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端品牌的奢华之美
2016年05月23日来源:烟草在线

  烟草在线专稿

  老烟斗:我问一下,你是不是党员啊?

  小烟卷儿:你看看我这觉悟,在工作上,在学习上,像不像一个党员呢?我当然是党员,而且也是有十多年党龄的人了。

  老烟斗:你还真是不错,我看你在单位的工作中也确实很积极,态度也端正,虽然也有一些小毛病,但总体上意识较高,算是个不错的党员。

  小烟卷儿:你说的话很严谨,我现在最多只能算个不错的党员,而不能说合格的党员,现在行业上下都在进行“两学一做”教育,根据里面要求的内容,我个人感觉还有一些地方需要加强,我也决心努力成为一名合格党员。

  老烟斗:国家局已经对“两学一做”进行了细致而有内容的部署,下一步,我们就是贯彻落实。我看到朋友圈里,很多党员都在晒自己“抄党章”的照片,我想,我们首先要抄写,其实要深入体会,对重要的内容应该成诵,比如入党誓词、党员的权利和义务等。

  小烟卷儿:对于这项教育,我们要理解目的和要义,不能只做“花拳秀腿”式的文章,要有内容,还要一步步的研究和改进。行业网站上说,近日,上海市烟草专卖局、上海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召开“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第二次工作推进会,认真贯彻落实行业“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电视电话会议精神,部署下阶段“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主要内容,提出开展“提质增效补短板”活动要求,并就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95周年系列活动作出具体安排。

  老烟斗:这次教育想成为常态还真得进行分类指导,召开推进会有必要、起作用。

  小烟卷儿:是的,上海烟草提出要求,一要认真学习贯彻行业电视电话会议精神,做到问题导向、以知促行。二要高标准、严要求扎实抓好学习教育,做到层层推进、层层落实。抓好联系点工作,领导带头、以上率下、作出榜样,层层示范、层层看齐、层层带动。提质增效补短板,聚焦主题、问题导向,学、做、改相结合,使“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成效进一步凸显。三要抓好迎接建党95周年系列主题活动,做到牢记宗旨、坚定信念。围绕“回顾党的历程,牢记党的宗旨,坚定理想信念,发挥模范作用”主题,搭建各种载体平台,开展富有实效的活动,让党员从中受到教育和启发,让群众从中看到党组织和党员的精神风貌。

  老烟斗:做合格党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也容易,主要是看有没有把自己的党员意识和看齐意识真的树立起来,能不能多着眼大局,多做群众和人民的榜样,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更要说到做到,让党员形象越来越清晰。近日,《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地方公开热线电话多达数十个,却存在电话难打通、难沟通、难办事等问题,在拨打东北某中心城市的市长公开电话时,记者连续拨打100多次无法接通,也没有任何语音提示信息。

  小烟卷儿:百次拨打市长热线电话不通,这情况可能比较少见,但政府热线难打通、难沟通、难办事,却是较为普遍的现象。热线电话一头热一头冷,相当于政府部门对反映情况的老百姓迎头泼冷水。一般人不会无事去打政府热线电话,往往是事情急到一定程度,心里实在憋屈了,才会鼓足勇气拨打这类电话。但热线不热,热线电话变成公开的“聋子”,说到底就是没有把百姓利益真正放在心上,也是相关职能部门对公众的诉求和监督不重视、敷衍推诿、不作为的懒政表现。这和政府办事机构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如出一辙,都是政府部门公共服务理念缺失的结果。

  老烟斗:如今,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表达意见的渠道不少。各地政府现在都办有留言板、投诉区的网站,都开设有官方微博、官方微信,形成意见征集、舆论沟通的新媒体矩阵。但人们发现,热线不热的症状竟是通病,不少政府部门在新媒体平台上对待意见建议的态度和热线电话一样“冷淡”。政府网站无人打理,名存实亡;投诉建议无人收集回复,连做做样子都懒得;微博平时贩卖“心灵鸡汤”,到了该回应民意的时候却玩失踪;微信只谈政绩不讲问题,对网友后台留言视而不见……凡此种种,都是公开当“聋子”的表现。一些部门的意见反映渠道是更新了,政府服务理念却仍是停滞不前。热线不热、政务微博“不务正业”,公开的沟通渠道难畅通,怎能不伤百姓心损政府形象?

  小烟卷儿:我个人也给政府热线打过电话,多半打不通,有一次打通了,我把问题说了,电话那边的工作人员让我等回音,过去快半年了,还没等到呢!所以,政府必须对公开的热线和其他沟通渠道始终保持畅通,并建立严格完善的意见登记、留存、处理、反馈、监督问责机制,积极主动按时回复,真办百姓事实解百姓忧。同时,加强监督、考核、问责,对那些对工作落实不力的机构和责任人,要进行诫勉谈话、限期整改,对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要严格追究责任,坚决避免政务服务流于形式,确保各项热线工作等落到实处。

  老烟斗:我们在执法和服务中,也在拓展沟通渠道,这些渠道是否畅通呢?我们也要自查,提高沟通的效果与质量。特别执法的举报热线、投诉热线等都要成为我们的最基本的沟通手段,要建立登记和回访制度,要件件有回音,处处有落实。

