烟农的认知,吸引更多年轻人返乡,不断增强他们的自豪感、荣誉感、归属感。”白万明说,要以此解决年轻人种烟的“效益问题”和“面子问题”,让他们既“有钱赚”又“有奔头”,并逐步成长为烟叶生产的骨干和中坚力量。

  勇于创新的实践脚步

  今年27岁的廖春晖曾经与许多年轻人一样,觉得种烟苦、累,也有点“没出息”,便在大专毕业后离开老家清流县里田乡洋庄村,到城里打工。

  渐渐地,他发现,外面的世界也有许多无奈,距离心中“向往的生活”还有很大差距。于是,2015年廖春晖回到家乡,下地种起了烤烟。

  不同于父辈们种烟的艰辛与倔强,廖春晖脑子活、有想法,40亩地先后进行烟叶、烟后稻种植和水稻制种,三项收入加起来每年有20万元以上。他还与人合作开办农机专业合作社并负责日常经营管理,钱包越来越鼓了。

  今年,廖春晖被清流县烟草专卖局(分公司)选定为全县第一批24名“烟叶产业经理”之一。

  成为产业经理让廖春晖有了实实在在的收益。在三明烟区,像廖春晖这样的烟叶产业经理共有268名,户均种植面积45.6亩,平均年龄38岁,其中35岁以下98人,大专学历6人、高中(中专)学历51人。

  在对象选取方面,三明市局(公司)注重将现有群体升级和潜在群体发展相结合,一方面引导现有技术水平较高、有机械操作经验、积极性较高的年轻烟农适当扩大规模,另一方面在返乡创业群体中优先选择有农作经验的年轻人重点培育,确保生产技术落实到位、经营管理水平快速提升。

  对于这些优选出的产业经理,三明市局(公司)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鼓励引导他们主动发展烟叶产业。

  在白万明看来,培育烟叶产业经理首先要筑牢生产基础,落实好“在哪种”“在哪烤”“怎么种”等问题。为此,在保障现有烟农烟叶计划基础上,他们在土地流转、烤房租建、资金补贴等方面给予产业经理一定的政策倾斜,充分满足其生产需要。

  同时,以提升生产技能和经营管理水平为主线,三明市局(公司)坚持理论与实践、实训与实用、扶持与服务相结合,在指导方式上变“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通过微信、抖音等载体,以Vlog等方式培训生产技术、传授管理知识,促进烟叶产业经理素质全方位提升。

  为了进一步实现减工降本、提质增效,让烟叶产业经理“轻装上阵”,三明市局(公司)还引导他们根据实际选择晚稻、糯谷、水稻制种等烟后种植项目,增加综合收益;推广应用成熟适用机械,探索开展“轻简”技术示范,稳定一批雇工队伍,不断优化作业流程、提高生产效率,达到既降低用工量和劳动强度又提升烟叶质量的目的。

  此外,在典型引路和宣传引导方面,三明市局(公司)积极争取地方政府政策支持,协调政府对先进典型进行表彰授牌,加大社会宣传引导力度,在增强烟叶产业经理群体荣誉感的同时,有效提高烟叶产业经理知晓率和认可度,营造出良好氛围。

  面向未来的不懈追求

  尽管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在三明烟区,烟叶生产组织管理模式改革已初见成效,涌现出一批年纪轻技术好、懂经营善管理的高素质烟叶产业经理,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引领作用。

  永安市西洋镇蚌口村村民郭秋生在烟草部门扶持下,这两年靠规模化种植、集约化经营走上致富之路,影响和带动了身边年轻人加入返乡种烟队伍。

  白万明说,他们力争通过5年时间的努力,形成一整套适合三明烟区实际、可复制可推广的新型烟叶生产经营模式,使全市烟叶产业经理群体覆盖烟农总数的30%以上,达到加快带动烟叶产业转型升级的目标。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实现这一目标,三明市局(公司)意识到需要久久为功、善作善成,除了政策、资源的倾斜分配,还有一些基础性工作需要做好——

