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执法变违法
2014年09月29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

  烟草在线专稿

  老烟斗:再过两天就是国庆节了,这节日对于我来说比春节都好,因为春节的时候工作上和生活上都有一种压迫感,而国庆节是一个很友好,并且有诗意的季节,在这个时候放假,真是让人舒服。

  小烟卷儿:你这么享受,有没有出去走走的想法啊?

  老烟斗:我是走不动了,国庆节到处都是人,我就选择回农村看看,到大自然中拍拍照,然后多看两本书,陪父母聊聊天,享受一下自然和轻松。

  小烟卷儿:你真是越来越会生活了,你这么一说,让我都想和你一起过国庆节了。虽然,大家都想过一个很舒服和平静的节日,但是,这需要我们前期的努力。就我们企业来说,必须进行安全性的检查工作。特别是各级单位要对安全情况进行一次大排查,让所有不安全隐患都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老烟斗:《新京报》上说,9月22日下午3时左右,位于湖南省醴陵市浦口镇保丰村的南阳出口花炮厂发生爆炸。事故目前共造成13人死亡、33人受伤。事发的南阳出口花炮厂是一家有证合法企业。发生爆炸的工房为仓库区无药材料工房。初步认为是企业擅自改变工房用途,将无药工房改为有药生产工房,从而引发事故。

  小烟卷儿:这家花炮厂的事故说明,即使是有证合法企业,如果不按相关安全生产规范作业,只想着扩规模、赶速度、拼效益,肆意妄为的结果,也只能是引火烧身。《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规定,生产烟花爆竹的企业为扩大生产能力进行基本建设或者技术改造的,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申请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但该企业显然没有按章办事,而是一意孤行,终惹祸端。

  老烟斗:企业有证也罢,合法也罢,只说明其具备了起码的安全生产条件,而绝不意味着由此便可以高枕无忧。安全生产的弦,一时一刻也不能放松,特别是烟花爆竹这种易燃易爆的特殊产品,更需要一丝不苟地落实好每一项安全作业规程。而监管部门呢,也绝不能因为企业“有证合法”,就对其生产麻痹大意,忽视安全隐患。祸患常积于忽微,安全生产监管是一个长期、动态的过程,岂能因企业“有证合法”而蒙蔽了双眼?

  小烟卷儿:我们从这起安全事故中,直接方面要消除麻痹大意思想,即使对很多安全因素进行了预防措施,也不是万无一失了,依然要进行抽查,防止麻痹思想。其次啊,我想到了执法,在执法中,可能更加关注的是“隐患”,也就是说那些有更大违法可能的零售户,加强了对这部分零售户的管理力度,这是无可非议的,但是,我们也要加强对认为诚信度高的零售户不定期的进行抽查。

  老烟斗:是啊,如果得到了信任后,我们再也不去管理了,这些零售户也有可能变化。所以,我们既要有重点的进行管理,还要不定期有针对性的进行复查,让管理的网格更密,更结实。

  小烟卷儿:说起执法,我说一件挺让人生气的事,据新华社9月21日报道,在讯问犯罪嫌疑人过程中,一些非警务人员与几名刑警一起,数次对拒不供述的嫌疑人电击、灌芥末油,致一人死亡——8月29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哈尔滨市道外公安分局警察与“特情”联手刑讯逼供上诉案。记者经过多方了解,一审法院认定了七起刑讯逼供案,刑讯逼供的手段十分恶劣,细节让人震惊。其中特别令人不安的是,参与刑讯逼供的人员有些根本不是警察。此案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一是法律严令禁止的刑讯逼供在一些地方依然存在;二是非警务人员参与办案在一些地方似乎有向“惯例”发展的趋势。这两个问题的存在反映出一些地方、一些部门执法过程的混乱,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可能引发严重的社会后果。

  老烟斗:非警务人员本是为了弥补警力不足,聘请的一些辅助力量,是社会综合治理体系中的一环,他们的职责有着明确的界限。但是,有些地方、有些部门、有些人员跨越了这个界限,从要求非警务人员“打下手”、一起出警,再到默许非警务人员参与办案,一步一步演变成违法行为。其中,有一些地方警力不足的原因,也有一些警务人员不尽职、懒于勤务的原因,把本应亲自办理的公务交给非警务人员处理,从小案件渐渐扩展到核心业务。除此,还有一种原因,即对于一些“棘手”案件,有些警务人员故意让非警务人员采取非法手段,出了问题让非警务人员“顶包”,即所谓的“临时工执法”现象。

  小烟卷儿:非警务人员参与办案,一方面,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些地方仍然存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这与依法治国的理念背道而驰。另一方面,反映出一些地方,特别是一些民警法治观念淡薄,对公民权利缺乏应有的法治敬畏。执法机关应当以此为戒,绷紧法治这根“弦”,加强队伍管理,增强守法意识,不让类似的荒唐事件重演,同时,立法部门、监督部门也要从中发现规律性的因素,从立法层面、法律监督方面扎紧“口袋”,防范类似违法行为的发生。

  老烟斗: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我们行业的执法更要规范,要让全社会体会到我们在执法中带出的人文关怀,更要在办理案件中依照程序进行。同时,还是要提醒一下各级烟草专卖执法机关,执法人员必须取得执法的资格,否则,再有能力的人,我们也不应该使用。

  小烟卷儿:同时,也要把错案追究制度落到实处,要把案件的办理与案件的质量同办案人员一到考核,如果出现错案,那就得一追到底。

  老烟斗:你说最近最火的男人和女人都是谁啊?

