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正文
云南中烟实施布朗族整乡推进整族帮扶纪实(图)
2016年02月18日来源:《云南日报》作者:谭晶纯、张莹、蒋鹏/文、张彤、郭金灿、彭贵宾/图

  烟草在线据《云南日报》报道

  布朗山再现历史大跨越

  仿佛是历史的巍巍崖壁上,又绘上了新世纪的生命密码。

  仿佛那讲述岁月的布朗弹唱,又唱响了新时代的歌谣。

  半个多世纪前,他们从原始社会末期一跃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完成了民族发展史上的第一次“直过”。

  今天,随着幢幢新居扮靓山寨、致富产业染绿大山,他们又迎来了民族发展史上一次“新直过”。

  因为人口稀少,他们曾被称为“金布朗”。今天,随着云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对口帮扶保山市施甸县布朗族,3年投入6亿元,重点对该县木老元布朗族彝族乡、摆榔彝族布朗族乡进行整乡推进整族帮扶,“金布朗”迎来了“金色年华”。

  布朗族整乡推进整族帮扶,凝结着党中央和省委、省政府,国家烟草专卖局对边疆人口较少民族的关怀。云南中烟秉承“报国有责、惠民有爱、树人有方”的价值理念,把它作为头等重大政治任务,举全系统之力,用心、用情、用力,全力以赴,以空前的决心和力度创新扶贫开发模式。

  云南中烟情怀根植大地,布朗山,迎来又一次历史大跨越。

  心系民生勇担当

  从保山市施甸县县城出发,一路向东,在巍峨大山里“缠绕”了一个多小时后,木老元乡安居温饱工程易地搬迁建设现场到了。现场彩旗猎猎飘扬,挖掘机在紧张作业,几座样板房已见雏形。

  安居温饱工程是云南中烟于2015年7月正式启动整乡推进整族帮扶行动以来重点建设的项目之一。据了解,除安居温饱工程外,未来3年,云南中烟还将在以施甸县木老元乡、摆榔乡为主的布朗族主要聚居乡投入6亿元,用于安居工程、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事业及素质提升等。

  时间回到2015年初。

  “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2015年1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昆明会见人口较少民族独龙族的民族代表时,再次表明了对少数民族地区的高度关心和重视。而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的巨大成就,创新了我国人口较少民族的脱贫模式。

  2月13日,陈豪省长在调研烟草工作时,要求云南烟草工商企业对云南省人口较少民族进行帮扶。

  5月,省委书记李纪恒、省长陈豪与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凌成兴会谈时,双方达成共识:云南烟草工业、商业两个公司各对口帮扶一个云南人口较少民族实现脱贫。最终云南中烟对主要聚居在施甸县的布朗族进行整族帮扶。

  “决不让一个少数民族掉队”,这是中央对民族地区扶贫攻坚的坚定决心;“整乡推进整族帮扶云南人口较少民族”,这是全省新一轮扶贫攻坚战关键时期,省委省政府和国家局交给云南中烟的光荣使命。

  七彩云南风景如画,但同时全省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少数民族尤其是“直过区”群众自我发展能力较弱,是造成贫困的重要因素之一。

  施甸县地处滇西南边陲,属全省四大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滇西边境片区,贫困人口占全县农村总人口的20%以上,农民人均纯收入785元以下的深度贫困自然村有113个、人口3.87万。施甸的木老元乡、摆榔乡共有布朗族人口1160户5001人,是该县布朗族最为集中的聚居区。改革开放前,木老元乡和摆榔乡“对外交通靠走,信息交流靠吼,治安管理靠狗”,封闭落后。经过多年发展,两乡的社会经济水平虽有了很大进步,但因地理位置偏僻、贫困度较深、资金匮乏等原因,仍有许多群众,尤其是布朗族群众还未能脱贫,聚居区平均受教育年限仅为8.6年,高中入学率仅为61%。群众自我发展能力差、创新意识弱,产业发展难以推进,先进文化科技难以普及,原始的耕作方式、粗放的经营方式终年守望着贫瘠的大山。布朗族“两乡”,是施甸县乃至全省扶贫攻坚最难啃的“硬骨头”。

