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改变见证新未来
2014年10月27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烟草在线专稿

  老烟斗:这两天,我每天都在研究烟草在线网站,不仅仅因为这里是咱们的“战场”,更重要的是改版了!

  小烟卷儿:我这几天也因为这事兴奋呢,好像有一种换了大房子的感觉,对这里是既新鲜又亲切。

  老烟斗:我是有点不太适应,因为很多年了,一些栏目,一些刊发的特点和频率都熟悉了,突然以一种崭新的姿态出现,有点不适应了。主要是很多东西,得一点点的摸索,找不到地方。

  小烟卷儿:我也听一些人说没有以前“好”了,我想,大部分人是和你一样的,因为改变了以前的版面,有点摸不着边了。但是,我认为这次改版是相当成功的。

  老烟斗:那你谈谈成功在哪里呢?

  小烟卷儿:我认为只有一条就够了,定位准确了。仅这一条,就能使烟草在线网站更加的精彩。我一直认为,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企业,都需要有一个目标,一个定位。定位准确了,才会前途光明。很多人都认为只要我努力了,不管什么方向,都会有所收获,其实有一定道理,但没有方向和定位的努力,会造成自己个人资源的浪费,相比向着目标奋力拼搏的,不知要走多少弯路。

  老烟斗:我感觉,这次烟草在线网站的变化,好像在于更灵活了。

  小烟卷儿:是的,确切的说是更加方便浏览者了,栏目的编排更吸引人,一些小的改动更加贴心。整体色调温暖,有收获的感觉。

  老烟斗:听你这么一说,烟草在线这一改,让我们有了更全新的体验啊!一会儿,我再好好研究一下。

  小烟卷儿:当然,刚刚改,肯定有些小细节要完善,大家都提提自己的想法,烟草在线网站会更好。

  老烟斗:有了这个改变,似乎很多文章也有了新意,文章里体现着一种更接地气,更容易让人接受的气息。

  小烟卷儿:反正是以人为本,大家高兴了,所有工作人员也就开心了。

  老烟斗:央视国际上说,日前,江苏省质监局公布了2013-2014年度专项执法行动十大案例,其中引起广泛关注的,是一起涉及1800多床棉被的敬老院“黑心棉”事件。据了解敬老院的黑心棉来自政府采购,专家认为,政府采购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正日益得到规范,但采购违规、采购残次品的现象仍然存在。

  小烟卷儿:这好像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政府采购“高价次货”此次并非首例。从几年前的九万一台的电脑,到今年的十万套次品桌椅,再到此次的“黑心棉”事件。虽然政府采购行为经过十余年的实践发展,从采购程序、采购组织上看,规范性已得到明显提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采购存在的极具隐蔽性问题也暴露出来。

  老烟斗:政府采购出现问题的真正根源在于“协议采购”。协议采购追求种类大而全,某地协议采购招标百分之七八十的供应商都能入围,而入围之后还要靠去采购人单位“做工作”才能获得零星的订单,这样的制度安排把一个集中采购变成了分散采购,标的本身就是缺乏吸引力,招标环节缺乏有效的竞争。入围后供应商还可能会面临大量的公关成本、公共产品验收缺失导致的各种问题。这样的制度安排怎能不“价高质次”?

  小烟卷儿:单独加强监管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有走让协议采购充分竞争起来的路,才是治本之道。只有相关制度得以完善、与国际接轨,管理部门的思想得以真正转变,采购活动真正实现“阳光竞争”,才是政府采购告别“高价次货”的最终出路。

  老烟斗:对于企业或政府来说,采购是永远回避不了的事情,但如何更规范呢?这成为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

  小烟卷儿:其实一点也不难,只要严格监督,把每个环节都公示出来,在阳光下操作,就不会出现“灯下黑”。这几年,国家局对行业的采购进行了规范,也经常进行检查,有效预防了很多腐败案件的发生。

  老烟斗:凡是涉及到采购方面工作时,都要进行投资委员会,让所有人都表达一下看法,使采购更加的公平。

  小烟卷儿:《长江日报》上说,武汉天河机场本周起实行后排优先登机,与此同时,《武汉天河机场航站楼后排优先登机流程》本月出台。有记者探访称,登机秩序井然,效率平均提高5分钟。

  老烟斗:估计有人依稀记得,在某次航班登机过道里,前排乘客忙着上行李,后面乘客忙着挤过道,两拨人先是摩擦,后是口角,最后大打出手。“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除了闹事双方被强制带下飞机,其他乘客也被滞留半个多小时。

  小烟卷儿:有过“渡口乘船”经历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叫做“先上船后起坡”的摆渡法则。摆渡的小船,过渡的人从船头上,依序进入船尾,到达彼岸后,船头先靠岸,后上船座船头的人反而先上岸。倘若先上船的人争着先下的话,必然扰乱船内秩序与平衡,弄不好船翻人亡,酿成大事故。

  老烟斗:这里都体现一个潜规则问题,我们行业制度的一定规定,经过这么多年的运行和使用,很多已经与具体工作不适应了,但还在执行着,虽然也在想着法的解决问题,但却没有想到从根本上把规则改变一下。

