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状元”是个“85后”
——记云南中烟红塔集团质检员梅玲丽
2015年07月28日来源:烟草在线摘自《东方烟草报》

  烟草在线摘自《东方烟草报》

  “获得本次大赛第一名的是云南中烟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选手梅玲丽。”

  6月7日至12日,经过激烈角逐,“85后”云南姑娘梅玲丽获得了第十三届全国烟草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暨第六届烟叶分级职业技能竞赛冠军。

  白衬衫、黑裙子,高高梳起的马尾,第一次参加全国烟叶分级职业技能竞赛就拔得头筹,梅玲丽成为全国烟草行业职业技能竞赛“状元”,站在领奖台上的她面带微笑,清秀、干练又自信。

  “我对烟叶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1986年8月,梅玲丽出生在云南省曲靖市一个普通的烟农家庭。自小家中种烟,让梅玲丽与烟叶结下了不解之缘。

  每当烟苗移栽时,年幼的梅玲丽就帮着父母放苗、浇水。等到烟叶长到一定时期,她还要帮着父母摘除腋芽。待烟叶成熟后,父母忙着采摘烟叶,她就带着弟弟把摘下的烟叶,搬到最近的路边。

  “记得那时候,交售的烟叶必须是平摊把,所以经常半夜被母亲叫起来,把烘烤后卷起来的烟叶整平……”说起与烟叶有关的回忆,梅玲丽似乎有讲不完的故事,“自小跟烟叶打交道,我对烟叶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2011年6月,梅玲丽从中国农业大学植物保护专业毕业后,回到家乡,进入红塔集团工作。

  也正是在2011年,红塔集团提出“新员工培养计划”,将新进青年员工统一分配到生产一线去锻炼。因此,一进入红塔集团,梅玲丽就被安排到原料部烟叶质检科从事烟叶质检工作。

  刚开始,梅玲丽对烟叶质检了解并不多。为了尽快熟悉业务,她整天耗在工作现场摸索烟叶分级的要点,实在搞不懂了,就找老师傅请教。通过深入系统学习理论并不断将理论付诸实践,再加上良好的悟性和不懈的努力,梅玲丽的业务能力不断提高,逐渐成为红塔集团烟叶质检方面的骨干人才。

  当得知要去参加全国烟叶分级职业技能竞赛后,喜欢挑战的梅玲丽又确立了新目标。从2014年4月的科室选拔赛,到2014年5月的集团选拔赛,2014年12月的滇赣辽烟叶分级职业技能竞赛,再到2015年6月的全国烟叶分级职业技能竞赛,梅玲丽的业务能力不断被肯定,她也凭借着那股子钻劲儿,坚持到最后,获得了冠军。

  “平时比别人多做一点点”

  作为一名“85后”姑娘,如何能从高手云集的全国烟叶分级职业技能竞赛中脱颖而出?

  “我不是一个天资聪颖的人,所以只能平时比别人多做一点点。”梅玲丽谦虚地说。

  “应知学问难,在乎点滴勤。”为了迎接这次技能竞赛,梅玲丽一遍遍阅读参考书目,一套套做测验试卷。她笑称自己的复习资料早已堆成了山。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集团选拔赛中,梅玲丽冲进了决赛,但是在甩把环节,因为紧张和一时疏忽,把两堆已经分好的烟放反了等级标识牌,与好成绩失之交臂。

  正是这次经历,让梅玲丽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为了做好甩把这一环节,她把工作地点当作自己的“战场”。

  在烟叶收购旺季,作为一名质检员,梅玲丽每天要负责七八车烟叶的质量检验工作,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重复抽样、甩把、记录、结果分析等过程。梅玲丽发现这是一个练习甩把的绝佳机会。她改变了自己原来在工商交接场上那种不限时间、慢节奏的烟叶分级方式,取而代之的是用秒表不断测算时间,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然后进行练习。

  从最初的生疏到后来的娴熟,把竞赛当成一次普通的工作,梅玲丽已经可以做到泰然自若。

  “我不想让大家失望”

  为了参加这次竞赛,梅玲丽和同事们准备了1年零3个月。这样一段难忘而艰辛的经历,不仅让她的烟叶分级技能得到很大提升,也让她的内心变得更加成熟和坚强。

  除了好同事、好员工,梅玲丽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军嫂。她的丈夫在四川当兵,半年才能回家一次。2014年7月,丈夫休探亲假。原计划要在这个时候举行的婚礼,也由于高强度的赛前培训而一拖再拖。最终,梅玲丽只与丈夫领了结婚证,摆酒席的事情被搁置下来。

  丈夫休假在家的一个月里,红塔集团组织参赛选手到郑州参加烟叶分级培训班,再加上自己还要参加职称考试,于是梅玲丽便白天忙工作,晚上准备考试,能与丈夫相处的时间很少。

  “我当时真有放弃的念头,因为我和我老公半年多才能见一面,我也想有时间多陪陪家人。”梅玲丽说道,“能坚持下来,主要得益于同事和家人的鼓励,我不想让大家失望。”

  “挣扎”了一个星期后,梅玲丽下定决心,克服困难、坚持下去。

  “人的一生就像一篇文章,只有经过多次精心修改,才能不断完善。”梅玲丽说,作为行业的一名“新兵”,面临的压力很大,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如今站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更要不断完善自己,以适应工作的需要。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