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商业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一场捍卫国家利益的持久战
--广西中越边境烟草打私形势调查
2019年10月31日来源:《东方烟草报》作者:徐江峰、全志、董旺鑫、卢皓、何嘉伟

越南绿林码头曾是繁忙的走私烟开柜上货地,经过几年的反走私高压打击,如今的河面干净清爽。 徐江峰摄

  2016年4月以来广西烟草打私总队联合有关部门打击走私烟部分成果数据

  出动烟草打私人员3.7万余人次、车辆1.5万台次

  查获走私卷烟13万余件,货值达8.6亿元,走私分子日均损失67万元

  查处涉私人员2300多人

  查扣车辆7800多台、船舶1000余艘

  创建“四无”村庄8个  

  中越陆地边境线广西段,东起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东兴市北仑河入海口,西至桂滇交界处的各达山,经8个县市区,长达1000多公里。

  这是一条风景秀丽的旅游线,有着浓郁的亚热带风光和边关风情;这是一片日益繁荣的外贸区,东盟深化合作等为这里不断创造着机会;这也是一个烟草走私频繁的地带,每年走私卷烟的查获量约占全国的四成。反走私与走私,正义与罪恶,在这里进行着持久而艰苦的较量。

  广西为什么会成为走私烟进入中国内陆的重要通道?烟草反走私与走私之间进行了怎样的较量?烟草部门在打击走私烟过程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带着这些问题,近日,记者走进这条风景如画的边境线,就烟草打私形势进行了深入调查。

  为何大量走私卷烟从这里入境

  大量的走私卷烟之所以“选择”了广西,是因为这里“得天独厚”的条件,为其进入中国市场提供了“天时、地利、人和”。特别是东兴市这条卷烟走私主要通道,更体现了这一特点。

  越南对中国实施的不对等边境出口贸易政策,使走私烟入境具备了“天时”。

  越南广宁省芒街市与东兴市隔北仑河相望,是越南卷烟出口指定口岸。

  越南一直对卷烟实施“暂进再出”政策,近年来又进一步缩短了此类产品在越滞留期限。所谓“暂进再出”,就是进口的卷烟通过审批后可在越南规定区域、时间内暂时存放,之后出口到第三方国家。

  于是,在北仑河越方河面,储存了大量“暂进”卷烟的船只停靠在岸边,等待着“再出”的机会。这些卷烟,一部分通过正常通关手续进入中国,还有一部分则通过“私人渠道”走私进入。由于滞留期限的缩短,为避免手上的卷烟被没收,越南的卷烟贸易者想方设法在规定期限内将其运离越南。如此一来,走私烟如同流水,有了越方的“放”,任凭我方如何“堵”,依然会渗漏进来。

  东兴市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为走私烟入境提供了“地利”。

  东兴市,是中国通往越南最便捷的通道,距离越方指定卷烟出口口岸芒街最近,拥有39公里陆地边境线、50公里海岸线。运输成本低,使东兴自然成为走私分子的首选通道。

  发源于广西十万大山的北仑河,在东兴和芒街之间蜿蜒60余公里,最后汇入北部湾。北仑河河宽仅数十米,水浅处蹚水可过,给不法分子走私卷烟以可乘之机。此外,东兴绵长的海岸线、广阔的海域,也使走私分子在东兴海域更容易逃避缉私部门的监管。

  东兴41个行政村(社区)多数沿边沿海分布。天然形成的地理位置、海陆环境被走私分子利用,边境村屯往往成为卷烟走私入境转运的第一站。

  边境村民的参与,让走私烟入境具备了“人和”。

  只要存在国内外市场差价,边境地区就会有走私现象,中越边境边民参与走私由来已久。

  广西属于我国经济欠发达地区,边境地区经济发展落后。长期以来,这里山多地少、交通不便,“靠边吃边”的思想,诱导着一批批法律意识淡薄的边民加入走私不法团伙。走私获得的高额回报形成负面示范效应,甚至一些青少年也参与其中,“读书无用论”风行一时。东兴某涉私村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未出过一名大学生;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建设的一些企业,招工难问题让其一度陷入困境。

  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些边民或充当走私分子的眼线、力工参与通风报信,或直接参与运私、护私、藏私,甚至小部分成为走私头目。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2009~2013年度防城港走私犯罪案件审判情况》白皮书显示,东兴一带边境村庄大都存在边民在检查站附近修建小路并设卡向走私者收取过路费的情况。

  慢慢地,在边境地区形成了具备一定规模的卷烟走私产业链。北仑河上,走私分子和中方缉私人员每天玩着“老鼠和猫的游戏”,装有走私烟的船只在河面上游弋,你来我就躲,你走我继续。

  据海关部门统计,2014~2015年,平均每天有数千件走私卷烟从东兴边境流入我国。据此推算,年流入量高达182.5万件(36.5万标准箱),每年给国家造成近百亿元的财政损失。

