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药入医保”,别说你是为我好
2018年06月27日来源:烟民在线公众号作者:张风

  烟草在线据烟民在线公众号报道

  部分专家说:“戒烟入医保,我是为你好”。

  可烟民却不买账:“我只是抽口烟,干嘛走医保?”

  还有更多的吃瓜群众表示不愿意:“我们真生病了连医保都没有,凭什么戒个烟还能走医保了?”

  但普罗大众说话份量轻,是不大管用的,对这个问题,其实也有更为权威的看法。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朱恒鹏长期专注于医改政策的研究,他认为戒烟药是否应纳入医保应评估四个方面的问题:

  1、推广戒烟治疗是否是最有效的戒烟方式?

  2、在戒烟治疗中,药物治疗是不是成本效益比最好的方法?哪种药品的成本效益比最高?

  3、医保资金有限,在尚未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的医药项目中,戒烟的成本效益比是不是排在前面?比如和儿童先天性耳聋安装人工耳蜗比较,哪个社会成本效益比更高?

  4、戒烟药的潜在消费者是富人还是穷人?或者说,目前制约吸烟者使用戒烟药的是吸烟者的支付能力问题还是其他原因?这一点涉及戒烟药是否可以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范围。

  放开戒烟药的疗效先不说,就费用来讲,戒烟药戒烟一个月的药费大约为700元,一个疗程需要3个月,一个完整治疗周期需要至少2100元。那么多吸烟者,如果将其纳入医保,将是一个天文数字,势必使有限的医保资金分流,试想,如果一些得了重病的人因为没有钱而不得不等死,而另外一些人却可以用医保资金去反复戒烟,这是何等滑稽的事情!

  戒过烟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条难熬的坎坷之路,失败复吸是常有的事情。为什么有的人“屡战屡败”,有的人却一次成功?研究发现,不同的人先天遗传素质对戒烟有着重要的影响,例如身体对尼古丁代谢速度较快的人就比较难戒烟。心理专家建议:戒烟主要是靠个人毅力,戒烟“老大难”烟民可以借助药物,但也需要综合药物替代、心理治疗和个人毅力多管齐下。

  暨南大学医学院附属脑科医院心理科首席专家郭沈昌教授也称:戒烟完全靠药物替代是不够的,依然会有很多人会复吸,戒烟关键还是要靠个人毅力,如果烟民本身没有戒烟的决心和毅力,即使服用戒烟药物也是不成功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很多专家、名人极力主张将戒烟纳入医保呢?

  实际上,对“戒烟入医保”这一政策拍手称快的并非是那些烟民,正如我的两个邻居一样,他们并不关心戒烟能否入医保,而且他们认为,自己是不想戒,如果想戒,肯定一咬牙就戒了,没有必要去医院。实际上,我们很客观地说,真正欢欣雀跃的是国际药业巨头。

  目前,中国的戒烟药市场上并无国产药的一席之地,国内市场上的戒烟药物主要有三种,分别是美国辉瑞公司的“畅沛”、美国强生公司的“力克雷”和瑞士诺华公司的“尼派”。其中,辉瑞公司的戒烟药“畅沛”占据了市场主导地位。毋庸置疑,戒烟药入医保,获得利益最大的就将是这三家跨国医药企业,他们共同觊觎中国超过3000亿元的戒烟药市场。

  2011年3月,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的一次控烟会议上,世界卫生组织“无烟行动计划”项目主任阿曼多•佩鲁贾警告说,“从事戒烟工作的医疗工作者不要和生产戒烟药物的药厂打得火热。”而这次会议正是由辉瑞、葛兰素史克等药厂赞助的。这位世卫组织的官员说,“我们必须远离烟草行业,但是我们还要注意,与任何可能产生商业利益的行业,都要保持距离。”

  “医疗工作者应当保持独立,并以科学证据为唯一的指导原则,与药厂‘合作’的界限要十分清楚。”佩鲁贾说,“世界卫生组织只在政策的执行层面与医药企业有所合作;而在卫生政策的制定方面,只有公共卫生机构才能参与。戒烟药物只是控烟政策的一个方面,我们必须正确地认识它。”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