  这是布朗山幸福开启的日子。

  2015年8月15日至16日,省委书记李纪恒轻车简从,雾雨兼程来到施甸布朗山,行进在碧罗雪山崎岖蜿蜒的山路中。李纪恒深入到木老元和摆榔乡走访贫困户、开展入户调查,调研农产品专业合作社、查看林下养殖,夜宿贫困农户家、同吃同住共话脱贫致富。他和结对帮扶的贫困户拉拉家常,听听他们的心里话;和乡、村干部,驻村工作队员,村党员代表围坐一起,共商如何加快扶贫攻坚步伐。布朗族“两乡”的百姓疾苦,群众对发展的殷切渴望,深深牵动着书记的心,更坚定着向贫困宣战的决心。“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不让一个贫困地区掉队、决不让一个兄弟民族落伍,这是省委、省政府对全省各族人民做出的庄严承诺,各级党委、政府和广大党员干部责无旁贷,要带头扛起扶贫攻坚责任,拿出过硬办法,坚持问题导向、精准扶贫,统筹城乡、连片推进,改革创新、增强动力,政府主导、群众主体,以‘三严三实’的作风推进工作,坚决打赢扶贫开发攻坚战。”在布朗族“两乡”,李纪恒书记向全省下达了扶贫攻坚的动员令。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我们党和政府的执政目标。我们启动布朗族整族帮扶工作,相信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在乡亲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有信心和决心打赢这场扶贫攻坚战,努力实现布朗山寨的新发展。”省委书记的承诺和勉励,温暖着布朗族群众的心,更坚定着云南中烟回馈社会、担当社会责任的决心。

  这是云南中烟的不变情怀。

  多年来,云南人民培育了云南中烟成长壮大,而云南中烟心怀“报国有责、惠民有爱、树人有方”的价值理念,深情反哺着养育她的土地和人民,积极支持云南贫困地区的扶贫发展。十多年来,云南中烟在扶贫上的投入达36亿元,帮扶对象分布在云南省10多个县。

  今天,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入决胜阶段,云南中烟又一次勇挑重担,整乡推进整族帮扶人口较少民族,云南中烟一马当先。

  “开展整族帮扶,是国家局和云南省委、省政府交给我们的一项政治任务,是云南中烟履行社会责任、回报社会的应尽之责和使命。”云南中烟党组书记、总经理朱绍明说,云南扶贫攻坚任务艰巨,云南中烟挺身而出,责无旁贷,我们必须全力以赴,扎扎实实做好扶贫工作,携手布朗族“两乡”群众共同奔小康。

  云南中烟对口布朗族整族帮扶,将在3年内投入6亿元资金,用于帮扶项目区内的基础设施、安居温饱、产业发展、社会事业、素质提升和生态建设。通过3年的扶贫攻坚,实现项目区所有自然村全部脱贫,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5%以上,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20%、达到1万元以上。

  用心、用情、用力,全力以赴,实施精准大帮扶,布朗族“两乡”扶贫攻坚,号角吹响。

  精准扶贫闯新路

  阿福开,集中安置,种植大树杨梅1亩,住房困难,长女阿克云就读于昆明林业职业学院,每年学费+生活费2万元,妻子体弱多病。帮扶措施:助学、助医、助建、产业扶持。享受城市低保,参加种植、养殖培训……

  杨金龙,集中安置,养殖绿壳蛋鸡100羽,种植大树杨梅1亩,建房困难,女儿现就读于木老元乡中心小学,每年生活费2000元,母亲体弱多病。帮扶措施:助学、产业扶持,绿壳蛋鸡养殖扩大到500羽……

  翻开一张张“一户一策贫困户摸底调查清单”,重点扶持户家庭的基本情况、困难、帮扶措施一目了然。而在木老元乡和摆榔乡,每一个贫困户都有一份这样的“档案”。

  云南中烟牵头帮扶如此重大、复杂、系统、艰巨的精准扶贫项目,没有可学习借鉴的经验。他们把整族帮扶作为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创新机制,举全系统之力,做到规划“实”、投入“准”、发动“广”、帮扶“真”、组织“强”,把责任担当迅速化为实际行动。

  精准扶贫,云南中烟坚持迈好第一步——资料搜集。

  “一是扶持对象精准,二是项目安排精准,三是资金使用精准,四是措施到户精准,五是因村派人精准,六是脱贫成效精准。”云南中烟党组在对整族帮扶工作进行专题研究时认为,只要沿着“六个精准”这条“管道”走,云南中烟扶贫开发的资源就能够“滴灌”到需要帮扶的贫困群众身上。

