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商业频道>物流>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疫情过后 再谈烟草物流
2020年03月11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陈雷

  前段时间,新型冠状病毒来势凶猛,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作为一个时刻关注新闻的人,如果说在2月初没有一点慌乱,那是自欺欺人。形势随着武汉封城急转直下,即将过节的欢乐氛围荡然无存,而此起彼伏的陆续封城更是让人心慌。以笔者的常识来说,即使不出现物流车辆无法通行的极端情况,但由于防控疫情,各个省市,甚至县之间出现了明显的边界,每次出入界的众多检查、检疫、消毒措施必然会降低物流的通过能力,短时间内有可能出现物资短缺。但当笔者发现京东自营还能保证次日达时,顺丰不停运时,我打消了去抢先筹备生存物资的念头,悬着的心忽然放下了。

  现在回想起来,整个疫情似乎是对我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建设成果的一次大考,检验整个社会的自救和自组织能力。在这里,我们谈到的不止是政府自上而下的组织,而是由京东、顺丰这样的无数的企业组成的商业社会对疫情的反抗。可以说,正是由于这么多年的市场经济孕育出了众多或庞大复杂或小而精的商业组织,我们的自救能力才如此惊人。

  而在这次考试中,也有不及格的。当时,家附近的沃尔玛消毒液已经被搬空,我在淘宝买的消毒液从上海发货到广东,光揽件就用了一周,路上一周,等到了所在的地市等派送又是一周。等我拿到消毒剂,疫情基本也都控制住了。这种情况在2月到处都有,就发生在“四通一达”。同样是物流企业,怎么差别这么大?这个分析起来可以万字雄文,但我觉得归根结底是基因的问题,那就是直营还是加盟的基因决定的,这是最本质的区别,也让它们在疫情出现的特殊情况下表现出天壤之别。

  顺丰、京东是直营制企业,各分公司、配送站是直接受企业管理的,送货员如同神经末梢直连,整个企业就像人的身体、四肢随时听从大脑的调遣,加上其一直以来的全年无休工作安排,所以在疫情突然爆发时没有“复工难”问题,依旧能保持比较高的工作效率。且直营企业是一个行动一致的整体,就能够和政府沟通协商疫情期间全面的工作方案,减少沟通的成本。

  “四通一达”这类是加盟制企业,快递站点都是加盟制,加盟份额均超过50%,有的甚至超过了80%。加盟商本质是个体户,和公司总部是合作关系,而不是上下级关系。快递员的老板是站点拥有者,不受公司直接管理。在疫情中,一百个老板有一百种想法,有的站点为了安全完全关闭。很多站点员工大多困在家乡,防疫物资也无法备齐,无法开工。这种松散的形式在“双11”这样的营销事件中尚且爆仓连连,在极端情况出现时更是各自为战,完全瘫痪。

  但“甘蔗没有两头甜”。

  拥有直营式物流的企业,需要大量资金,实力和规模支撑,需要付出高昂的人力成本(顺丰控股2018年半年报的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例为43.6%),也容易造成规模浪费。京东物流经过近10年的打造,成为京东集团最引以自豪的核心竞争力,是京东与阿里巨头之争的杀手锏。但不断“烧钱”以及如何盈利却仍然困扰京东。所以,这才有了京东快递员不再是“兄弟”,京东物流独立出来并对外开放,承接京东以外的订单养活自己。然而,京东物流始终是京东最后的压舱石,是承载京东供应链的实体,可以说没有京东物流就没有现在的京东。京东近期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均超预期,在市场对多家主要零售企业作出个位数增长甚至负增长的预期背景下,京东却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净收入将同比增长10%以上。

  说回烟草行业,行业内对物流建设的模式一直在探索,“以我为主、归我管理、由我调控”是一个原则,在操作中却是很宽的概念:物流环节全部自有,物流职工全部来自行业职工是一种;分拣人员外包、配送整体交由第三方承接也是一种。全国各地的烟草企业百花齐放,有的地方在探索区域物流,有的在探索非烟商品配送,有的探索将配送整体外包,而已提出多年的物流部门非法人实体化改革仍在缓进。

  坦白来说,目前烟草行业物流费用高是必然的,因为烟草行业配送的商品只有卷烟,极为单一,人工费用、作业消耗管理费用物品损耗等都较其他物流企业多,车辆的使用率非常低,只不过目前烟草企业的利润掩盖住了较高的物流成本。所以,行业内对于聚焦核心业务,降低物流成本,甚至烟草物流整体交于第三方的讨论在这几年非常之多。以《2017中国烟草学会学术年会优秀论文集》中一篇名为《烟草商业企业卷烟终端配送服务外包的探索》的论文为例,就提到:从成本指标的量化和对比来看,釆用第三方物流配送策略,物流配送的外包使企业可以集中精力于核心业务。因此,把物流配送功能交给更加专业的公司之后,能够有效的减少对送货车辆、送货人员以及各种信息化资本的投入,将资源进一步进行整合,充分利用,以提高各项核心业务的竞争力。

  在这次疫情中,烟草行业物流的表现令人称赞,各地烟草工、商企业能够在第一时间恢复运力,这正得益于自有自营的物流体系。如果大多数行业内企业物流配送真的已经外包,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时是否会发生“四通一达”式瘫痪,谁都无法预料。

  2018年,国家局徐副局长在接受《东方烟草报》采访时曾说到,对我国烟草行业而言,物流体系的自我管控是打造现代流通企业的必然要求,更是维护专卖体制、增强渠道掌控、提升竞争能力的关键要素,要坚定不移坚持这条道路,绝不能有所动摇。如果说我们从这次疫情中体会到什么,那就是行业必须在体系安全与效益中找到平衡,日常的维护成本高也许正是非常时期来之能战的体系安全要付出的代价。我们是要做立足自营,开放改进的京东,还是做以信息系统捆绑的“四通一达”,应该有了答案。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