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出降本空间
——浙江省局(公司)以精益物流推进降本增效工作纪实
2016年08月10日来源:《东方烟草报》作者:李冰、胡天翔、徐洁琼

  烟草在线摘自《东方烟草报》  作为企业费用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物流成本管控成为浙江省烟草专卖局(公司)近年来不断思考、探索的课题。

  “要牢固树立‘管理就是竞争力’理念,深化全员、全过程、全方位管理挖潜。”浙江省局(公司)局长、总经理邱萍认为,“作为企业降本增效的重要领域,必须大力推进精益物流建设,推进资源整合和管理提质,全力打造物流核心竞争力。”

  2012年至2015年,浙江烟草商业系统可控费用从1.51亿元下降至1.32亿元,3年下降了1900万元;2016年上半年,全系统可控费用0.52亿元,同比下降1%。

  “节点”到“链条”

  对于物流费用而言,折旧费用是不可抗力的存在,地处东部沿海的浙江人工费用又相对较高。向内“掘金”,浙江省局(公司)将工作重点放在了可控费用上。

  最初,浙江省局(公司)把成本管控聚焦在车辆油耗及维修费用、电费等节点上,后来视野逐渐扩大,对物流物资采购、卷烟包装箱回收等工作进行了重点规范管理。2013年开始,浙江省局(公司)着眼于整条物流供应链,运用精益管理理念,加强对费用的全程管控。

  从“节点”到“链条”,他们首先从考核入手,加大物流运行管理考核比重,物流成本管控成为“风向标”。11个地市级局(公司)明确降低可控费用的具体目标和详细措施,在降本跑道上“赛跑”。

  同省物流直接上线率、热收缩膜使用费用、单箱耗电额、百公里油耗、单车平均维修总费用……在浙江省局(公司)物流管理处处长徐永祥的办公桌上,记者见到了一张全系统物流运行月度报表,共有58个指标,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物流环节。各单位的物流运行状况一目了然,在这里一比高下。

  “我们细化了物流运行数据,每月通报比对,从每个细节去分析、去对标,挖掘数据背后的管理问题,建立健全预算核算、现场管理、标准化作业等有关制度,努力让物流成本降下来,管理水平提上去。”问及全系统的物流运行情况,徐永祥对费用数据谙熟于心。

  立足于这个物流数据库,浙江省局(公司)遵循全程覆盖、分级管理、有效衔接、成本控制的原则,推进流程定额管理和精细核算制度,科学分析物流费用的可控因素,加强费用管控,实现物流、资金流的有机统一。他们在行业物流费用明细表54个科目的基础上,细化到98个科目,每日进行实时跟踪,根据实际工作量跟踪测量,对照标杆控制,将车辆的里程数、油耗、热收缩膜使用等纳入定额管理。

  以热收缩膜使用为例,浙江省局(公司)根据烟包重量和形状大小,制定了热收缩膜使用标准,细致到厚度和长度,各地市级局(公司)每批次热收缩膜都通过千分尺、计重器等工具测量验收。2016年上半年,全系统热收缩膜费用同比下降了18%,节约成本101万元。

  “内环”变“外环”

  地处浙江东北部的嘉兴市烟草专卖局(公司)下辖5个县级局(分公司),市本级则处于全地区的中心位置。在这里,物流配送一体化业务让“送烟”悄然发生了改变。

  从“一库两点”到“一级配一级送”,实施新模式后,嘉兴市局(公司)配送人员从268人降至190人,配送车辆从67辆降至55辆,物流总成本同比下降了19%,单条物流成本由原来的0.553元/条降至0.394元/条,下降了28.75%。

  “从县域区块内的‘内环’驶向放眼全市的‘外环’,将地理位置优势转化为物流资源优势,道路通畅了,效率提高了。”嘉兴市局(公司)副经理陶文宇解释说。

  这些有益的探索,源于浙江省局(公司)在区域物流方面的导向和部署。他们明确,以地市为单位,着力打破行政区域界限、优化送货线路、合理设置中转站、整合物流节点,科学合理地布局物流网络,加快推进地市卷烟物流配送业务一体化运行管理。