  宣传发动上,通过挖掘典型、树立标杆等方式,广泛宣传烟叶产业经理致富之道,并围绕经济账、亲情账算好综合账,突显烟叶产业经理扎根农村收益可观、相对自由又能兼顾家庭等优势,增强其身份自信,发挥好群体效应和示范效应。

  效益提升上,根据当前烟叶种植成本收益水平,雇工主要以自用工、换工为主,仅在季节紧张或劳动强度大的环节请工并控制用工成本,确保最佳规模收益,并结合烟后种植实现综合效益逐年提升。

  总结推广上,每年跟踪烟叶产业经理发展动态,以建立烟叶产业经理微信群等形式搭建沟通交流平台,晒进展、晒成绩、晒经验,促进烟叶产业经理切磋生产技术,共享发展经验,共同成长进步。

  根据这些要求,目前三明各级烟草部门已着手开展相关工作:宁化县局(分公司)对烟叶种植规模效益较好、影响力较大、起到良好示范效果的烟叶产业经理予以表彰奖励;清流县局(分公司)以星级评价为基础,对烟叶产业经理进行分类管理和精准指导;沙县县局(分公司)在土地流转、生产组织形式、惠农政策和星级管理等方面探索创新,着力培育以家庭农场为经营主体的烟叶产业经理队伍……

  “自古熟闻蝶恋花,亦有花香引蜂来。”面向未来,三明市局(公司)将把烟叶产业经理队伍建设作为解答“谁来种烟”难题的长久之计,帮助农民获得更多幸福感和安全感,实现物质与精神“双丰收”。

  烟农故事

  黎承金:“五年规划”走出致富道路

  本报记者 卢蒙 通讯员 王丽卿 白士忠

  眼下,福建省宁化县烟叶已全面进入采烤阶段。5月21日下午,湖村镇黎坊村的一片烟田里,一位身板结实、皮肤黝黑的年轻人正带领几位工人忙着采摘烟叶、扎捆装车。

  一位烟技员介绍说:“这位就是黎承金,今年34岁,种烟已经5年了,现在是我们的烟叶产业经理。你别说,从饭店老板到烟农再到如今的产业经理,他都做得有声有色。”

  2009年11月,黎承金从部队复员回到家乡,第二年筹资在镇上开了一家餐饮店,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16年,对多个产业进行对比分析后,黎承金决定开展规模化种烟,并开始实施“五年规划”。

  何为“五年规划”?黎承金解释说:“第一年准备,第二年开始种植,第三年、第四年扩大规模,产出好烟叶的同时轮种水稻、玉米,到第五个年头稳定生产规模、种植技术,收入100万元以上……”

  2016年,黎承金将餐馆放手交给妻子打理后,毫不犹豫地筹资成立合作社,租赁土地,购置设备,招兵买马。

  因常年在外打拼,黎承金视野开阔。他知道想要通过种烟致富,不仅要掌握技术,更要懂得经营、善于管理。于是,他高薪招募管理和技术人员统一负责生产事宜,并聘请周边有种烟经验的村民帮工,保证各项技术落实到位。

  同时,他把企业管理理念引入烟叶生产,把种烟叶当成办企业,做好用工统筹,提高发展效益。

  2017年,黎承金被宁化县局(分公司)选为“职业烟农”。正是从那一年开始,黎承金把烟叶种植作为合作社多元经营项目之一。他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方式,推行“统一经营管理、连片规模种植、机械生产作业、烟稻协同推进”的产业发展模式,当年便获得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成功的开始,给了黎承金继续干事业的底气。2018年,黎承金将种植规模扩大到72亩,烟叶及烟后作物种植实现纯收入27万元。

  “创业”之路难免遭遇波折。2019年,黎承金的133亩烟叶受雹灾影响几乎绝收。“好在烟草部门第一时间到现场安抚,并迅速联系保险公司为我理赔了近15万元,同时建议我种植玉米、河龙贡米等经济作物以弥补损失。”黎承金回忆说。

