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研齐田间地头话烟叶质量
2016年07月06日来源:《新烟草》作者:孔伟

  烟草在线据《新烟草》报道  近日,浙江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农业科学院烟草研究所、湖北省恩施州烟草专卖局(公司)工商研三方齐聚一堂,共同为基地单元建设、烟叶质量提升把脉、问诊、开方,着实是一场“接地气”“有内容”的烟叶盛会。

  介绍情况不啰嗦

  “我先来简单介绍一下恩施州局与浙江中烟基地单元建设情况。”州局(公司)生产科科长龚红星嗓音洪亮,几乎不用看材料,成竹在胸,“浙江中烟目前在恩施州共建设5个基地单元,涉及恩施、利川、鹤峰3个烟叶公司,年收购量25万担。2015年,基地单元建设主要做了以下工作……2016年,我们打算在优化区域、壮苗培育、平衡施肥、精耕细作、水肥耦合、绿色防控、成熟采烤、精挑细选、纯度管理、诚信经营等10个方面努力开展工作……”

  龚红星的话语,有情况介绍、有问题分析、有下一步思路,与会人员频频点头,时而认真记录,时而若有所思。

  “龚科长介绍了双方合作情况,我来介绍一下恩施烟叶在利群品牌配方中的作用,让大家都了解一下。”浙江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技术中心原料研究部主任夏琛笑着说,“恩施烟叶作为典型的中间香型烟叶,在利群品牌配方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作为清香型与浓香型烟叶间的桥梁、骨架,可以很好地将两种风格差异明显的烟叶融合、衔接。还有效带动了湖北十堰、重庆等周边产区的烟叶,使其通过复配,可以利用到利群品牌配方中。关键还有一点,通过我们这几年的研究发现,恩施烟叶还可部分替代巴西烟叶,满足了我们对进口烟叶的需求。”

  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个个面露笑容。

  “没想到咱们恩施烟叶还有这么重要的作用啊!以前总感觉我们的烟叶属于中间香型,不香也不淡,没想到竟然是重要的桥梁作用。”几位站长低声交流道。

  ……

  查找问题不含糊

  “2015年,由于恩施地区后期雨水过多,异常气候对烟叶的正常生长带来较大的不利影响,整体质量有所下滑。存在烟叶成熟度较差、烟叶混级混部位情况……”浙江中烟物资供应部烟叶二科副科长张保全拿着烟叶质量评价报告一一指出每个基地单元及县市烟叶的评价情况。

  “首先,我要向浙江中烟的领导道歉。”恩施市烟叶分公司副经理黄国洪坦诚地说道,“去年,天气异常,烟叶产量、质量都受到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在平衡施肥、不适用烟叶处理、成熟采烤这方面做得确实还有差距。”

  “尤其在后期,部分收购组为了追求收购进度,对分级把关不严,造成了混级混部位现象,我也要检讨。”鹤峰中营基地单元站长刘洪抢过话筒说道。

  ……

  “也不能全怪你们,你们上面连着工业企业,下面连着烟农,要兼顾多方利益。”浙江中烟物资供应部烟叶二科科长史久长看大家态度这么诚恳,忍不住替大家辩解道,“比如成熟度问题,我们也了解,烟叶充分成熟了势必会减轻重量,可能增加发病率,烘烤时间延长也会增加煤电成本,烟农毕竟关心的是投入产出比。”

  “搞烟叶,不能光让我们工业企业满意,还要让烟农和商业同样满意,实现三方共赢。我们今天就是要研究如何实现共赢。”夏琛铿锵有力地提道。

  下面又是阵阵掌声,大家互相换位思考,互相体谅困难,真正体现了一家人、兄弟情。

  探讨难题不回避

  “与浙江中烟合作我们既喜又忧,喜的是有这么一个大企业支持我们,忧的是我们的上部叶调拨量太小。”鹤峰县烟叶分公司副经理黄学阶建议,“我建议,能否适当增加上部烟调拨量。”