  中越边境烟草打私力量持续增强,使烟草走私猖獗态势得到有效遏制

  卷烟走私分子的美梦,因一支队伍的出现遭到了粉碎性碾压。

  2016年4月,按照国家烟草专卖局的部署,广西壮族自治区烟草专卖局成立广西烟草打私总队,从全区抽调烟草专卖稽查人员轮番进驻卷烟走私重灾区东兴,在北仑河畔驻守。

  多年来,地方政府部门、相关执法部门和烟草执法部门,对卷烟走私的打击从不懈怠。对于走私经济形成的“有毒的GDP”,当地政府有着清晰的认识,一直予以重拳打击。无奈走私活动点多线长面广,短时间内,有限的执法力量难以对其进行根本性遏制。

  烟草打私总队进驻三年多来,走私与反走私抗衡的天平悄然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从三组数据可以看出。

  一是卷烟入境数量大幅减少。根据打私部门统计,2017~2018年,东兴边境走私入境卷烟数量连续两年下降,目前已下降到2015年日均入境数量的20%~30%,每年可为国家挽回大量的财政损失。

  二是境外卷烟出现积压霉变。情报显示,有约150万件卷烟在我方高压打击下无法偷运进入我国,被压制在越南口岸,部分已经霉变。

  三是查扣比进一步提升。“查扣比”,是打私总队设置的分析走私成本的数值,就是将“查获走私卷烟数量”除以“入境卷烟数量”。东兴边境查扣比从2015年到2018年有大幅提升。

  三组数据充分说明,烟草部门对中越边境打私形势的把握和判断是精准的,对走私重灾区所实施的打私策略已释放出威力。

  打私总队进驻后,按照上级部门的部署和要求,在抓队伍建设增强自身战斗力的同时,还积极向防城港、东兴市委市政府汇报,与相关执法部门合作,融入当地社会反走私综合治理。在打私总队推动下,以政府为主导的“1+5”烟草打私体系构建起来,打私总队与海关、公安、边管、海警等签订联勤联值备忘录,建立协作机制,并与海关、公安、边管部门编队,在边境进行“3+1”联合值守。东兴市政府每年向各职能部门下达查扣走私卷烟任务,对完成情况进行督导、通报。从2017年起,打私总队、防城港市烟草专卖局被防城港市政府反走私综治领导小组纳入反走私督查成员单位,这意味着烟草部门在地方打私活动中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

  有为才有位。打私总队积极投入地方的智慧化打私建设、专项打击、无走私村屯治理等工作,为东兴反走私综合治理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8年11月,打私总队与东兴市政法委联合建设了全国首个边境烟草打私情报指挥中心,筑起“空天地潮”四条情报收集通道。“空”是收集卫星图片分析走私集散地,“天”是借助“天网”工程1720个摄像头监控走私交通要道,“地”是通过309名边境网格信息人员收集线索,“潮”是分析北部湾海潮变化情况适时开展巡防打击。

  情报指挥中心通过监测发现,西线大湾潭区域走私活动趋于活跃。在打私总队推动下,“733”(7座哨塔、3艘趸船、3艘缉私艇)北仑河水陆联合巡控体系今年构建完成,边境防控朝着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共用、全程可控大步迈进。

  “抓行动、封道口、清车船、管市场、扫黑恶”,针对烟草走私活动的特点,打私总队协同职能部门采取了一系列专项打击。2019年4月17日,在东兴市的烟草打私情报指挥中心,中央扫黑除恶第十七督导组听取了总队负责人关于边境卷烟打私与扫黑除恶结合的工作汇报,给予了充分肯定。

  “堵邪门,开正门”,打私总队积极配合东兴市政府开展“四无”村庄建设,推动打私工作由治标向治本转变:持续高压打击走私活动,对走私、涉私边民由民政部门暂停办理边民补助手续,通过“堵邪门”让边民对走私产生畏惧;大力支持无群体性暴力抗法、无基层干部袒护走私、无群众参与走私、无哄抢走私货物行为的“四无”村庄创建,引导村民正当致富,通过“开正门”让边民看到合法致富的希望。

  成立以来,打私总队共出动烟草打私人员3.7万余人次、车辆1.5万台次;联合有关部门查获走私卷烟13万余件,货值达8.6亿元,走私分子日均损失67万元;查处涉私人员2300多人,查扣车辆7800多台、船舶1000余艘;创建“四无”村庄8个。

  面对高压反走私治理,烟草走私形态进入变异期,呈现新趋势

  高额的利润,是烟草走私分子面对高压打击依然迎险而上的“动力”。在广西中越边境反走私综合治理网络日益密实的情况下,烟草走私活动也不断变异,呈现出一些新特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