  为了实现“六个精准”,云南中烟党组采取一系列措施,确保“群众不脱贫,干部就不脱钩”。

  这是一张马不停蹄的时间表。

  2015年7月16日,云南中烟对口施甸县布朗族整乡推进整族帮扶项目在木老元乡启动。云南中烟举全系统之力,快马加鞭,高效推进,与当地干部群众一道,向贫困宣战。

  2015年8月,结合云南省做好新时期扶贫攻坚工作的“挂包帮、转走访”机制,为了统筹安排、协调推进整族帮扶与挂钩扶贫工作,云南中烟召开动员大会,对整族帮扶及“挂包帮、转走访”工作进行全面部署,云南中烟党组分别与所属的红塔集团、红云红河集团及各直属单位签订挂钩扶贫工作责任书,明确所属各单位扶贫工作的目标任务,确保扶贫任务落到实处、取得实效。在此期间,朱绍明、夜礼斌、温宁军等云南中烟主要领导先后多次深入木老元乡、摆榔乡,了解布朗族群众的家庭状况、脱贫打算和目前面临的生产生活困难,共同分析贫困原因,商讨脱贫办法。

  2015年9月,红塔集团、红云红河集团也分别组成工作组深入到各自的对口挂钩扶贫点——普洱市澜沧县南岭乡谦哲村和曲靖市会泽县田坝乡板坡村,入户调查、走访调研,正式启动挂钩扶贫工作。

  云南中烟机关及各直属单位根据“挂联方案”,公司主要领导采取“一帮二”,公司机关及其他各直属单位采取“多帮一”的方式,与木老乡、摆榔乡的74户布朗族贫困家庭结成了对子,云南中烟全系统共与施甸、澜沧、会泽等挂钩点的1249户贫困户结成了帮扶对子。

  “进进门、见见人、摸摸底、支支招”,要与结对贫困户“对上号、挂上钩、结上对”,做到“不漏户、不漏人、全覆盖”。云南中烟党组要求,各单位在扶贫工作中要采取“一户一策”方式,“一对一”制定帮扶目标、帮扶措施和脱贫计划,用真心、真情、真爱,把“挂包帮、转走访”等各项帮扶工作落实好,做到真扶贫、扶真贫,不脱贫、不脱钩。

  与此同时,为尽快帮助布朗族脱贫致富,让布朗群众过上好日子,项目启动以来,云南中烟驻施甸“整族帮扶”工作组迅速行动,对上沟通协调云南中烟和省扶贫办政策资金,对下深入布朗聚居区村组农户调研,为项目规划提供第一手资料,为精准扶贫建言献策,并要求承诺“群众不脱贫、工作组就不撤退”。

  经过云南中烟和当地干部的细致调研,木老元乡与摆榔乡的基本情况渐渐明晰:2015年前三季度,聚居区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187人,占聚居区总人口的23.7%,其中布朗族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386人,占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43.49%。布朗族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3550元,17.3%以上的布朗族群众依靠农村低保才能维持基本生活。

  家底摸清,实现项目精准规划,云南中烟经过多轮调研,与省扶贫办、保山市政府共同编定了《保山市以施甸县为主的布朗族整乡整村推进整族帮扶项目实施方案(2015年10月-2018年10月)》并获得云南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正式批复同意。据《项目实施方案》,云南中烟整族帮扶项目将重点围绕实施安居工程、产业发展、基础设施、社会保障、劳动力素质提升、生态环境保护、基层党组织凝聚力战斗力提升等7大工程而展开,每年度云南中烟则根据具体实施项目,拨付资金,监督工程进度。

  7大工程,为3年大帮扶制定出了具体路线图。

  精准扶贫,关键是钱要用到刀刃上。为了确保让每一笔捐助资金的规范管理和发挥最大效能,云南中烟专门制定了《整族帮扶专项资金使用管理办法》,并与云南省扶贫办、施甸县政府共同签订帮扶协议,明确整族帮扶的项目金额、出资方式,以及资金管理、项目管理等内容,确保资金安全。

  举全系统之力动真心、动真情,动真格,云南中烟精准帮扶出实招、下实工、见实效。

  夏季的施甸正是雨季,山洪滑坡易发多发,通往布朗族聚居区的公路常常被滑坡阻断,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云南中烟全体领导班子成员仍然分别亲自带队,组织公司机关各部门和直属单位干部职工深入到木老元和摆榔乡扎实开展“挂包帮、转走访”工作,期间遇到山体滑坡道路被阻断,干部职工弃车徒步前往挂钩村走访,并给农户送去了慰问金和香油、大米等生活物资。把帮扶当家事,把群众当亲人,正是这样的热诚真情和责任担当,温暖了布朗人民的心,树立起了布朗群众脱贫致富的信心和决心。

  整族帮扶2015年7月启动,工作组进村入户,帮扶资金迅速到位,项目建设快速推进……大帮扶大幕开启,布朗山,日新月异。

  七大工程“拔穷根”

  李博是木老元乡木老元村的村民。初次到他家,房子不大,简陋的瓦房里蜗居着三代人,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令人心酸。他的父亲李国良告诉我们,初中毕业后,儿子就随村里人外出打工了,做过很多事,但总是一事无成,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还向父母要钱。

