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钟灵秀 源缘共流长
——紫气东来(1928)
2015年03月06日来源:烟草在线摘自《今日红云红河》作者:陈冬冬

  烟草在线摘自《今日红云红河》

  引言

  烟是什么?

  对此,站在不同的视角,秉持不同的参照,截取不同的断面,自然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评价、不同的结论。一种消遣的方式?一种品味的追求?一种谋生的手段?一种社交的工具?一种心灵的慰藉?这些说法都对。

  所以,我们看区区一包烟,它其实囊括了沧桑兴替,人生百态,也是一个地域、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缩影,甚至从中可以管窥一个企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血脉密码和品格图谱。

  以此观照,“紫气东来(1928)”不仅有源流长远的人文价值,又有得天独厚的地域涵养,又有缘来缘聚的情感寄托,还有清甜香润的节节淬炼,更有温暖众生的心灵感召,这共同标注了“紫气东来(1928)”的精神内核和现实坐标。

  晋善晋美,山西昆烟脚踏实地、跟随发展的立企理念在品牌型塑中渐渐彰显出来;云卷云舒,中华民族千回百转、筑梦圆梦的历史画卷在浩荡紫气中缓缓铺展开来……

  (一)源流长远

  崤山如黛,关在谷底。

  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深险如函,这就是函谷关。

  一个清晨,东方紫气氤氲,关令尹见此,便出关迎候。果见一白须皓首、仙风道骨的老者,骑着青牛悠悠而至……

  来者正是老子。

  八十六岁的老子矍铄依然,沿着黄河岸边的邙山南麓西行,早上的霞光直接涂抹在他的脸上:两道长长的白眉,宛若两道白色瀑布,顺着陡峭的脸颊,潇洒地飘落;而那长长的白须,被风往前吹拂着,恰似探路的触角。

  如果时间可以定格,这就是公元前485年9月的一个瞬间。

  时至今日,瞬间早已成为永恒。即使是放眼全球,但凡有炎黄子孙足迹的地方,就能见到“紫气东来”的匾额依旧高高悬挂在其楼堂门厅之上,显示着其穿越2500年的那种诱人的魅力和赓续的伟力。

  紫气缭绕中,一老者、一青牛穿越岁月的风霜雨雪,度过历史的轮轮荣枯,深深嵌入代代炎黄子孙的血脉基因和精神图腾,其间又有怎样的奥秘呢?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虽然我们无法时空转换,重新回到2500年前的函谷关前,但是交叉换位的思辨和设身处地的观察,我们不妨重新打量中华文明的演进路径,重新审视深沉厚重的中国品格,不难发现“紫气东来”的神秘面纱之下,至少隐含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文明演化和人文融合。

  从诗文中,我们能发现一点点线索:“紫气临关天地阔,黄金台储俊贤多”、“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函关若远近,紫气独依然”、“白马高谭去,青牛真气来”……

  自古至今,文人骚客吟咏紫气东来相关的诗句不胜枚举,但往往画地自限,难以不落窠臼。直至清季,硕儒顾炎武诗中写道:“颇得玄元意,西来欲化胡。青牛秋草没,日暮独踌躇。”

  细读亭林先生全诗,实在值得推敲:词句非雅,不讲合律。然而,一个“化”字道出了历史的玄机。

  事实上,“老子西去,紫气东来”其本身就是寓意着一位来自东方文明地区的文化使者,带着他那上善若水般的智慧,教化那尚未开化的荒蛮之地。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有三十万年的民族根系、一万年的文明史、五千年的国家史。在漫长的历史潮汐中,中华文明是多元的,但中华文明的演进过程,不是多元文明互相灭绝,而是联袂互融。中华文明的演进过程,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视为不同地域的文明以及不同民族的文明,在交往过程中融合为一体的过程。融合的模式是以中原华夏文明为核心,核心向周围扩散,周围向核心趋同,核心与周围互相补充、互相吸收、互相融合。

  其二,中国品格和中国路径。

  远古时代,文明肇始;春秋文化,星河灿烂;秦汉铁甲,纵横驰骋;唐宋商贾,沟联中外;元明威武,蔚为壮观;近代以降,走向富强……顺延着历史的脉络,可以清晰的看到煌煌中国的前行路径。那么,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和品格使得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设问一个不引人关注,甚至有些无趣的问题:老子度函谷关,为什么乘的是牛,而不是马、抑或其它坐骑?

