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烟叶商品化烘烤的“新平模式”
2016年10月11日来源:玉溪网

  烟草在线据玉溪网报道

新平县平甸乡小龙山烟叶收购站的工作人员正在收烟。今年全县烟叶商品化烘烤的上等烟比例达70%左右,较去年同期增加8.5%。

  烟叶烘烤“临门一脚”踢不出质量,已成为困扰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烤烟生产多年的顽症。围绕烤烟生产提质增效和产业精准脱贫战略,在玉溪市新平县委、政府高度重视下,2016年新平县从操作层面和微观角度探索烟叶商品化烘烤模式,并抓住烘烤环节这个牛鼻子,大胆改革创新,打破烤烟生产提质增效的瓶颈,创建了“政府主导、烟草主推、烘烤公司或烘烤业主为经营主体”的商品化烘烤模式,通过租赁、承包、盘活等方式整合1600座卧式密集型烤房资源,在全县种烟乡镇(街道)推行烟叶商品化烘烤,商品化烘烤的烟叶损失率大幅降低,上等烟比例有较大提高。

  2016年,新平县参与烟叶商品化烘烤的烤烟种植面积约占全县合同总种植面积的三分之一左右,这部分烟叶上等烟的比例如何?据了解,截至9月22日,新平县完成烟叶收购762.03万公斤,占计划收购量的68.04%。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新平县烟叶商品化烘烤的损失率已控制在7%以内,与2015年20%的损失率相比下降了13%,上等烟比例达70%左右,与2015年同期平均水平相比上等烟增8.5%。如果按2016年烟叶商品化烘烤的损失率和上等烟比例指标计算,预计2016年新平县参与烟叶商品化烘烤的烟农,平均每亩将增收1000元左右,这一增收是改革创新烘烤模式后,由烟叶商品化烘烤带来的。

  记者对新平烟叶商品化烘烤进行了深入跟踪采访,并深度挖掘烟叶商品化烘烤的“新平模式”背景和深层原因,总结该模式可复制的核心内容。

新平县平甸乡小龙山烟叶收购站的工作人员正在收烟。今年全县烟叶商品化烘烤的上等烟比例达70%左右,较去年同期增加8.5%。

  烘烤环节是烤烟生产提质增效的关键

  新平是全市的烤烟生产大县,近年来在烤烟生产压控形势下,全县烤烟的合同种植面积一般都在9万亩左右,烤烟产业成为山区农民增收的支柱产业,特别是平甸乡、新化乡、老厂乡的农民更是离不开烤烟,种植烟叶已成了广大农民的钱袋子。另外,新平县也是该市贫困人口较多的县份,离开了烤烟产业,全县产业精准脱贫便失去了依托,如果烤烟产业抓不好、抓不实,将造成农民脱贫困难,甚至造成不少农民返贫的严重后果。

  省级贫困乡老厂乡苛苴社区上果且莫居民小组的马学贵说:“我家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共四口人,我有点残疾,打不了工,家里的收入就靠种烤烟。2015年全家种了15亩烤烟,由于烤不好,损失率高达百分之三四十,上等烟比例50%都不到,15亩烤烟交售收入才2万多元。”

  记者一算,每亩收入2000元都不到,太低了,也许这算个特例。记者从平甸乡、新化乡、老厂乡一路调查下来,2015年这3个乡的大多数烟农亩均交售收入在3000多元,这些烟农与同乡种烟较好的烟农亩均交售收入六七千相比,少了一半,问题出在哪里?

  新平县烟叶生产办公室主任普跃告诉记者,新平县烤烟生产的短板,其一是烟田基础设施建设差,靠天吃饭的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其二是中耕管理科技措施到位率不高,烟叶生产的前半程就掉队了;其三是烟叶烘烤“临门一脚”就是踢不出质量,造成烟农种烟效益上不去最核心的环节就在烘烤,而烘烤环节中关键是烘烤模式陈旧和烘烤技术差。

  玉溪市烟草公司新平县分公司经理刘迎中告诉记者,影响新平县烤烟生产提质增效最要命的短板就是烘烤环节,主要是卧式密集型烤房数量严重不足、烘烤模式陈旧和烘烤技术差造成的。2015年,烘烤损失率高达20%左右,以每亩平均120公斤烟叶、每公斤烟叶28元的均价计算,一亩烟叶就损失了600多元,加上上等烟比例上不去损失的部分,一亩烟叶损失1000元左右的烟农是比较多的。

  新化乡大寨村委会罗武村民小组烟农李学才对记者说:“我已经用卧式密集型烤房烤烟两三年了,但就是掌握不好技术,2015年我第一炉烟就烤砸了,全部烟叶烘烤的损失率高达30%,上等烟比例也只有50%左右。”大寨村委会罗武村民小组组长黄学祥接过话说:“全村有种烟户30多户,2015年大部分烟叶虽然用上了卧式密集型烤房烘烤,但因烘烤技术差,导致全组烟叶烘烤损失率平均达30%左右,上等烟比例平均只有57%左右。”