  按照云南中烟的帮扶计划,将给李博家这样的拆除重建户每户5万元的补助。李博雄起了盖房子的决心,“就算欠债也要干。”李博开始拆旧房,建新房,空余时间还出去打工,就像换了一个人。看着自家房子大了,家具有了,院子整洁了,还实现了人畜分离。李国良激动地告诉我们:“没想到这把年纪了还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感谢党委政府和云南中烟,更要感谢的是,他们帮助了我的孩子。”

  木老元乡、摆榔乡的贫困人口多居住于勐波罗河流域、怒江流域的干热河谷及1600米以上的冷凉地区,山高坡陡,洪涝、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时有发生。“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是这里真实的写照,实现居者有其屋,是布朗群众迫切的呼唤。

  实施安居工程,帮扶项目按照“有宜居条件、有发展基础、有公共服务”的“三有”标准选好搬迁安置点,按照“新房、新村、新景、新产业、新生活、新发展”的“六新”要求做好规划设计,坚持“搬得出、住得好、能致富”的原则,切实把搬迁安置点建成“宜居、宜游、宜业”的小康村。同时,坚持城镇化与扶贫开发“双轮驱动”,促进城乡统筹的原则,做好贫困搬迁户集中搬迁到基础设施好、公共服务优、就业机会多的集镇区域前期工作,按照能搬县城就搬县城、能搬集镇就搬集镇、能搬行政村就搬行政村的原则,科学分类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

  2015年,云南中烟已经投入帮扶资金2亿元,分批建设特色民居1158户,实施易地搬迁581户,并配套排涝沟、入户道路硬化、新农村卫生处理设施、太阳能路灯等。安居工程建设,极大地改善了布朗山群众的住房、民生问题,优化了农村生活环境,并为布朗群众的产业培育,奠定了基础。

  木老元乡的水沟脚和阿林寨均处于滑坡泥石流易发地带。由于自然环境恶劣,村民们辛苦一年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在仅能遮风避雨的茅草屋、杈杈房中守望着贫穷。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群众行路难、就医难、娶亲难,仅阿林寨的光棍就有40多个。

  2015年,当地政府整合云南中烟帮扶资金,分批对两个村共118户400余人实施易地搬迁。为了让农户“搬得出、住得好、能致富”,他们根据每户实情,量身订制扶贫方案,让搬迁村民都有稳定的增收门路。

  今年51岁的水沟脚村民杨金文,家有六口人,居住条件很差,没有钱修缮房屋,整村搬迁的计划正好解决了他的“住房之急”。搬迁后,当地村委会还将在大树杨梅种植、牛羊养殖上给予了杨金文技术指导和政策支持。这样,老两口儿女在外打工,他们还能在家学习种植和养殖,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

  安居工程,随着幢幢新房崛起布朗山,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新兴产业植入曾经封闭的大山,大扶持强劲的推手必将推动布朗族再次实现历史大跨越。

  要致富,“挪穷窝”。

  断穷根,靠产业。

  “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地无三尺平,悬崖更比土地多。”这是木老元乡、摆榔乡自然环境的真实写照。但换个角度思考,从山顶到山谷立体多样的气候,丰富的生态系统类型,以及未被开发的自然风光,反而为当地产业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条件。

  立足当地实际,化劣势为优势,打好“绿色生态”和“民族文化”两张牌,念好一部“山字经”!经反复调研后,这正成为云南中烟整族帮扶中“啃硬骨头”最有效的途径。

  因地施策,产业扶贫让木老元乡的面貌开始发生改变。

  过去,木老元乡主要靠种植苞谷、洋芋等作物,经济结构单一。现在,该乡的产业结构进行了重新规划,“石头山”变成了“元宝山”。“山地下片亚热带主要发展冬早蔬菜和盐肤木,中片温带养绿壳蛋鸡,上片冷带种树头菜、羊角洋芋和大树杨梅,林下则种重楼和天麻等中药材”,木老元的产业规划“含金量”十足。

  “瞧,这是绿壳鸡蛋,一个能卖到3块钱,是一般土鸡蛋价格的3倍多。”在自家养鸡场里,木老元乡木老元村养鸡专业户蒋元周兴奋地告诉记者。对他来说,养殖能下绿壳蛋的鸡绝对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一羽成本仅8元,但村委会给咱补助10元,而且销路还好,今年我养了100多羽,仅这一项就能增加收入1万多元”。