  这其中不无深意。

  因为牛既是善良、低调、稳定、敢于担当的代表,又是勤奋、厚道、正直、无怨无悔的象征,更是坚韧、诚恳、无私、甘于奉献的典型。比如,即使是在负重爬坡,它依然只是脚踏实地、俯首攒力,绝不会半途而废。

  某种意义上,牛是中国品格、中国路径、中国形象、中国精神的最写实的表达。初生牛、孺子牛、舐犊牛、爬坡牛、老黄牛、拓荒牛、并驾牛、奋进牛…….不就正是一幅幅牛气冲天的中国品格的写真图吗?像“初生牛”一样勇于实践,像“孺子牛”一样奉献不止,像“舐犊牛”一样情真意切,像“爬坡牛”一样持之以恒,像“老黄牛”一样躬耕不倦,像“拓荒牛”一样开拓新域,像“并驾牛”一样精诚合作,像“奋进牛”一样锐意进取,这不也是正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题中之义吗?

  凡此种种“牛气“,在山西这方水土上更是体现地淋漓尽致。

  比如,善良。长期以来,山西的煤炭温暖了全国,然而因煤炭开采造成的污染却留给了自己。时至今日,治污依然是山西面临的一个沉甸甸的历史包袱。

  比如,勤奋。乔家大院里的青砖绿瓦,杀虎口外的商队驼铃声,汇通天下的执着追求,诠释着一代代大义晋商的旷古伟业。

  比如,坚韧。晋祠里那饱经风霜的周柏唐槐,黄河边那千年如一日的镇河铁牛,无不承载着山西自古以来的文化。那悬崖崖壁上历经千年风雨的悬空寺,静静的伫立着,斑驳的寺庙,告诉着一代代的后来人,只要有恒心,所有的事情,便不再可怕。

  ……

  是的,即使是山西的企业,依然“牛劲”铮铮:

  这是一家具有八十六年历史渊源的企业,从1928年的华北纸烟公司到今天的山西昆烟公司,从旧中国抵御外辱的“造产救国”理想到今天的“两个至上”的信念,从当年的手工小作坊到今天的卷烟生产现代化,从曾经太原卷烟厂有口皆碑的“顺风”、“大光”烟卷到今天山昆公司制造的声名赫赫的紫气东来(1928)卷烟,一家企业筚路蓝缕薪火承传,只为造好烟。八十六年如一日,几代人殚精竭虑,把心血、把青春、把梦想都付诸每一包烟,并为此锲而不舍,一以贯之。

  负重起步,翻过陡坡,穿越低谷,跋涉险滩,阔步大道……这不正是一头跃然眼前的企业版的“奋进牛”吗?

  (二)原之大者

  造化钟灵秀,紫气东来时。

  公元前497年,春天悄然来到了巍峨的悬瓮山下和晋水两岸。天地之间,骤然响起了粗砺、浑重的牛皮鼓声和牛角号声,以及民夫们爆起的春雷般的盟誓声。

  这是一件影响当时晋国走向、甚至牵动中国历史神经的重大事件:晋国卿大夫赵鞅举行盛大的筑城祭典仪式。数年之后,一座命名为晋阳的坚固城池便在晋水岸边崛起了。

  请铭记:晋定公十五年(前497年)晋阳古城问世于晋水之畔。

  其后千余年间,刘恒、高欢、李渊、武则天、李存勖、石敬瑭、刘知远和刘崇兄弟凭借晋阳地利,渐次问鼎天下,终成帝业。直至北宋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五月十八日,宋太宗攻占北汉都城晋阳十多天后,下达了一道中国历史上最为冷血和昏晕的诏书。顿时,新城、仓城、大明城、西城、东城、连城,里三城外三城的晋阳古城腾起了冲天大火,浓烟遮天蔽野数日。一座建成1500年的曾为盛世陪都、乱世国都的古城,顷刻之间塌作废墟,化为灰烬。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这不只是一座城池的悲剧,而且是一个民族的悲剧。历史,伏在厚厚的焦土下抽搐不已,泪痕斑斑。若干年后,晋阳子孙仍然扼腕叹息,隐隐疼痛。

