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卷烟厂:当精细精准兼备的“管家”
——安徽中烟合肥卷烟厂精益能源管控工作纪实
2014年11月19日来源:烟草在线摘自《东方烟草报》作者:邢如飞、朱要文

  烟草在线摘自《东方烟草报》  技改前,用能面积4.8万平方米,工艺空调数量12组;技改后,用能面积9.14万平方米,工艺空调数量达到27组。

  仅由这组数字,就能看出安徽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合肥卷烟厂2013年技改前后的规模变化。

  规模上去了,能源消耗也相应增多。

  “技改后,新设备的投入、人机的磨合、产能的增加,这些都为能源管控工作带来困难。”合肥卷烟厂厂长程华良介绍,这是行业卷烟工厂技改后面临的共性问题。

  技改的初衷是通过规模变大,实现能力变强。但技改后,大量的能源损耗却降低了合肥卷烟厂投入与产出的优化水平。如何迅速解决这个矛盾,成为摆在合烟人面前的重要课题。

  技改后,合肥卷烟厂提出了精益能源管控思路。经过一年多的实践和探索,能源消耗量已经降低至技改前水平。“看似消耗量与技改前持平,但技改后的设备配置量都比之前扩大了一倍以上。这就说明,我们的能源管控水平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程华良感慨道,“这得益于动力车间里那个精细精准兼备的‘管家’。”

  于是,记者来到动力车间,一探究竟。

  “能源管控水平的提升,一个首要前提是满足生产、保证品质。”动力车间主任张琦对记者介绍说,在此前提下,动力车间首先在产能、供能的精细上发力,降低能耗。

  产能设备管理精益化,就是要努力实现以最小的消耗输出最大的效能。“以制冷机冷冻水温度设定为例,冷冻水的温度设定是7~12℃,在这个范围内,可以满足卷烟生产需求。但什么时间设置什么温度,之前操作比较模糊。”张琦说,“我们首先要弄明白,冷冻水什么时间多少度能够保证生产,将之前温度控制的区间缩小,从而降低能耗。”

  围绕这个课题,动力车间对之前的数据进行测算,并对不同温度条件下的损耗进行详细记录。经过反复试验,他们将温度自动调整改为手动调整,按季度设定冷冻水温度,一季度为12℃、二季度为10℃、三季度为9℃、四季度为11℃。

  看似简单的数字调整,却带来了不小的成效。以制丝车间两台送风空调为例,降低1℃,每小时可节约300千瓦时电量。

  采访期间,记者见到了一张《动力设备运行标准化时间表》,上边清晰写明空压机、真空泵、锅炉等设备的开启时间、关闭时间。“这个表格是设备科、生产与动力车间、制丝车间、卷接包车间充分协商后制定的,我们严格按照标准化操作流程执行,就是要在供能环节控制不必要的损耗。”设备科职工唐向阳说。

  这份表格背后,体现的是供能与生产“合拍”的问题。

  过去,为了保证生产,动力车间在生产班组上班前,就将相关的水、电、气等能源供应到位。但卷烟生产线有其特殊性,各个流程开机时间不同,有一定时间差,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不需要的提前给”,能源的集中供应带来很大浪费。为了保证供能有效利用,动力车间与制丝、卷接车间技术人员一起摸清各车间设备运行的时间,根据各种能源供应到位时间,设置不同设备、不同能源的具体供应时间。

  “以卷接包车间真空供应为例,他们每生产周首班早上7点上班,要开展3个小时的设备保养,10点才能正式生产。我们摸清了他们的生产节奏后,提前20分钟提供真空供应,满足他们的生产需要。”张琦介绍说。

  能源供应与生产节奏的合拍,有效提升了能源供应效率。空调、空压、负压、供水等能源损耗均显著降低。

  精细给合烟人带来了惊喜。惊喜之余,他们没有自满,而是又有了新的思考——如何能做到更精准?

  他们选择了以信息化为突破口。

  在锅炉控制室,记者看到,锅炉上绑着大大小小的设备。“这就是我们安装在锅炉上的‘眼睛’。”唐向阳介绍说,设备上绑缚着的是小型传感器,对设备运行状态进行监测。

  2013年,合肥卷烟厂开始搭建能源管控系统。该系统集真空系统、空压系统、制冷系统、空调系统等16个系统为一体,在各个动力设备关键节点加设振动传感器,合肥卷烟厂重点关注运行状态、压力、温度、运行时间等指标,搜集实时数据。系统将监测数据与频谱征兆库的数据进行比对,通过趋势曲线分析设备的运行状态,做出设备是否有故障、故障种类、故障部位等智能判断。

  冷水系统冷冻水电动执行器阀门调节不畅问题的解决,就是该系统发挥功用的生动体现。

  在夏季室外高温高湿环境下,制冷空调运行状态为制冷除湿。过去,在没有实时监控数据的支撑时,制冷设备冷水阀门电动执行器调节不畅(阀门卡死),会导致大量的冷热抵消,做无用功。

  通过数据系统实时监控,他们可以根据表冷器进出水压差、冷水温度、表冷器后端温度、蒸汽量损耗等数据的情况,及时发现问题所在,及时维修冷水阀门电动执行器,减少不必要的损耗。

  为保证更加精准,他们还建立能源消耗预算管理系统。每月月初,根据历史数据和设备日用能情况,预判当月水、电、气用量,依托能源管控系统搜集上来的实时能耗数据,计算出每天的能源消耗量。“如果当日的能源消耗量较多,我们就会对出现问题的设备进行深度检查,协调相关生产部门,检查生产环节是否有不当的操作,共同解决问题。”动力车间专职数据分析员陈延凡说。

  通过精细、精准的改善,动力车间这个能源“管家”将综合能耗指标由运行初期的4.59千克标煤/万支降至如今的2.47千克标煤/万支,较2013年同比下降了31.58%。

  “数据能最直观地反映变化。通过精益,能耗指标一降再降,大家于是都争着抢着小改小革,把精益化的技术改造当做一种乐趣。”张琦说,如今,在合肥卷烟厂,精益管理的精神已经融入到职工的血液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