  因村施策,探索产业扶贫模式多元化,是摆榔乡的一个宝贵经验。“我们实行‘一村一品’发展战略。摆榔乡四个村委会,大中村大力发展林下养鸡,尖山村主要养牛,鸡茨村养羊,摆榔社区则主要搞竹鼠等特种养殖。”摆榔乡党委书记段从坤说,有差异才能形成特色,有特色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取胜,基于此,特色香料烟和生切烟种植、特色观光旅游等项目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

  以“区域发展带动扶贫开发、扶贫开发促进区域发展”为基本思路,做好区带产业扶贫、园区产业扶贫、旅游产业扶贫、生态产业扶贫等区域产业谋划布局。以怒江大峡谷旅游综合体开发、县城及25公里生态文化系列村示范长廊建设和枯柯河流域片区、高寒山区特色产业带建设,把推进区域发展与精准扶贫到村到户高度融合,出台区域发展、产业扶持精准到村到户的政策机制,以区域发展与精准扶贫融合推进破解区域贫困问题。2015年,云南中烟投入2831万元,在“两乡”发展烤烟、香料烟、大树杨梅、象牙芒果、牛膝、冬早蔬菜等种植面积上千亩的特色产业;肉牛、雪山黑山母羊、生态林下绿壳蛋鸡等特色养殖业,并配套农田基础设施建设,帮扶使项目区群众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固定产业,启动了布朗族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产业推进,将从根本上改变布朗族缺乏发展意识的“穷根”。

  布朗山上兴业忙,随着产业大推进,布朗群众将奠定可持续发展的坚实产业基础。

  扶贫要扶智,扶智先要改变理念,培养新人。

  仅有资金和项目还不够,还得培育一批适应现代农业发展,具有新理念、新技能的新型农民,要加快民族地区人口素质提升。自云南中烟实施整族帮扶以来,围绕“1户1人1技能”素质提升工程,项目区共培训2634人次,除种植、养殖外,还涵盖了驾驶、电焊、建筑施工等内容,为布朗族青壮年走出深山打工提供了技能储备。

  断穷根,根本是教育。

  长期以来,由于封闭落后,2014年年末,聚居区平均受教育年限8.6年,高中入学率仅为61%。

  整族帮扶进行中,云南中烟格外重视教育发展。目前,由云南中烟援建的木老元教育园区已经全面开工,开展布朗族聚居乡初中生异地就学模式新探索;云南中烟还向施甸县善洲实验学校捐款500万元,用于改善该校的办学条件;同时,安排摆榔乡119名七年级学生到施甸三中就读,更多大山里的孩子有了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

  ……

  安居工程“安”人心,产业的兴起,教育的勃兴,让大山里的人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2015年12月14日至15日,省委书记李纪恒再一次到施甸县,对整乡推进、布朗族整族帮扶和施甸整县脱贫发展工作开展情况进行检查。

  “易地扶贫搬迁涉及困难群众的切身利益,老百姓多少年的积蓄都投在这里,所有希望也都放在这里,一定要把这项工作一丝不苟地完成好!”在摆榔乡尖山村、大中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李纪恒详细了解工程建设情况,叮嘱当地干部要把工作做细、做实、做到家,做好规划,同时严控工程质量,突出民族特色,把每一个安置点都建设成为美丽宜居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

  这一行,李纪恒书记一路走一路看一路问,仔细了解脱贫工作推进情况,充分肯定了云南中烟的帮扶工作“投入大、工作实、抓得紧”。

  目前,在云南中烟整族帮扶项目区,现代农业发展风生水起,有些村寨还建立了专业合作社,蜂蜜、绿壳鸡蛋、火腿等早已走出深山,行销省内外;社会保障、基础实施、生态保护等工程也在有序推进,群众建设美好家园、自力更生脱贫致富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大为提高,精神面貌和落后的生产生活习惯有了质的改善。

  3年6亿元投入布朗族“两乡”整族帮扶,相当于 “十二五”期间,施甸县每年投入“两乡”各类扶贫资金的107倍,相当于两乡400年的财政收入总和。帮扶资金按户来计算,平均1户帮扶17.1万,1人帮扶4.5万元。投入资金前所未有,帮扶力度前所未有。

  3年大帮扶,将使布朗族聚居区基础设施显著加强、产业发展优势凸显、社会事业明显进步、民生保障更加完善、生态环境更加优美,自我发展能力明显提高。

  一个世居深山、从原始社会末期“直过”而来的人口较少民族向贫穷宣战,誓言奋起直追,摆脱贫困落后面貌;

  一个胸怀责任担当的现代烟草企业,走进大山披荆斩棘,创新精准扶贫路径。

  一个少数民族,一个企业,隔山隔水,心相通。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征程中,布朗族和云南中烟携手共进,共享发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