  小烟卷儿:说到举报,我再说一条新闻,新华网上说,在北京工作的24岁小伙阳槟灿,去年实名向食药监管部门举报北京、广州等地多家公司在销售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化妆品,其中北京的三家公司被查实并已受到处罚。但在领奖环节出现了纠纷,阳槟灿希望汇款,北京市食药监局则坚持让阳带身份证现场领奖。随后,阳槟灿向食药监总局申请行政复议。日前,食药监总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确认北京市食药监局违反法定程序。

  老烟斗:从维护正常的举报秩序角度说,举报者举报违法行为,是与不良行为做斗争,这里面是有很高的风险的,可能被报复,也可能遭到攻击。网上购物给个差评,都有人恐吓,你让举报者现场领奖,抛头露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公众面前,你怎么保证在这样的过程中,举报者的个人信息不会泄漏,又怎么肯定会不会有人借机报复举报者?而从行政角度而言,就更不合情理了。与人方便才是行政服务的宗旨,当然应该怎么方便举报人怎么来,而不是只图自己方便。为了领你那几百元钱奖励,举报者来回折腾,如果是个外地人又该怎么办?这是鼓励人家举报,还是给举报设限呢?

  小烟卷儿:这原本是件很简单的事,只要确认是举报者本人,现场领奖与打入账号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哪怕上级部门没有相应的规定,北京食药监局也该有成人之美的觉悟。并且举报者的举报是在帮监管部门工作,你应该心怀感激,送奖上门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何况只是在领奖方式上做个变通。

  老烟斗:刁难举报者,是自断手足,最终受损的是监管者自身的利益,既不明智也不负责任。这是一个态度问题,我们行业的各级机关,不仅不能对举报人设限,更要以一种请求的姿态欢迎全社会对涉烟问题进行举报,明确流程,机动灵活的保护举报人的权益,让举报者体会到正义者的待遇和尊重。

  小烟卷儿:《解放日报》报道,“高知”人群已成为大额诈骗的重点对象,“低智商”才被骗是一种认知误区。调查表明,事业单位职工、无业和离退休人员是高发人群,被骗者的文化水平很多都比较高。该报的调查表明,单单是复旦大学,平均每周至少有1-2起金额在500元以上的诈骗案发生。

  老烟斗:现在办事常常要求填手机号、身份证号、住址等各种个人信息。更有甚者,不仅要求你上传身份证正反面照片,还得让你双手持自己的身份证拍照,而且照片必须露出两只完整的手臂。这一连串的要求,是要证明“你就是你”,你是“合法的存在”。如果你不填,仿佛就是你心里“有鬼”,很多业务就办不下去,还会被“停机”、“关账户”。我们的隐私根本没有了。

  小烟卷儿:现在无论谁都有可能被骗,而信息的安全是尤为重要的。我们在营销服务中也掌握着零售户的信息,这些信息的安全是我们工作的前提,必须专人负责,严格使用和管理。

  老烟斗:而对于零售户的网上订烟系统也要定期升级,同时还要加强网络安全的宣传,对于冒充烟草进行网络行骗的行为提早预防,并能有相应的处置预案,最大限度的保护零售户的合法利益不受侵犯。

  小烟卷儿:上海迪士尼在千呼万唤中开始试营业,然而与游客游园的兴奋相呼应的,是景区天价费用“被吐槽”。微博上盛传,三口之家一日游花销2600元起,两日游至少得6000元,正餐套餐70元起,双人餐250元起,汉堡套餐80元上下,儿童也得60元,可乐15元。甚至还有人想发起抵制迪士尼抢钱的运动,还有人觉得国内消费者被国外大牌压榨惯了,养出了“奴性”。

  老烟斗:不仅迪士尼乐园的小笼包不便宜,我觉得,某果电脑跟同配置的电脑比贵多了,某克篮球鞋跟其他球鞋比贵多了,某V的包比其他包贵多了……好多东西都好贵啊!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每个都拿出来,公开核算成本,然后规定迪士尼里套餐卖多少钱?我们要不要给全国人发一份调查问卷问问大家几块钱就“觉得”合理?我们要不要把有关部门请出来做一个“官方定价”?觉得贵可以不去,用脚投票;想去但没钱,就努力攒钱。这跟我们消费其他商品有什么不一样?

  小烟卷儿:这里面的问题本质不在于定价高与不高的问题,我认为迪士尼乐园也要静下来想一想,这么贵的消费,能吸引多少人在那玩。而我们从这个案例更应该思考的是:卷烟的品牌是不是只有贵才会那么重要呢?而奢华的定义,在卷烟品牌中到底是什么呢?

  老烟斗:要说卷烟品牌,我们还真有个误区,认为主推的品牌都是自己的高端品牌,只有把高端做精了,才会使品牌有“面子”、有价值。而实际上,高端的可以是重点的奢华品牌,但中低端品类的品牌一样可以奢华,受到社会的认可和推崇。

  小烟卷儿:对于我们来说,至少要有一种做奢华品牌的理念,不能把做强品牌的精力完全放在高端的品牌研发,更要把精力放在适合老百姓的品牌上,让老百姓喜欢和认可的品牌成为奢侈品牌。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