  谈到烟叶的商品化烘烤,从保山市聘请过来的烟叶烘烤师傅张显祥告诉记者,目前,保山市80%的烟叶已实现了商品化烘烤,新平县烟叶生产提质增效的核心问题还是在烘烤环节,主要是烘烤模式陈旧和烘烤技术较差。想靠单家独户烘烤和户与户联烤的模式把烟叶烤好,就必须要求家家户户都要有技术过硬的烘烤师傅,加之烟叶采收、编烟与烘烤同时进行,每家每户就两三个人,平均每户要管理十亩左右烟地的采、编、烤,怎么忙得过来,怎么能集中精力把烟烤好,所以只有通过实施烟叶的商品化烘烤,实现种、烤分离,才能实现烘烤质量的大突破。

采用烟叶商品化烘烤,一个烘烤师傅和六七个烧火师傅就可管理三四十座烤房的烘烤工作。

  跨出烟叶商品化 烘烤的第一步

  普跃说:“抓烤烟产业提质增效一定要抓在点子上,2015年由于天气原因,烘烤环节的短板暴露无遗。经过认真调研分析,解决烘烤环节的问题还应有所侧重,受卧式密集型活动板式烤房建设指标限制和建设资金制约,想在一两年内把老旧普通小烤房全部淘汰,从每家每户烟农中培训出一个技术过硬的烘烤师傅是不太现实的,因此只能在改革创新烟叶烘烤模式上找突破口和下功夫。”

  2016年5月30日至6月3日,新平县组织扬武、平甸、新化、老厂和漠沙5个乡镇和县烟办、县烟草分公司有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共计20余人,由县烤烟产业发展领导小组有关领导带队赴德宏州芒市,就烟叶商品化烘烤、生物质燃料清洁能源烘烤和加工情况进行了学习考察。

  新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龙家寿告诉记者,通过考察学习,结合新平县前几年专业化烤烟取得的经验和存在的问题,以及烟叶商品化烘烤试点推不开的问题,2016年新平县创立了“政府主导、烟草主推、烘烤公司或烘烤业主为经营主体”的商品化烘烤模式,并建立健全了赔付机制、仲裁机制和监督考评机制。县人民政府制定下发了《烤烟商品化烘烤实施方案》《烘烤技术指导员管理办法》《烟叶烘烤检查考核方案》,印发了《烟叶烘烤指导员工作手册》,推行“烟叶准采入炉证”、“烤坏烟叶赔偿标准”等制度。通过县、乡、村层层成立烘烤领导小组和技术执行组,明确责任人,定职责、定岗位、定考核措施,解决了近年来商品化烘烤试点过程中烟农和烘烤业主担心的问题,全县烟叶商品化烘烤终于跨出了第一步。

  破解制约烟叶商品化烘烤的核心问题

  事实上,烟叶商品化烘烤也并不是新鲜事,但为何烟叶商品化烘烤工作推不开呢?

  新化乡大寨村委会罗武村民小组烟农李学才说:“实施烟叶商品化烘烤,我们最大的担心就是怕烘烤公司、烘烤业主把烟叶烤坏后无法得到合理的经济赔偿,所以还是自己烤把稳点。”

  同样,烘烤公司或烘烤业主也抱有顾虑和想法。新平红丰烟草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曹文宏告诉记者,有些鲜烟叶本身在田间长势就不好,病害多,无法烤出好烟叶,怕烘烤出炉后,烟农争吵,引发过多的经济赔偿和争议,因此真正掌握烘烤技术和有管理能力的人员和公司不敢带头承包烟叶进行商品化烘烤。

  玉溪市烟草公司新平县分公司烘烤师张翔说:“烟农的担心和烘烤公司、烘烤业主的顾虑,归结起来就是烟叶商品化烘烤模式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主要有三点:一是赔付机制,二是仲裁机制,三是监督考评机制。”

  谈到赔付机制,曹文宏告诉记者,所谓赔付机制就是烘烤公司、烘烤业主烤坏了烟农的烟叶应按什么标准赔付。其中有三个标准最为重要:一是“鲜烟叶质量采收入炉评价标准”,二是“烟叶烘烤后出炉的质量评价标准”,三是“烤坏烟叶赔偿标准”,有了这三个标准,烟农的担心和烘烤公司、烘烤业主的顾虑都解决了。

  比如,“鲜烟叶质量采收入炉评价标准”明确了施肥、土壤、气候、烟叶成熟度采收入炉等因素会影响烟叶的烘烤质量。“烟叶烘烤后出炉的质量评价标准”明确了在鲜烟叶质量合格的前提下,烘烤的黄烟率必须达到92%以上,损失率必须控制在8%以内,上等烟比例必须达到68%以上。“烤坏烟叶赔偿标准”也有明确规定:如果烟农从田间采收的鲜烟叶本身质量较好,在交给烘烤公司或烘烤业主代烤后,确实因为烘烤操作人员人为或技术操作不当、设备损坏、停电、烘烤技术不到位而烤坏烟叶或影响烟叶质量的纠纷,经乡镇商品化烘烤赔付仲裁小组仲裁鉴定后,依照相关程序和当事双方签订的相关合同,严格按“烤坏烟叶赔偿标准”赔偿烟农经济损失。