  太原,这片曾经凝聚着王者之气、成就帝王霸业的龙兴之地则是因为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真龙天子而被当之无愧地誉为龙城。龙城太原,因帝王而建,与帝王一起咤叱青史,也为帝王所累而屡遭兵燹甚至毁于一旦。其间,既有稍纵即逝的叹息,又有惊鸿一瞥的铭心,既有波诡云谲的际会,更有朝霞满天的绚烂。

  历史的长河川流不息。

  春去春来,红旗漫卷换了人间。在岁月的坐标轴上,时间定格在公元2003年。

  这一年,太原建城2500周年(公元前497年——公元2003年)。顿时,龙城再次沸腾起来了,层层面面的纪念和庆祝雀跃不已。

  斗转星移两千年,

  厚重古墨绘诗篇。

  紫气东来逢盛世,

  风流新曲满太原。

  这是一首具有纪念意义的七言诗,虽然限于古体诗歌题材限制,将2500年约略为2000年,但其在流传层面上却是家喻户晓,因为这首诗不是发表在报纸、书籍、纪念册之类的媒介,而是印在一盒小小的香烟的包装上——人手相传、口口相承、指唇生香,让人过目成诵,这种传播方式又是有哪种传统媒介可以睥睨的呢?

  如果有机缘检阅到这枚当年的老烟标,我们可以看到:这件作品的底色为红中透紫,正面上为“老子骑青牛西去”的古画,下附杜甫的佳句“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柳体的中文牌名,古朴典雅;背面是太原建城2500年徽标和七言诗,图徽中双塔挺拔,飞龙在天,龙城太原朝气蓬勃、锐意进取的形象跃然可见。

  事实上,这是2003年山西昆明烟草有限责任公司的一款名为“紫气东来”的作品。早在2002年,公司的工艺师便精选国内外优质烤烟,试验上千次,历时一年精心调配后定型而成。

  生命向前,时间向后,十年光阴飘然而逝。其间,紫气东来作为一款烟草作品,如同浩瀚夜空中的一轮明月,其光芒温暖人心。无论是嗜烟如命的资深烟民,无论生活在表里山河的三晋父老,无论是寄予黄土大地无限乡愁的游子,都只见云起,不见雨落。紫气东来不再仅仅是一种嗜好品,而是埋藏在心扉深处最美好的印记。因为,一包烟已经涅槃成三晋大地的一份记忆、一个符号、一张名片和一种象征。

  2500年,对于一个生命个体来说,也许太遥远、太渺茫。而我们现在是将这2500年和这座古老的城市,这块滋养了一方文明的山川土地联系在一起,以我们生命的短暂去理解她的久远,以一辈辈承传下来的记忆接力去揣摩她的足迹。于是,我们发现了这座城市的生命,发现了她的性情和灵魂。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岁月能衰老容颜,却不能衰老记忆。一款烟和一座城已经深深交融,他们缘分正悄然而至…….

  (三)缘来缘聚

  有种公认的说法:三十年历史看深圳,一百年历史看上海,三百年历史看北京,三千年历史看陕西,五千年历史看山西。

  无疑,探寻中华文明,山西是最好的样本。

  女娲曾在这里补天造人,炎帝曾在这里剡耜而耕,黄帝曾在里惜物爱民,尧帝曾在这里制陶筑屋,舜帝曾在这里教化明德,禹帝曾在这里劈山治水,愚公曾在这里移山开路,汉武帝曾在这里慨叹韶华易逝人生苦短,唐太宗曾在这里晋阳起兵问鼎天下,王之涣曾这里吟诵出“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千古绝响……他们如江似河,涌动着三晋大地千年血脉的攒积和传承。

  这就是生养我们的土地——山西。

  一眼看去,我们可以轻易的发现:山西的地域轮廓与烟叶外形浑然相似,甚至烟草叶脉与汾河的走向也大体一致。或许,这就是天赐的缘分,山西这片厚土与生俱来就与烟草结缘。

  “逛逛海子边,抽抽顺风烟,听听丁果仙,尝尝清和元”。一首太原民谣,见证了五十年前老太原的四件美事。时至今日,海子边依旧游人络绎不绝,清和元依旧食客盈门,丁果仙开创的晋剧丁派赓续流唱。令人遗憾的是,唯独顺风烟已成过往的一段记忆。一款富有地域特色和深厚情感的烟草产品的缺位成人们的一道心瘾。

