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的『两个超万亿』,比不容易更不容易
2017年01月22日来源:烟花三悦公众号作者:三悦

  烟草在线专稿  近期,中央多家主流媒体集中报道烟草行业2016年工作成就,包括新华社、经济日报客户端、央广网,分别以《2016年全国查获假烟17.87万件》、《烟草行业完成保持“两个超万亿”目标》、《2016年烟草行业全年实现工商税利10795亿元》为题报道了烟草行业2016年取得的工作成就。

  作为烟草人,我们表示很感动,很知足,很幸福。

  是的,我们就是这么容易知足,哪怕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肯定,一点点轻描淡写的鼓励,一点点例行公事的关心。我一直觉得中国烟草有很多很明显的性格缺陷,明明可以有理有据地反映情况,可以理直气壮地据理力争,可以坦坦荡荡地自我宣传,却总是一再地把自己藏起来,只晓得潜心做事、低调做人。

  比如说,从来不会叫苦。要说叫苦,几桶油可以,几大行可以,几大航也可以,他们会提前打很多这不行那不行的预防针,会设计很精密的数学模型,然后告诉你真的不是我不努力,而是真的做不到啊,再然后就理直气壮要补贴,而且是不给还不行。反过来看烟草,提税?没问题!补贴?没问题!帮扶?没问题!真的没问题?没问题是因为烟草没有把问题上交,没有拿问题叫苦,没有拿问题讨要,有苦自知就是有苦自知。

  还有,根本不善表功。如果换做是其它行业,这么地连续上缴财税超万亿,估计早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梳理出三大模式八项经验,自己把自己包装起来造神,还要众星捧月一样接受膜拜。他们可以用一些精力做一点事情,然后用更多的精力把这点事情包装出来,就拿出来吹,四处去讲,而烟草行业就只会说,“我们还做得不够好,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我们一定不辜负大家的期望”。看看,真是“别人家的好孩子”!

  而且,一点都不懂撒娇。要是为烟草行业画像,多半是木讷,不懂生活情趣,不知道表达感情的呆头男,比方说这一年来的千辛万苦,几十万烟草人的披星戴月,广大零售户和烟农的风雨无阻,不过是干瘪瘪的几百字的新闻通稿就给打发了,自个儿还在一边心事重重地琢磨今年的“两个超万亿”咋整!咋整?就凭烟草这态度,就凭这觉悟,除了自己会更苦一点,难一点,累一点,难道还会去撒娇叫苦撂担子?多少年了,烟草就没有让人操过心好不好!

  所以,烟草行业总是被低估被忽视被看轻,同时又总是被攻击被抹黑被污蔑。

  这些年,中国烟草一年一个大台阶,从实现税利超万亿,上缴财政超万亿,再到“两个超万亿”,烟草行业克服了卷烟消费量不断趋减的极大制约,从假烟、走私烟那里抢市场、争空间;克服了卷烟消费结构提升不断趋缓的现实压力,以民族品牌的价值认同支撑结构向上;克服了控烟过激化、片面化、极端化的负面影响,注重开源节流并举向管理要效益。正是因为这样超常规的努力与付出,才会在2016年卷烟销量下降5.6%,卷烟消费结构增幅减缓3个多百分点的情况下,全年实现工商税利10795亿元,完成876亿元专项税后利润上缴任务,全年上缴财政总额100006亿元,巩固了工商税利总额、上缴财政总额“两个超万亿”。

  看得见的是税利贡献,看不见的是步履蹒跚。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那些控烟专家们总是拿着“吸烟有害健康”对烟草搞道德绑架,总是借着背后不见光见不得光的资金支持来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总是拿无法证明不能支撑的假想来坑蒙拐骗、颠倒是非,总是用“未来一定可以天下无烟”来糊弄百姓、消费善意。他们啦,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就是想借着攻击烟草来浑水摸鱼。因为,控烟过激化、片面化、极端化的危害和后果他们一点都不用承担责任,这些所谓的专家们最擅长的就是拍脑袋做事、拍胸口保证、拍屁股走人。

  只是,那些跟着为全面禁烟拍手称快的围观群众们,你们拎得清、搞得懂、想得到这么做的危害吗?往大处说,国家财税的大幅流失,外烟品牌的趁虚而入,假冒卷烟的泛滥成灾……你以为唯利是图的他们会去维护国家利益?会去维护消费者利益?往小处讲,鼓噪全面禁烟并不会提高多少的健康指数、文明指数,除了赤裸裸地损害烟民的合法权益,反倒是多了几分雾霾的主要成因是露天烧烤的荒谬。不信,去问问那些专家们,既然敢道貌岸然、颠倒黑白地鼓吹国外禁烟多么“全面”多么“彻底”,那敢不敢告诉大家一切的一切背后有多少“小秘密”、“小目标”!

  醒醒吧,这些专家对大众的蒙骗从来不是因为他们多么的无私高尚。

  其实,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实行烟草专卖制度就是为了“维护消费者利益”,就是为了“保证国家财政收入”,寓禁于征才是最有效的管制和劝阻。实行烟草专卖制度以来,烟草行业有效降低烟草制品的危害指数,不断提高烟草制品的内在品质,严厉打击假冒走私卷烟有效净化市场,为消费者创造了放心有序的市场环境。同时,在同外烟品牌的正面竞争中,民族品牌牢牢地占据了主导地位,为国家财政增收作出了烟草的特殊贡献,社会上也一直有烟枪养活钢枪的善意调侃。

  嗯!是烟草总会发光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