  说起仲裁机制,老厂乡党委副书记施瑞鸿告诉记者,烟农与烘烤公司、烘烤业主是运动员,仲裁机构是裁判员,只有通过仲裁机制才能维护当事双方的合法利益。按照新平县政府关于种烟乡镇(街道)建立仲裁机制的精神和要求,老厂乡商品化烘烤赔付仲裁小组人员主要由乡分管领导、乡烟办主任、烟叶烘烤技术人员和种烟村的总辅导员等组成。如果烟农与烘烤公司、烘烤业主发生矛盾纠纷,仲裁小组会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按照相关政策规定协调处理好烟农和烘烤承包方的矛盾纠纷。

  截至9月20日,老厂乡商品化烘烤赔付仲裁小组已仲裁了24炉烘烤纠纷,当事双方都很认可,其中因停电造成烘烤损失的有3炉,赔付金额7460元;因设备故障造成烘烤损失的有5炉,赔付金额14220元;因技术问题造成烘烤损失的有16炉,赔付金额26164元。

  提起监督考评机制,普跃告诉记者,监督考评机构就是由县一级政府和烟草公司等相关部门的人员组成考评小组,对乡镇(街道)一级的仲裁机构和烘烤公司、烘烤业主进行监督考评,从而推动全县烟叶商品化烘烤工作健康持续发展。

  通过以上机制,最终给烟农和烘烤公司、烘烤业主都吃上了定心丸。

  烟叶商品化烘烤实现提质增效

  由于烘烤模式的改革和创新,2016年新平县在烟叶商品化烘烤工作中取得了较大的成绩。

  刘迎中说:“从目前全县统计的烟叶商品化烘烤的相关数据看,2016年烘烤损失率大都控制在7%以下,上等烟比例大都达到了68%以上,按这两个指标算,预计全县参与烟叶商品化烘烤的大多数烟农,平均每亩烤烟增收1000元左右已成定局。”

  9月18日,记者从新化乡大寨村委会罗武村民小组了解到,烟农黄学祥2015年自己烘烤的烟叶损失率为18%,2016年烟叶商品化烘烤的损失率为7%,上等烟比例高达80%。2016年大寨村委会参加烟叶商品化烘烤的112户烟农,平均烘烤损失率控制在7%以内,上等烟比例平均达71.9%。

  普跃告诉记者,通过烟叶商品化烘烤,2016年全县可以使用的3097座卧式密集型烤房中,实施烟叶商品化烘烤的达1600座,占51.7%。2016年,每座卧式密集型烤房能烤20亩左右烟地的烟叶,产能释放了一倍左右。2017年全县计划争取建卧式密集型烤房1000座,同时把现有的3097座可使用卧式密集型烤房全部投入商品化烘烤,基本实现烟区卧式密集型烤房全覆盖,烘烤环节释放出来的增效空间会更大。

  新化乡大寨村委会党总支书记禹学会告诉记者,通过实施烟叶商品化烘烤,最终实现了种烤分离,解决了烟叶烘烤季节,烟农忙于采收烟叶、编烟叶和烤烟叶而造成劳动力不足的问题,更主要的是解决了绝大多数烟农烘烤技术差的问题。同时,烟叶商品化烘烤产生的倒逼效果,使广大干部群众进一步认识到膜下小苗移栽、中耕管理和病虫害统防统治的重要性。下一步全村将以烟叶商品化烘烤为契机,将老式普通小烤房统一进行拆除,通过村组集体或烘烤经营业主、企业统一规划、出资建设卧式密集型烤房,增强卧式密集型烤房的统筹性和集中性,确保商品化烘烤的大力推进。

  平甸乡宁河村委会党总支书记龚家龙说:“种烤分离,为村组内部土地流转和培养种烟大户奠定了基础,解决了部分土地荒芜的问题,同时也解决了烟农老龄化和劳动力不足的问题。而且烟叶商品化烘烤还能节煤、节电、节省人工成本等,在烤煤方面仅一炉就能节省100公斤煤,人力成本的节省就更大了。”

  更可喜的事情是,通过烟叶商品化烘烤,近年来一直解决不了的烟夹编烟影响烟叶烘烤质量的问题,2016年在新平县终于解决了。老厂乡苛苴社区烟农普志才见到记者来采访,笑着对记者说:“实施烟叶商品化烘烤,使用烟夹编烟,非常省工。烘烤用不着我们烟农操心,现在4个人使用烟夹编烟400夹,半天就完事了,以前4个人编400杆烟最少也要两天的时间。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