  一次受挫并未让黎承金心中的希望破灭。今年,黎承金乘着宁化县局(分公司)“烟叶产业经理”政策的东风,实行了农场式经营。

  “让我们当烟叶产业经理,我深切感受到烟草部门的支持力度,对烟叶种植的信心更足、干劲更大了!”站在新起点上,黎承金信心满满。

  “别看承金年纪轻轻,他可是这片烟田的CEO,带着乡亲们一起赚钱呢!”湖村烟站站长钟玉春笑着说。

  “人就得有点情怀,有情怀才有方向。每当看到这片片烟叶,我内心就会感到无比满足和幸福。”临别时,如今已经成为黎坊村党支部副书记的黎承金坦露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再来一个“五年规划”,带领父老乡亲过上更加富足的生活。

  郭秋生:“身份转变”带来幸福生活

  本报记者 卢蒙 通讯员 王丽卿 白士忠

  5月15日下午,驱车经过福建永安繁华市区,驶入一个花园小区,记者一行来到郭秋生家中。

  在通透敞亮的客厅里,郭秋生微笑着搬来凳子,热情地给我们倒上清茶。听闻来意,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眉宇间笑意渐显。

  “现在,村里人都喊我‘郭总’‘郭老板’,我感觉身上的责任更重了。”郭秋生说。

  今年32岁的郭秋生是西洋镇蚌口村人,去年种了35亩烟。烟叶加上烟后稻、笋干等种植,去年他的纯收入有23万元。今年,在永安市烟草专卖局(分公司)“烟叶产业经理”政策扶持下,他将种植面积扩大到60亩。

  与很多大山里的年轻人一样,郭秋生曾经拒绝与土地打交道,一心想逃离农村,去大城市闯荡。

  2007年中专毕业后,不甘心一辈子窝在山沟沟里的郭秋生,选择留在泉州打工。

  2010年,考虑到父亲的身体状况,郭秋生回到老家帮家里种烟。“父亲是老烟农,种了一辈子烟。回乡后,我扛起锄头走向父亲操劳了一辈子的田块,回到了熟悉又陌生的烟叶种植中。”郭秋生回忆说,“我发现,跟以前比,现在种烟真的变化很大。烟田通了路,有了烟水工程,种烟不再完全靠天吃饭;有了密集烤房和专业化服务,烤烟质量越来越高……”

  于是,郭秋生笃定了留下来种烟的想法。这些年,他一直坚持规模化种植,种植烟叶的同时轮作水稻、玉米等作物,烟草公司推广的新技术也积极应用。

  由于年纪轻、懂经营、善管理,今年,郭秋生成为永安市局(分公司)选定的第一批46名“烟叶产业经理”队伍中的一员。

  “为解决烟农队伍流失、烟农老龄化等问题,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优化烟农队伍结构、培育新型烟叶经营主体。今年1月,我们进一步改进烟叶生产管理组织模式,选取郭秋生这样的新型烟叶经营主体作为产业经理,并在种植计划、资金扶持、培训指导等方面予以倾斜,鼓励他们开展适度规模化种植。”永安市局(分公司)局长、经理张志平说。

  对于郭秋生来说,成为产业经理,除了“名利双收”,更重要的是让他能轻松种烟。他说:“以前种烟很忙,一心扑在烟田里埋头苦干。当上产业经理后,我主要负责管理,用雇工的形式,通过集约化、机械化生产来实现提质增效。”

  这些年,郭秋生用种烟赚来的钱在市区买了房子,开上了小汽车。“种烟不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差事,‘穿着皮鞋进烟田、开着小车下地头’也可以成为现实。”郭秋生自豪地说。

  不仅如此,通过种烟富起来的郭秋生还积极带动身边年轻人加入返乡种烟队伍,30岁的罗中明就是其中之一。

  “原先在外打工。去年11月,我听了郭总的建议回家种烟,不仅收入稳定了,还能照顾年迈的爷爷和体弱多病的父亲。我今年种了25亩烟,以后就打算通过种烟撑起这个家了。”罗中明说,希望自己也能成为郭秋生那样的烟叶产业经理,让一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