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机博弈”中的大局观
2016年03月21日来源:烟草在线

  烟草在线专稿

  老烟斗:最近又在忙什么啊?春日暖阳,看看你到底是如何享受的?

  小烟卷儿:我还真没有时间看这自然景色,因为我在关注一场围棋比赛。

  老烟斗:你还挺有水准啊,还会下围棋,当刮目相看啊!

  小烟卷儿:你早就该刮目看我了,不过,我的围棋水平不高,现在我都不如人了?

  老烟斗:你这话说的,让我听不明白。你就好好和我讲讲,别让我在这瞎猜了。

  小烟卷儿:3月15日,韩国首尔四季酒店,谷歌旗下人工智能AlphaGO与韩国棋手李世石的五番棋最后一战尘埃落定,李世石最终以总比分1:4输给AlphaGO。正如李彦宏所说,这几天李世石与“阿尔法狗”的人机大战,就连不懂围棋不下围棋的人都在惊讶感喟:原来围棋下法的可能性数量要比可观测到宇宙中的原子总数还要多!李世石已经输给了“阿尔法狗”,“深度学习”让机器人模仿人类高端棋手的下棋方式,在事实上已经战胜了人类。

  老烟斗:还有这种事?智能机器人的非凡计算能力,在人类的开发下,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这对社会的发展繁荣,无疑是一种革命化的推动。它们的不断研讨与开发,机器人在各个领域的操作与应用,肯定会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奇迹与震撼。与此同时,我们又在各种媒体上听到方方面面的热议:智能机器远超人类的本身,将出现很多颠覆性技术,使原来传统产业的生产方式发生根本性变化。那么,它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

  小烟卷儿:直观地讲,就是AlphaGO大多数时候似乎走得很平庸,但邪门的是,走着走着走着,你突然发现,自己已被逼到墙角唯有投子认输。然后,也许你就不禁联想起“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中国古训来了。这不就是我们人类常说的“格局决定结局”吗?

  老烟斗:看来,这里面也是有学问的,要有大局观,还要有高智商的开发者。

  小烟卷儿:毫无疑问,人工智能的“大局观”当然来自人类,对AlphaGO而言,它的智慧来自于英国人哈萨比斯及其领导的人类开发团队。如果你仔细翻翻这群超级人类的骇人履历,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大智慧”了。

  老烟斗:我不懂棋,但从你说的,我感悟到两点,也是对我们行业来说应该清醒面对的事情。第一就是大局意识,无论是工商对今年以来的数字,还是各方人士对行为发展的看法,我们都不能悲观,走好每一步,走好似乎平凡却为最后一搏打基础的步子;第二点就是还是要实事求是,我敢保证如果中国派出选手也一样的输,因为那是一个团队,而且借助的是电脑,我们得对实力有个清醒的认识。

  小烟卷儿:姜还是老的辣啊,我定会认真反思你说的话。新华网上说,受行业不诚信、作假现象居高不下等情况的影响,上海保姆市场日前尝试启用“保姆黑名单”制。沪联百家家政联盟信息平台已从春节前开始运作,现有规模家政公司30多家,主要用于平台内成员单位保姆的调剂和业务协作。目前,有3名保姆因为违反平台制定的相关规定而被列入“黑名单”。

  老烟斗:你说的这条新闻,我看了,事实上,对于信息平台所确立的评定“黑名单保姆”的7条标准,业内并未达成共识。虽然有家政公司支持严要求以净化市场,但也有家政公司提出异议,认为临时顶岗等事由太过鸡毛蒜皮,不至于为此上纲上线。而意见分歧自然地造成两种局面:其一,那些不能完全接受黑名单标准的公司被排除在信息联盟之外,对平台未来的发展,信息交流的充分程度形成制约;其二,加入信息平台的公司是不是完全认同黑名单标准,有没有严格按照标准评定保姆置换信息,不禁得打上问号。

  小烟卷儿:既然自净尝试亦有局限,是不是说问题棘手一时无解呢?应当说,这只是从一个侧面指出了行业必须有充分的全局认识,从确立规则、对企业个人定期监督到信息整合共享、专业素质培训、后期监管,都要有整体的布局和行动,否则就难以完全避免“劣币驱良币”的尴尬。要充分做到这一点,意味着行业协会需要发挥更加积极和有效的作用。我们当然鼓励行业内有更多联盟信息平台这样的自净尝试,但如何凝聚众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壮大和健全行业协会的力量仍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老烟斗:我们目前对零售户的服务与管理,似乎也应该加大对自律组织的建立与扶持,因为只有这样的组织,零售户才会有归属感。而对于零售终端的建设似乎还是要考虑这方面的投入。试想,如果能在自律小组方面投入一部分精力或支持,我们的管理与服务可能更有针对性,零售户的参与度也会更高,这是一件利在长远的大事。

  小烟卷儿:3月1日,国家质检总局、中央综治办、国家标准委联合发布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基础数据规范》国家标准正式实施。规范要求快递企业落实100%先验视后封箱、100%寄递实名制、100%X光机安检等制度保障。然而,尽管新规已经实施了二十天了,但多家快递企业的网点并没有严格按标准执行。你现在如果要寄快递,根本不需要实名,也没有快递企业管。快递实名制难以实行的原因一方面在于用户担忧个人隐私,另一方面则是实名制的实行将令企业运营成本提高。推行实名制,需要制定一个能让公众普遍易于接受的方案。

