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商业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谈谈对“完善烟草专卖专营体制,构建适度竞争新机制”的认识
2020年05月27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魏洪伟

  5月18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全文分为九大部分,共一万一千余字。赶在即将召开2020年全国两会前,发布这一“意见”,涉及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方方面面,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意见”中,第二项“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中,第三条“稳步推进自然垄断行业改革”结尾处,提及了“完善烟草专卖专营体制,构建适度竞争新机制”,这为行业今后深化改革提供了顶层设计的指引。

  应该说,将烟草归集为自然垄断行业本身,就是对烟草行业的认可,特别是国家局今年在疫情期间的高瞻远瞩、提早部署和行业一季度在经济领域的贡献。因为一直以来,社会各界都将烟草视为行政垄断的典型代表。而自然垄断是指由于市场的自然条件而产生的垄断,这些领域如果进行充分竞争,则可能导致社会资源的浪费或者市场秩序的混乱。从国际法理学来说,自然垄断由于它存在相当的积极性,大多数国家在立法上给予其豁免,肯定它的合法地位,而行政性垄断则不仅容易导致行政腐败的出现,更会造成市场竞争机制的扭曲。“意见”中将烟草行业归集为自然垄断,可见对其在节约社会资源和市场秩序上的认可。

  在内容上,“完善烟草专卖专营体制”基本落脚点在于保留烟草的专卖专营体制,这样的描述让许多人高悬的心可以暂时放下来了;而“构建适度竞争新机制”,“适度”和“新”是关键,“适度”就不能过度,宜缓不宜急,“新机制”说明相对于旧机制还需要有所改变,如何改变将会是一个引人关注的话题。不过,也应注意到,段首的“深化以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为主要内容的改革,提高自然垄断行业基础设施供给质量,严格监管自然垄断环节,加快实现竞争性环节市场化,切实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这是垄断行业改革的大方向,应该不会有例外。可见,国家局在推进深化改革上,围绕建设现代烟草经济体系推进烟草行业高质量发展方面,采取的“1+6+2”规划对上述问题是有清醒而准确认识的。

  从节约社会资源或者维护市场秩序角度而言,继续施行烟草专卖专营体制是有必要的。在历史上,这方面也是有参照的,纵观旧中国的近代民族卷烟工业,在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形势变化的影响下,担负着繁重的苛捐杂税,既需要面对外国企业的激烈竞争,又受着自身的分散性、依赖性和投机性的制约,无法获得独立、持久、充分的发展。而新中国成立后,民族卷烟工业获得了新生,尤其是1983年正式确立烟草专卖专营制度后,上缴国家财政税利逐年增长,烟草行业获得了蓬勃发展。

  进入新时代,为了持续增强经济活力,国家分别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方面实施了系列政策,尤其在财政政策方面,对企业大力实施减税降费政策,2018年全国累计实现减费降税1.3万亿元,2019年全国累计实现减费降税2.3万亿元。如果没有前面的大力减费降税,那么受疫情影响而倒闭的企业只怕会比现在多得多。但是也要看到,2020年1-4月份全国财政收入62133亿元,同比下降14.5%,在为企业减负的同时,国家建设也不能停下来,财政收入减少,支出却不能少,我们的财政压力其实已经很大了。在此情况下,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便是缓解财政压力的重要措施之一。烟草行业作为国资企业,在这样特殊的时候更应体现国有企业担当,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多贡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