  小烟卷儿:还用问啊,男人马云,差点让外星人都知道他的厉害了。女人是王菲,这位皇后级大姐和旧情人复合,让全世界的歌迷差点吐了。

  老烟斗:那第二红的女人是谁啊?

  小烟卷儿:这还真把我考住了。

  老烟斗:第二红的是一位女县委书记。近日,一条题为《吉安市委书记王萍到底是书记还是富婆》的微博,突出王萍在不同场合的着装、手表、戒指和项链配饰等,引起网友质疑。江西省纪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则对媒体记者说,尚未注意到网帖所反映的内容。但其同时表示,如果要反映官员问题,应该有理有据,不应单从穿戴上进行评价。

  小烟卷儿:一方面,普通公众与官员接触不多,特别是具有一定官位的领导干部,公众大多数只能从电视上看到。对于他们的情况,公众确实知之甚少。正是由于信息不对称,人们只能从一时一事看到的表面现象作出判断,于是对官员的穿着打扮进行评价就是公众了解和认识官员的第一步。另一方面,官员的穿着打扮虽然反映的是表象,但从哲学上看,现象和本质是会存在内在联系的。这个道理很简单,官员的穿着打扮确实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官员的世界观。而在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尚不健全时,你让老百姓如何监督官员?

  老烟斗:从官员的穿着打扮去识别官员不仅不是错误,而且取得了许多成功的经验。“表哥”杨达才不就是从其所戴的一块表发展到多块表,再从多块表查出了腐败吗?而作为廉洁指数较高的香港,他们的记者也是很重视从官员的穿着打扮发现问题的。例如,1998年,当时沈阳市长慕绥新曾经邀请一批香港记者到沈阳采访,一位香港记者偏偏盯上了慕市长的一身“行头”,从衬衫、领带、西服、皮带到皮鞋全是世界名牌,粗略估算也值几万港元。回港之后,这位记者在报道中提出,内地市长的月收入不过1000多元,慕绥新如何穿得起这么贵重的“行头”?两年后慕绥新果然被查处了。

  小烟卷儿:我倒是认为,领导干部也是公民,有权力注意自己的仪容,但关键点是能否让大家相信,让大家不去猜想和疑惑。这需要的可真是功夫了,只有干干净净的官儿,才敢于这么自信。

  老烟斗:我们行业的收入不低,但希望包括领导干部在内的同仁们,还是要低调的保持本色,不能过分的张扬。不是有一句很让世人喜欢的广告语叫“低调的奢华”吗?作为烟草行业的领导干部,更要注重个人的形象,要做好人民公仆,传递更多的正能量。

  小烟卷儿:《京华时报》上说,“不知道”“不清楚”……明明拨打的是政府部门的便民电话,有时候得到的答复却是“不便”。22日,中国市场学会服务质量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服务委)透露,针对全国31个省区市180多个市、区、县,共2700多个政府部门的便民电话进行的明察暗访结果显示,服务质量合格率仅为48.9%。

  老烟斗:近年来,各地政府部门从提高服务水平出发,纷纷设立便民电话。开通便民电话不仅能够及时地解决群众的实际困难,更能有效地畅通民意反映的渠道,是一件方便群众的好事。但是不知何时起,一些政府部门的便民电话似乎成为了“摆设”,起到的作用并不大,许多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不知道”“不清楚”的神回复。众所周知“老百姓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是国家的大事”,政府是解决群众问题的“大门”,便民电话也就是这座大门的“门铃”,可以起到传递民声的作用。试想,如果“门铃”坏掉了,难免会让“门外”的群众对政府的工作效率和诚信态度产生质疑,不但损害政府的形象,更辜负群众的期待。

  小烟卷儿:这种摆设还不如没有,一问三不知,伤了人民的心啊。我们如果想便民,为人民做点事情,就要踏踏实实的干,不能搞一些面子上的工作,比如,有的地方专卖举报电话成了摆设,还有一些公布的意见信箱也没有人回复,这样下去,也会使老百姓非常失望的。

  老烟斗:我们一定要认认真真的转变作风,提高行业的形象。国家局网站上说,9月19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召开党组扩大会议,认真传达学习中央文件精神,研究行业贯彻落实措施。国家局党组书记、局长,中国烟草总公司总经理凌成兴主持会议并讲话。会议全文传达学习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2014年上半年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情况报告〉的通知》。

  小烟卷儿:国家局确实想让行业在严格执行中央政策的基础上,在各方面都要求行业做出好的表率,让国家和人民都放心。

  老烟斗:其实,这就是一种责任感。所以,我们必须要好好执行国家的政策,以一个良好的行业形象展现在大家面前。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