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开始的时候,不妨就把困难想得更困难一些
2017年01月10日来源:烟花三悦作者:三悦

  烟草在线据烟花三悦公众号报道  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是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就应该说透着喜庆劲儿的吉利话,就应该充满正能量地鼓舞士气,就应该相信自己一切皆有可能,再加上元旦、春节这一前一后两个传统佳节的节日氛围和旺销预期,“开门红”既表达了首战必胜的决心,也透露出心中有底的自信。
 

  

  可是,自信与自大之间往往一线之隔。
  
  在刚刚结束的2016年,面对“四大难题”凸显、“三大压力”叠加的严峻形势,烟草行业完成了烟叶生产的调控任务,完成了卷烟社会库存的调控任务,完成了上缴财政的特殊任务,保持了工商税利总额、上缴财政总额“两个超万亿”,为国家财政增收作出了积极努力和重要贡献。
  
  几多不易,甘苦自知。
  
  不过,同年初的设想、预期和安排相比,还是有不少的落空与未成兑现,这倒不是轻易怀疑否定大家过去一年的努力,而是客观还原了“四大难题”、“三大压力”下的中国烟草所面临的N难局面,这一路走下来,我们没有如释重负的轻快,没有从新开始的庆幸,没有义务反顾的决绝,只有“躬耕于南阳”的无奈。
  
  新的一年,不要想象“可以敲锣打鼓、顺顺当当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
  
  首先需要保持清醒的是,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并仅仅存在于口头预警,它已经传导并深刻地影响到烟草产业,所谓的一枝独秀或者风景这边独好不过是结果倒推出来的2=1+1。随着消费意愿的减弱,消费心理的理性,以及购买力的下降,增长并不会像我们所期望的那样释放出来,新的增长要么和我们捉迷藏,要么就根本不存在。
  
  然后,高增长基数之上的高难度系数、高发展压力,不仅仅让我们的每一年都是从更高、更快、更强的基础上开始,更重要的是它会干扰甚至绑架我们的决策,急功近利很多时候都不过是源于目标倒逼的结果。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们正在做还要做的是,让一个只能吃两碗饭且已经吃了两碗饭的人,努力吃下还要长时间地吃第三碗饭。
  
  当然,那些汹涌而突发的舆情压力,仍然会在新的一年喋喋不休地继续纠缠下去。一方面是控烟极端化、片面化、过激化的影响仍在不断地发酵膨胀,对烟草产业的合理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制约,比如上海也将在今年加入“史上最严”的行列,“维护消费者利益”的产业使命任重而道远。另一方面是烟草长期的低调隐忍,又让那些所谓专家、无德媒体一再地消费烟草,对烟草搞道德绑架,同时又因为碎片化的阅读习惯,让公众很容易想当然地断章取义,给烟草不断地制造出莫须有的罪名,对产业发展形成恶意围攻。换一个角度,怎么样更好地、更有效地理直气壮表达主张,也需要在更高层次提上议事日程。
  
  这同时给我们带来另外一个提醒,消费环境建设迫在眉睫而又裹足不前,“维护消费者利益”在新的时代要注入新的内涵——首先,面对移动互联网条件下消费形成、消费行为、消费方式的深刻调整,烟草行业目前还孤悬于互联网之外,不仅让网络贩烟有可乘之机,又增大了专卖执法的难度,如何入网上线仍然还需要实质化的破题。其次,在全面禁烟的蛊惑下,越来越多的场所粗暴地将烟民拒之门外,如何维护和保证他们的合理利益,既需要系统化的顶层设计,更需要脚踏实地的落地执行。再者,在消费环境建设的具体化上,我们并没有成功的先例可供借鉴,但同样也等不起过多的统筹安排,现在最迫切的是解决谁出资、谁管理、谁服务的问题,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要动起来再说。
  
  还有,我们需要与时俱进地更新我们的品牌培育。除了新产品开发需要更进一步提高针对性、成功率,老产品维护不仅需要品牌自身的努力,也需要产业层面的平衡,既不能搞更高成本、更多投入却更低效率的重复建设,也要防止低水平的此消彼长。而且,面对烟草传播的日趋逼仄、更加受限,品牌的符号化输出也应当有更具体的动作,强化与受众之间的辨识、记忆和认同。如果能以此为基础推动新一轮的品牌升级,那才是真的为整个“十三五”期间的产业发展奠定了基础,提供了势能,创造了空间,而不是简单地满足于当期的销量增长、结构提升。
  
  至于我们自己,干得更多,干得更苦,挣得更少,根本不是你接受不接受的问题,而是你适应不适应的调整。没必要抱怨,也不用去抱怨。比如笔者现在,X东、X猫对笔者几乎无吸引力,连“双11”都要再三比价,买买买,买个毛!而且,大家还要努力锻炼身体,预防疾病,减少药品吞噬钱包的机会。然后是用心地、有计划地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只要你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这些都是为未来充值储粮的好事情。
  
  笔者的建议是,做更困难的打算,尽更投入的努力,那条“六个争创”所勾勒出来的清晰路径,还需要“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

猜你喜欢