  小烟卷儿:有时,变则通,不变就会慢慢的消亡。中纪委10月21日转发云南省纪委通报消息,昆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喜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2岁的李喜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本地官员。其任昆明市委常委、副市长,至今尚不足4个月。

  老烟斗:在副市长的位置上,还不满4个月就落马了。从好的方面来看,这说明反腐倡廉的炮火越来越密集了,也见证着反腐倡廉的成果。但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问题,这还可以证明干部提拔的门槛是不严格的。出现了“刚刚提拔就落马”的现象,让我们的干部考察制度很没面子。如其刚刚提拔就让其落马,不如避免这种现象,这就需要推行“伯乐担责”制度。

  小烟卷儿:这位副市长能够被查,其实问题绝不是在副市长位置上出现的。他刚刚当了副市长,很多副市长的威力还没有显现出来。其被查的主要问题都是在副市长岗位之前犯下的,也就是说他的问题和副市长岗位没有关系,不足四个月的时间,他用副市长的权力还做不出多些事情。他在被提拔之前就是一位问题官员。问题官员为啥就能平步青云?为啥就能成为副市长?

  老烟斗:这才是最值得关注的问题。官员升迁有着很多制度,有着很多门槛,有着很多程序。如果任何一个程序能发挥作用,问题干部也就不会轻轻松松成为副市长了。让有问题的干部成了升迁路上的王牌军,这才是最为可怕的。一个干部的提拔,需要经历单位提名、上级考察、接受举报、群众公示等等步骤。单位提名这个我们就不需要纠结了,既然有人提名他说明他在单位里是有人罩着的,而对于这样的问题干部,他所在的单位领导会不知道吗?尤其值得一说的是上级考察这个环节,这些从事考察的干部,都是考察干部的精英人士,不仅要对其本人的行为、履历进行考察,还要到干部和群众中征求意见,试问带病干部真的没有人向考察人员反映问题吗?即使在这个环节没有发现问题,也是可以原谅的。问题是,还有接受举报的环节,还有群众公示的环节,难道这些环节都形同虚设?

  小烟卷儿:在干部提拔的过程中,单位提名、上级考察的这些参与者,都应该是一个“伯乐”,之说以让这些人当“伯乐”,就是要为咱们事业的发展相一批“宝马良驹”,而遗憾的是,这些“伯乐”们不仅没有帮助我们找到好的马儿,而且给我们带回了很多病马、坏马,你说这些“伯乐”是不是也该承担责任?有的时候,不是这些“伯乐”不知道这些马儿有问题,而是在收取了好处之后,帮助他们隐瞒了实情,即使没有权钱交易,最起码说明没有尽到把关的责任。

  老烟斗:现在,我们说行业的各级领导干部选用中都严格按照相关程序进行,但对于考核等环节,真是要实行负责制度,要对推荐考核的干部进行细致把关,这也是对上级领导负责。

  小烟卷儿:“交通罚没收入罚的都是老百姓的钱,这个数据有什么涉密的吗?”针对此次晒账公安局没有公开交通罚款,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表示疑问。与往年一样,今年广州市公安局仍然以涉密为由,没有公布交通罚款的数量与去向。事实上,以“涉密”为由,拒绝公开交通罚款,缺少政策支撑和法律依据。

  老烟斗:交通罚款属于罚没收入的一部分,罚没收入又属于非税收收入的一部分,而非税收收入又是财政收入的一个部分。也就是说,交通罚款与行政事业性收费、政府性基金、彩票公益金、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国有资产有偿使用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益、以政府名义接受的捐赠收入等非税收收入一样,都属于财政收入的一部分。而根据财政部《关于推进省以下预决算公开工作的通知》(财预〔2013〕309号)要求,各级政府部门的预决算必须进行公开。所以说,既然交通罚款已列入各级财政预决算,就没有理由和借口不公开。

  小烟卷儿:所以,我们一直都提倡执法结果的网络公示和查询功能,对于已经结案的要依法网上公布,这不仅是执政公开的要求,也是我们对不法分子的一种震慑手段。

  老烟斗:其实,这也是一种资源,也是一种共享。现在,我看出来了,任何资源都要讲求一个利用率,能利用而不利用,都是对资源的不尊重。国家局网站上说,国家烟草专卖局印发通知,下达2015年行业卷烟包装箱循环利用目标任务。通知要求,2015年全行业循环利用规模须达1350万箱,其中,同省(区、市)工商企业循环利用1000万箱,毗邻省份工商企业循环利用350万箱。通知还对各省级工商企业下达了具体任务,提出了明确要求。

  小烟卷儿:这项工作我以前还不太理解,现在看,对于资源的利用,也是对社会和环境的一种保护,每个行业都从自身工作中发现亮点,为社会的进步和环境的保护做出贡献,就一定能使社会更加的美好。

  老烟斗:这项工作也确实得到了全行业的响应,很多技术方面的问题也在逐步改进,相信很快就会实现所有包装箱的可循环利用。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