  2016年上半年,宁波市烟草专卖局(公司)确定了“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的攻坚课题,以物流非法人实体化运作为载体,进一步整合优化物流站点,取消镇海、奉化中转节点,扩大直送;打破行政区域划分后,市本级、鄞州、镇海、奉化、北仑减少3条送货线路,象山、宁海各减少1条线路,通过线路优化整合达到整体均衡。1~6月,宁波市局(公司)系统可控费用累计为758万元,同比减少3.93%。

  不仅局限于“空间”维度,浙江省局(公司)还鼓励各单位跳出思维定式,不断探索创新。有的单位开始将目光聚集在“时间”维度上。

  针对“跑一百公里送个位数条烟”的情况,2014年起,在充分尊重零售客户意见、确保服务不打折的前提下,衢州市烟草专卖局(公司)采用分类法,对销量较小、地处偏远的2800余户零售客户实施了“两周一送”模式。项目开展两年半来,累计减少油费和包装耗材74.2万元。

  利用数据分析开展淡旺季错峰配送则是金华市烟草专卖局(公司)费用控制的“招数”。金华市局(公司)开展淡旺季错峰配送后,至2015年年末,全市送货线路从75条整合到62条;从2013年开始可控费用逐年下降,2014年同比下降5.42%,2015年同比下降6.87%,2015年全市系统单箱物流可控费用为32.35元。

  金华市局(公司)物流配送中心还在淡季时腾出时间,合理安排员工轮休,开展素质培训活动,为送货人员补充“精神食粮”。

  “甲方”兼“乙方”

  设备坏了,怎么办?以往的回答通常是:找人来修!现在的回答是:我们自己修修看!

  浙江省局(公司)引入了全员生产维护管理办法,着眼自主保全、预防保全、改良保全、事后保全,加强设备自主维护,培养自身运维能力。据此,以往的“甲方”现在兼做了“乙方”,做到了“勤俭持家”。

  “基层一线员工是最熟悉物流设备的人,设备运行怎么样,基层一线员工最清楚。设备管理就是要开动大家的脑筋,使设备又快又好地运行。”浙江省局(公司)物流管理处工作人员刘冬荣这样解释设备管理工作。

  10元解决7500元的问题——这事就发生在温州市烟草专卖局(公司)物流配送中心。前一段时间,他们的50个空调温控器使用寿命到期,出现失灵状况,维保单位合计报价7500元。他们通过元器件互配、拆废更新,仅以10元的成本就解决了维保单位报价7500元的问题。

  不只是维保,温州市局(公司)还主动进行设备改良:通过开发出库新增电子标签、更换设备发电机继电器,节省运营维修费用41万元;自主建立数字化签收,将原本“手掌大”的烟包明细小票变成“手指大”的二维码贴纸,每年节约用纸费用6万元……

  打造高效率、低成本的全过程物流价值链,除了直接减少费用外,更挖出了许多原本“摸不着、看不见”的隐形效益。

  库存资金占用属于隐性成本。浙江省局(公司)深入推进“同省物流”和卷烟包装箱循环利用工作,建立了以销量规模和供应商距离远近为要素的库位管理制度,合理分配库位。工业企业根据商业实时销售数据滚动送货,卷烟到达仓库后直接上线分拣,降低实物库存,减少资金占用。2016年上半年,以浙产卷烟为例,直接上线率达到85.77%,包装箱回收率达到107.84%,行业排名位居前列。

  所有的管理理念、工具和措施,都要依靠“人”来实现。浙江省局(公司)把物流队伍建设作为重中之重,组织开展全系统物流从业人员知识考试,对全系统物流基层管理人员进行培训。同时,以地市级局(公司)为主体开展全员技能竞赛和比武活动,做到全员参与、以比促学、以学促进,为精益物流建设夯实了基础。

  立足前期管出的物流降本空间,浙江省局(公司)仍在持续探索前行。“我们将继续深挖可控费用的潜力,着手通过整合配送站点、车辆、人员,在地区内实现‘三员’流动,精简、盘活一线人力资源。”浙江省局(公司)副总经理李定晓如是说。

  致广大而尽精微。浙江省局(公司)把握“精益管理降本增效是内功”的基本定位,制定下发了《“十三五”浙烟精益物流建设意见》,全系统物流条线将全面导入精益理念和工具,完善机制、改进短板、深挖潜力,让精益管理进一步成为挖掘物流潜能、释放物流红利的主要手段。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