  “我也同意黄经理的建议。一株烟无论我们怎么采取生产措施、进行不适用烟叶处理,总还会有一定量的上部烟。去年,正是因为上部烟没有市场,部分烟农交售烟叶时才出现混级混部位现象。”龚红星补充说道。

  “我们的利群品牌属于中高档卷烟,对烟叶原料要求比较高,基本以中部上等烟为主,这也是为何上部烟调拨量少的原因。”史久长解释。

  几个人的真实诉求道出了目前困扰国内产区、卷烟工业企业的一大难题。

  “我也来解释一下,上部烟的问题是困扰我国烟叶的一个大问题,全国普遍存在。上部烟优点突出,缺点也明显。上部烟香气量足,同时烟碱非常高,劲头大,烟香枯焦,存在刺激等不良气息,使用难度大。”夏琛说道,“但是为何国外上部烟很好用?我们也调查了,一是土地面积多,轮作真正到位;二是没有后茬作物,可以完全成熟采收……我们也打算做上部烟模块试验,优化工艺技术,看能否通过工业处理,解决国内上部烟缺陷。但首先产区要种好上部烟,后期我们才能处理好。”

  “国内上部烟出现问题,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一是现行的国家42级分级标准不太合适,比如残伤越多,等级越差,但烟叶充分成熟后残伤势必会增加,导致好烟叶卖不上好价钱;二是成熟度不够的问题,比如认识不到位,产区积温小,采收过早;三是因烤房容量原因,上部烟4~6片一次性采收难以落实。”张保全从技术上认真分析。

  “提高上部烟可用性在技术方面是可以做到的,近年来,郑州烟科院专家做了大量试验,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我建议,一是适当提前追肥时间,移栽后40天左右供水一定要充足,降低上部烟烟碱;二是在烤房条件许可的区域,大力推广上部烟4~6片一次性采烤;三是工商研三方一起开展成熟度试验,研究出不同产区不同海拔适宜的成熟度。”张保全接着谈自己的想法。

  下面又是阵阵讨论声:“听了专家的发言,上部烟还是可以种好、用好的嘛!为了烟农的利益,我们也要想尽办法解决好上部烟可用性问题。”

  研究对策不空谈

  “我感觉,目前困扰一些烟区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水的问题,需要的时候水分不足,严重影响了烟叶生长。部分地区还采取大水漫灌的方式,导致土壤温度迅速降低,花叶病频发。建议推广滴灌,研究水肥一体化技术。”张保全针对其他的问题继续建议,“同时,要增施饼肥,实行二次打顶,共同开展原收原调,鹤峰产区还要适当补充氯化钾。”

  “今年恩施州局生产技术方案、工作目标定位准确,体现了‘三深一高一协调’(深翻地、深施肥、深栽烟,高起垄,水肥协调)、‘三减一增一平衡’(减化肥、减农药、减农膜总体使用量,增施有机肥,营养平衡)。”中国农业科学院烟草研究所研究员申国明提出自己的见解,“我建议,下一步一是推广生产全程质量监控,实现产品可追溯;二是探索原收原调,探索鲜烟叶收购集中烘烤。”

  “据国家气象局预测,今年的天气将更为异常,可能对烟叶产量、病害造成较大威胁,大家要提前做好应急预案、防护措施。”中国农业科学院烟草研究所研究员陈德兴建议,“一是要重视后备品种,防止品种退化,影响烟叶质量,做到主栽1个品种,后备2个品种,储备3个品种。二是探索水肥一体化工作,解决肥、水、药问题,提高肥料利用率,减少病虫害发生。”

  工业、专家、基层单位纷纷就如何提升烟叶质量提出了切实可行的思路。

  会议最后,恩施州局(公司)局长(经理)谭志平总结发言:“这次会议收获很多,我们将针对去年烟叶质量梳理出来的问题及今天专家们提出的建议,做到认识上触及灵魂,改进上对症下药,措施上落到实处,效果上明显见效。并真诚邀请浙江中烟、烟科所专家全程参与烟叶生产,提供技术指导,共同提高烟叶质量。”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