  愈是如此,一份情缘愈是缠绕人们心头,成为一道迈不过的心结。与此同时,培育出一个饱含山西特色与情怀的高端自主品牌也成为山西烟草人一个心志。

  直至2003年,为了纪念太原建城2500周年,“紫气东来”由山西昆烟公司限量生产。之后,作为一款烟草产品,其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其独具特色的品质和博大深邃的内涵成为永恒的经典。自此,“紫气东来”卷烟成为缭绕在人们心头挥之不去的烟云,弥漫着淡淡的情思。因城而生,一款烟与一座城的无意邂逅,却是一段美妙缘分的启程。

  说到缘分,就在紫气东来生产的当年,还有一段佳缘。这是一段跨越2000公里的晋滇烟草企业间的缘分,一头是黄土,一头是红土,一侧是太行之西,一侧是彩云之南。正是这次缘分,优质的原料、开明的理念、先进的工艺、精细的管理一条条、一项项得以引入到融入,融入到升华,使得近百年的老企业风生水起,焕发出青春的活力。

  十年磨一剑,甘苦寸心知。

  其间,烟民们对紫气东来朝思暮想,山西烟草人更是对紫气东来念念不忘牵挂于心。机会,却往往在等待中,即使它并不遥远。2013年10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凌成兴局长调研山西烟草时,兴致勃勃的指出:“开发一个山西人民和各级领导都有深厚情结的自主品牌卷烟”。

  殷殷关切,沉沉厚望,紫气东来的重生与复兴由此落墨起笔。一年后,紫气东来(1928)历经十年厚积薄发,自此扬帆起航……

  2014年9月,国家局正式批复生产,紫气东来卷烟的品牌申报、条形码备案注册工作均已完成。如果只看结果,不看过程,那么便不能感同身受紫气东来(1928)如婴儿孕育般的艰辛历程——从阵阵胎动到呱呱落地。其背后,是一个群体,他们中间有实事求是、审时度势的企业经营者,有呕心沥血、精益求精的工艺师,有不辞辛苦、精益求精的操作工,更有红云红河集团的鼎力支持和地方政府的强力扶持,更有整个烟草行业对山西昆烟的坚定期许和信任,更有三晋父老与广大烟民对一家烟草企业和一款卷烟产品的细心翼护和深切眷爱……

  马思克说:“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如果稍作转换,“卷烟天然不是紫气东来,但紫气东来天然是卷烟。”因为形式上,“紫气”二字与卷烟燃吸时产生的烟气相暗合,使得我们在心理上有天然的亲近感和认同感。更为重要的是内涵上,它能给我们带来无限的憧憬和期待。因为它蕴含了过去,寄托了未来;包含了智慧,代表了祥瑞;象征了文明,张扬了梦想。它既浸润着悠久历史的芬芳,更熔铸着时代奋进的精神。某种意义上,紫气东来(1928)是一款绝伦的产品,更是一个知心的知己。

  佛家有言:“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过往已然成局,未来必然可期。我们事业不仅属于当下,更属于未来。

  (四)元味天成

  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

  作为红云红河集团旗下的一员,山西昆烟公司开发紫气东来(1928)具有得天独厚的先决条件。

  北回归线(23°26′N),这是太阳在北半球能够直射到的离赤道最远的位置。而在烟草界,内行人士则称之为“烟草的黄金走廊”。

  云烟印象烟庄,北纬24.75,海拔1800米,平均气温21℃、平均降雨量636毫米,平均日照时数727小时、日照百分率40-45%,更是烟草黄金走廊上的一颗璀璨明珠。

  在这里,一粒烟草种子,在这里开始了生命的浪漫之旅。良种筛选、温室育苗、生态种植、田间调香、抹杈打顶、分段采摘、小烤房烘烤……历经层层淬炼,高原阳光的能量在这里渗透入每一片烟叶中,其橘黄色烟叶比例高、烟叶色度强、油分足、致香物质丰富、糖碱比适宜。在这里,大自然鬼斧神工般赐予了我们最优质的烟叶,这是一份珍贵的礼物,既珍稀,又贵重。

  其间,烟庄中不使用化学药物和肥料,烟叶与茉莉花、薰衣草、迷迭香、柠檬草等数十种香料作物相间种植,这不仅丰富了烟庄内生物多样性,使得病虫害消失殆尽,更使得烟叶吸收、吸附香料作物散发出的天然芳香物质。在随后的烘烤调香过程中,烟叶与植物香原料同炉烘烤,让植物香原料在烘烤过程中散发出来的天然芳香物质融入初烤烟叶内,香气自然融合。最后,将烟叶放入橡木桶中,利用内源微生物和橡木本身的香味成分使烟叶香味更加优雅、甜润,陈化两年后供后期使用,回归自然,回归本身。

