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新广告法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2015年06月05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肖昀

  烟草在线专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修订草案)》于2015年4月24日修订通过,2015年9月1日将正式实施。从2014年2月21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到2014年12月29日的二审稿,再到如今的正式实施版本,广告法的屡次修订,无不在一步一步缩小烟草广告的活动范围,给烟草广告加上重重的禁锢。在搜索引擎里输入“新广告法烟草”这两个关键字,搜索结果达到了12000多条,并且,大多数的搜索结果,都是“限制更严”、“严管”等词语。

  显而易见,虽未全面禁止,但烟草广告已然面临寒冬,这不由得让人想到2014年年底闹的沸沸扬扬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以及永远都闹的沸沸扬扬的各种控烟呼声。面对烟草行业,舆论一边倒的“禁止”、“限制”、“控制”,那烟草行业是否就该从此战战兢兢,噤若寒蝉?答案当然是否定的。2013年7月2日,国家局凌成兴局长在东方烟草报社考察调研时就曾提出“三个理直气壮”,即“理直气壮地宣传烟草专卖制度;理直气壮地宣传烟草行业的辉煌成就;理直气壮地宣传烟草行业的先进典型”。时至今日,这“三个理直气壮”对烟草行业仍然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

  烟草行业必须表达合理诉求,这是企业自身的需求,也是对消费者利益的维护。不管采取什么措施,是全面控烟还是烟草专卖制度的最终走向,吸食烟草制品作为一种需求,还将长期存在。这也许要让广大控烟人士失望,但却是不争的事实。姑且不论是有了烟草制品才有人抽烟还是有人需要抽烟才有了烟草制品这样的“鸡与蛋”的逻辑问题,既然仍然有需求,就必须保障这部分消费者的利益。这符合任何一个企业的基于消费者需求的生存逻辑,也符合烟草行业特有的“国家利益至上、消费者利益至上”的价值观。对于仍然有需求的消费者,烟草行业有责任依靠科技创新和严格管理,有计划地组织指导烟叶、烟草制品生产,以优质的烟草商品品质和服务,满足不同层次消费者的需求,为消费者服务提供保障。

  而消费者则有权利知道明确的产品信息,例如焦油含量、烟气烟碱量、一氧化碳含量,包括烟叶的来源,加工的技术等;有权利知道如何避免购买到假烟,辨别假烟的方法和假烟带来的危害;有权利知道烟草行业为了杜绝假烟和维护卷烟正常价格执行作出了哪些努力,而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例如买到了假烟、走私烟、质量有问题的烟时,该如何处理?消费者甚至也有权利知道,他们支付给烟草企业的钱,除去企业的运营成本外,大部分利润都去了哪里?是流向国家财政税收,还是用于慈善公益,或者用于其他领域?

  此外,他们也许希望了解烟草企业对于控烟、对于一些与烟草有关的疾病的态度和做法,而所有这些,正是烟草行业应该要表达的合理诉求。烟草行业应该勇于发出声音,明确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既:坚决支持控烟,但只要仍然有烟草制品的消费者,就必须保障他们的利益不受侵害,这才是对消费者负责的企业应有的态度。

  诚然,面对各种“禁止”、“限制”、“控制”,烟草行业能够表达诉求的渠道越来越少。新广告法规定,“禁止在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户外发布烟草广告。禁止向未成年人发送任何形式的烟草广告。禁止利用其他商品或服务的广告、公益广告,宣传烟草制品名称、商标、包装、装潢以及类似内容。烟草制品生产者或者销售者发布的迁址、更名、招聘等启事中,不得含有烟草制品名称、商标、包装、装潢以及类似内容”。对此,烟草行业必须严格遵守新广告法的规定,甚至在新广告法尚有争议的地方,例如对于不在法律禁止条款列举项目中的商场、超市、少年宫、网吧、公厕等等地点是否发布广告的问题,可以出台自己的规定和制度,从承担社会责任的角度出发自行设限。此外,必须坚决杜绝发布鼓励和诱导未成年人吸烟的内容,坚决杜绝发布弱化烟草对身体健康可能存在的危害的内容。无论如何,烟草行业的诉求表达只有在遵守法律规定的前提下才有意义。

  新广告法中明确规定,广告指“商品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承担费用,通过一定媒介和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介绍自己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所提供的服务的商业广告”。那烟草行业如何才能既做到“理直气壮”的表达诉求,又能避免变相广告的嫌疑?这仍需要不断的在表达过程中积累经验,增强与外界沟通的能力,提高与消费者对话的技巧。最重要的是,作为企业,烟草行业必须正视自身和消费者的诉求,并用积极的心态与措施促使行业外产生了解。虽然处在充满了反对和抗议声的舆论环境当中,但是大方、坦荡、磊落的态度和行为一定会赢得尊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