  老烟斗:无法否认,由于目前各种原因,一旦实行实名制,客户的基本信息安全并不能完全的有效保障或令客户绝对放心。但是,对大部分客户而言,这并不是拒绝实名制的根本原因和充分理由,而且不管是就实际来看,还是记者的调查与一些媒体的反应来看,如果快递公司要真的坚决执行“实名制”,客户并不会因此决绝,或明显转移快递意向。

  小烟卷儿:道理很简单,虽然包括国家邮政局、质监局、中央综治办、国家标准委等都规定了快递必须100%寄递“实名制”,但针对不实名制的处罚措施还很不力,或者说即便有相关的处罚措施,但实际执法监督处理还很不到位,致使实际上的不执行“实名制”的违规成本远远低于执行“实名制”所需要投入的成本。不执行有巨大的利益,或成本很小甚至没有,而执行了需要付出不小成本却也不见得有什么明显的利好,对于以利益润最大化为核心的快递企业,让快递“实名制”快而不“实”,也就成为了你知我知、可做不可言的“潜规则”,也就顺理成章意料之中。

  老烟斗:咱们之所以说这个快递问题,最主要的是咱们现在的卷烟打假确实受到了快递传播难治理的瓶颈。如何破解呢?只有强化与邮政管理部门联合打假机制,使邮政与烟草联手共同把住快递非法卷烟这一关。

  小烟卷儿:我看到很多烟草主管部门都与邮政部门建立了打假机制,这就是个开始,虽然路还很长,但也要走下去,联合联后必出成果。

  老烟斗:今年的 “3•15”,打假维权依然是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话题。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两年网络打假蔚成气候,越来越为社会公众所瞩目。就在“3•15”前夕,马云现身阿里巴巴治假团队誓师现场发表打假宣言:“我们不是打假阿里队,而是打假中国队。”马云说,打假这件事要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成本去做,称“阿里巴巴打假投入不封顶,打假进人无上限”。根据商务部此前披露的数据,2015年中国网络零售额预计达到4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一。专家表示,从去年开始,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就已经达到60%。电子商务不仅是消费增长的新引擎,而且也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小烟卷儿:事实上,这些年来,互联网企业已经认识到网购问题的危害性,并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财力用于打假。以阿里巴巴为例,过去一年,就阻击、删除假货链接1.21亿条,其线上风控系统已经形成了一整套严密的甄别、抽检机制。其通过大数据分析编制的假货地图、假名牌地下产业链,也为执法部门线下打击提供了精准的线索。

  老烟斗:一方面,在鼓励企业打假的同时,提高自身工作效率,将企业多年积累下来的打假经验纳入政府治理措施中,并强化彼此合作力度,以政府大力支持为企业打假注入强劲动力。另一方面,还应该尽快改变相关法律法规滞后的局面,使打假纳入法治程序,既要尽可能减少企业打假面临的法律风险,也要向制假售假者传递依法严惩的明确信号,强化网络打假的威慑力。比如,完善对于售假交易电子数据的认定标准,明确假货半成品的界定等。

  小烟卷儿:反正,不管怎么说,网上打假必然成为一种新的要求,我们烟草打假也必须要求从一个种传统的方式向网上打假的转变。

  老烟斗:网上打假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小烟卷儿: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要以政府的配合为主,要有网上交易的监管和电子数据的采集,我们烟草对于网上打假的新要求和新方法。从最基本的来说,我们的专卖监管部门就要设立专门的机构负责网上打假,不仅要采集证据,还要利用可靠的办法锁定证据,依证据对违法者进行制裁。

  老烟斗:看来,网上打假已经势在必行了。但是,这个行为从重视到执行还不知要等多久,我们现在最难的就是执行力还不行。

  小烟卷儿:人民网上说,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于作风建设和治理,有一段掷地有声的表述:要健全督查问责机制,坚决整肃庸政、懒政、怠政行为,决不允许占着位子不干事。两会上,代表委员对此的呼声也很高。于是,江苏泰州今年年初新设立的“蜗牛奖”,再次成为热点话题。泰州的“蜗牛奖”,与以往多地出现的民众给政府部门送蜗牛、送皮球的批评和监督方式不同,它是由市委市政府设立的一个批评和监督机制。市委市政府明确,给那些推进重点项目不得力、履行行政职能不到位、解决群众关切问题不及时的责任人发放“蜗牛奖”,以此倒逼各项工作高质量高效率、快推进快到位。

  老烟斗:一方面是压力,构成了挑战意识,另一方面是机遇,给你快马加鞭、迎头赶上去的机会。所以作为党纪、政纪和国法的一种补充形式,泰州的蜗牛奖,本质上不是羞辱奖,而是激励奖。

  小烟卷儿:我们不希望设立这种奖,只希望从上到下有一个烟草执行力的活动,让更多的职工都能有“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为行业科学发展做出贡献。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