  生香有道,道法自然。山西昆烟的配方师持本逐璞,追求味香并重,运用上百种天然植物香原料,通过四级调香、多元补香使得烟草本香饱满充沛,把烟草最原始、最诱人的魅力一一呈现出来。难能可贵的是,紫气东来(1928)所采用的复合滤棒中添加了天然植物颗粒,这大大降低烟气中的有害成分。最终,赋予了紫气东来(1928)惟妙惟肖的 “清甜香润”的风格特征。

  清甜香润,是一种品位,更是一种境界。

  清,即清逸,清新自然,优雅飘逸。其突出烟草本香本味,清中感知轻松,代表大自然的清新。不仅表达了烟草的自然芳香,也表达了对人生态度的感性认识,体现了人们追求清明、和谐与恬静的向往。

  甜,舌尖回味津甜,甜中感受舒适,体现出紫气东来(1928)回味醇甜的特征,衍生出甜蜜、温馨、舒畅的心灵感受,以五味中最好的甜味来传递关怀、满足与幸福的理念,体现物化感受与心灵感受的和谐。

  香,鼻腔的完美体验,香中感悟满足。这也是紫气东来(1928)追求烟草本香本质、回归原初的内在品质特征,体现了人与文化、人与自然息息相生的和谐之美。

  润,喉腔的津润舒适,温润纯净柔顺。在指唇之间,完美舒适的感受,瞬间得到满足。润,是自我与心灵的和谐共鸣,还是人与物,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休戚与共、润物惠人的处世之道。

  返璞归真,坚守烤烟正道;味香并重,回归卷烟本质。紫气东来(1928)是一个传说,更是一个传奇。继往开来中,让我们感受铅华洗尽、元味天成的美好瞬间,借天高云淡,清风徐来,展我胸怀,开我慧眼!于指顾间,无穷般若心自在,神会属于紫气东来(1928)独有的的风雅颂。

  追根朔源,一座城、一方厚土、一段传说、一款烟草产品都透露着历史的细节和身影:五千年博大悠远的中华文明,涵养了讲信修睦、“清”明恬淡的传统理念,造就了海纳百川、“甜”适圆融的教化之道,催生了世界大同、“香”远悠长的文化理想,留下了上善若水、“润”物惠人的精神传承。

  (五)圆梦未来

  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

  如果单看紫气东来(1928)的包装形制,晋祠、五台山、鹳雀楼、云冈石窟、壶口瀑布、乔家大院、洪洞大槐树、日升昌票号……一一展现在长87.5cm×宽81.5cm方寸之间,色调古朴典雅,层次鲜明丰富。借此,山西昆烟人把对三晋大地的火热的情感演绎到了极致,以绝无仅有的气概弘扬晋商文化、根祖文化、黄河文化、佛教文化、石窟文化。这既是延伸,更是创造,延伸出三晋大地精彩绝伦的魅力,创造出一款指唇留香、行遐思远的经典之作。

  当我们仰望苍穹,寻找梦想星空的时候;当我们回眸文明,寻找辉煌岁月的时候;当我们追溯历史,寻找沧海桑田的时候……其背后,是数千年的积淀、近百年的回响、亿万人的渴望。

  公元前485年的函谷关下,86岁的老子留下了一段关于紫气东来的千古传说;公元2014年,86载企业史的山西昆烟越过一道道生存和发展的关口,山西昆烟人如工匠那般精雕细琢紫气东来(1928),雕琢的是产品,是人品,更是梦想和未来。

  新征程,催人奋进;新机遇,风云际会。我们坚信:有智慧、有创新的山西昆烟人擎起山昆制造的旗帜,一款饱含深情的心血之作必将风行于三晋大地,飘香九州四海间!

  梦想无止境,行之苟有恒,久久自芬芳……

  结束语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回首昨天,雄关如故真如铁;珍惜今天,紫气东来际会时;展望明天,恰如烟云变换奇。

  正所谓:

  九万里飞鹏正举,

  五千年追梦惊雷。

  紫气东来今犹在,

  指唇留香莫徘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