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农业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福建漳平90后烟农吴金皇:责任在心 担当在行
2020年05月11日来源:福建烟草专卖局网站

  

吴金皇查看烟株生长情况

  吴金皇,福建省龙岩市漳平市双洋镇员当村一名普通却又不普通的烟农。普通,是因为在员当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烤烟,他只是其中一员;不普通,是因为他是漳平市1056户烟农中,仅有的两名90后烟农之一,29岁的他,是漳平最年轻的烟农。

  种烟,并不是吴金皇最初的选择。他也曾经在外打拼:鞋厂打过工,当过轿车驾驶员,开过挖掘机,干过保安……最终,他选择了在家务农。吴金皇说:“我这个年龄段,包括周围的同学,就没有一人在家干活的,父母老了,孩子也一天天长大,老婆挺辛苦,总得顾着他们。”朴素的言语,揭示了吴金皇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的责任与担当。

  为爱归家务农

  “大女儿半夜发起高烧,打针、吃药、挂瓶,几翻折腾,烧一直退不下来,后来又送漳平,我们被吓得半死。”日渐老迈的父母、年幼的孩子,最终让吴金皇下定决心留在家中。

  呆在家里,总得有个“行当”。思来想去,吴金皇想:父母有20多年烤烟种植经验,家里也有烤房、起垄机等一些基础设施,而且种烟的成本和风险也不大,起码能保证基本的生活来源。于是,吴金皇一边跟着父亲学种烟,一边跟着乡亲们种植香菇。

  一开始,因为没经验,孩子也小,烟,吴金皇没敢多种,就只种了3亩。因为不太精心,第一年,一亩地只卖了2000多元。第二年,吴金皇再不敢把精力都放在香菇上了,而是看着父亲干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关键的烘烤,交由父亲负责,自己就在一旁打下手。

  2020年,吴金皇“单飞”了,“今年种了8亩,全部我自己‘做主’,烟也自己烤,田里的烟叶长得非常好。”吴金皇说,“跟着父亲烤了这么几年,我自己也学到了一些,有不清楚的可以问他,也有烟技员的电话,我想没问题。”因为父母的身体和精力都不如往年,加上眼见着儿子们都能独挡一面,父亲就把家中的“大权”交给了兄弟俩,让他们在自己的小家庭中“当家作主”。

  “可惜的是没能参加烘烤师培训,加上现在马上就采烟,也没时间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往年由龙岩市公司统一组织的烘烤师培训不再集中进行,吴金皇对没能去“见见世面”和学习取经感到惋惜。

  说到这里,一旁的烟技员老肖忙道:“没关系,有关烟叶的任何问题,你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我们,下午我回站里找一份烘烤图表给你,你可以参考,不过,烤烟一定要灵活,要看烟叶素质,不能生搬硬套。过几天,站里还有一个分级培训,你愿意参加吗?”

  “行啊,这么好的机会,我一定去!”

  种烟“三年规划”

  再次见到吴金皇,他正和兄长忙着检修烤房。兄弟俩一人加着水,一人和着泥,父亲在一旁指导,几个孩子在一边戏耍。“计划过两天采烟,今天先看看哪里会‘漏气’,修补下。”吴金皇说。

  因为只有一座烤房,今年,吴金皇兄弟俩合计着种了19亩烟,比去年多种了7亩,“一座烤房最多也就烤20亩,多了烤不下,加上村里大家都种烟,也没有多余的烤房和田块租给我们,现在只能种这么多。”吴金皇心中有本明白账。

  连日在烟田里忙着打顶、抹芽、摘除脚叶,黝黑、精瘦却目光灼灼的吴金皇对半年来的收成还是比较满意的,“不出意外的话,今年烟叶一亩能有5000元的收入;我还种了1.2万棒黑木耳,木头是自备的,扣掉黄豆、麦皮等成本,卖了4万多,这样半年来我们家就有8~9万的收入,加上下半年水稻、竹林等七七八八的收入,日子还行吧!”

  这些日子,除了准备采烟、烤烟外,吴金皇还时常到镇上联系下半年黑木耳的生产材料,他有一个“简易版”的三年规划,“烟,我最少还会种3年,如果有条件,主要是烤房,面积会增加一些,加到15-20亩吧,一个烤房的量,不敢种多,因为大家都种烟,请工难、也贵;还有就是食用菌,香菇还是木耳就看行情。”

  “小儿子才2岁,平时主要是父母帮带,老婆一般都和我一块去干活,今天正好墟天,后天采烟,她到镇上买东西去了。”因为几次都没见着吴金皇的爱人,我们有些好奇。

  村里的初分指导员老曹,对吴金皇夫妇的勤劳、本分赞不绝口:“这岁数的年轻人,没有几个是本本分分呆在家里干活的,好高骛远的不少,有一些还伸手找父母要钱,金皇两口子真是不错!”

  从始至终,对于责任与担当,吴金皇只字未提,但却用他的一言一行诠释着:怎样做一名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如何践行一名90后青年烟农的担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